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捷克:奧斯特拉瓦的羅姆人(吉普賽人)驅逐抗爭事件

今年夏天以來,奧斯特拉瓦(或名俄斯特拉發)的羅姆人聚集小區「車站前(Přednádraží (意譯))」,一直處於對抗不正當驅逐的激烈狀態。為捷克史上罕有的重要事件。

羅姆族群迄今是社會排除與驅逐的對象,位於「車站前」的驅逐事件,悲哀地成為這樣趨勢當中特別引起注目的例子。羅姆人全體遭到關於其遊牧式、無根生活與對主流文化背離的抨擊。「車站前」的居民決定出面對抗不正當的驅逐與上述之刻板印象。

Přednádraží children holding posters that read: "The media are censoring our reality! Tell the truth!"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車站前」孩童拿的海報上寫著:「媒體檢視著我們的現實生活!請講出真相!」

雖然抗爭在夏季期間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卻未引起政治波動。儘管隨著抗爭而掀開過往壓迫的歷史,也未使抗爭活動受重視。然而,一家專門報導羅姆族群生活與其為公民權抗爭的獨立新聞入口Romea.cz,以較具社會正義的角度報導,持續地詳細追蹤此事件(捷文)。

歷史

「車站前」位於過去是猶太小區的11棟磚造公寓群,建於1902年。未經證實的傳言,公寓往昔的居民,是在1939年轉送到波蘭尼斯科集中營的第一批人。

捷克媒體指「車站前」為貧民窟,卻不反思「車站前」的字義與歷史相關性。Přednádraží照原意翻即為「火車站前」,事實上地點也正位於奧斯特拉瓦 火車站後方。而面對同個火車站,亦聳立一座為奧斯特拉瓦的猶太人於大屠殺中犧牲的紀念碑。上千位捷克籍羅姆人也死於大屠殺,但紀念對象並不包括他們。

「車站前」被迫處於三角的孤立地帶,一邊為公路,另一邊為火車站,第三邊則為護欄圍繞的工業用地,呈現隔離的狀態。「車站前」非常難進入,只有一條班次稀少的公車路線,計程車司機也不情願繞遠路駛進那裡唯一鋪平的街道。

此區域缺乏社會基礎建設。6個月前,市內新開張一家佔地14英畝的商場,也只不過4哩之遠。「車站前」鄰近區域卻只有兩家小型街角商店,僅提供未必新鮮的 基本食品,以及一家酒吧。根據酒吧經理,他們必須擴張兩倍以提供無處可去的居民作為社區會堂。雖然這個社區居住許多孩童,但沒有遊樂場或任何設施供給使用。

Residents of Přednádraží and activists get ready for an anticipated raid.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車站前」的居民與行動者為預期的突擊做準備。

還有多久能回家?

即便區域的狀態孤立,居民依然認為這裡是他們的家,但再不久可能有失去家的危險。

八月上旬,奧斯特拉瓦市政府的建物工程單位聲明「車站前」的住宅不適人居住,理由為汙水管線損壞,並要求建物所有人-歐吉赫.羅斯多奇(Oldřich Roztočil)須於24小時內驅逐所有房客。遠近皆知奧斯特拉瓦缺乏廉價的住房供給,市政府除了建議居民遷入定價過高或擁擠的旅社,並未提供其他解決 辦法。

羅斯多奇拒絕市政府的驅逐指令,並擁護他的房客。許多房客已居住了30到40年,共約有140位不願離開他們的住家。另外,也有非羅姆人的抗議者加入,此為羅姆人人權抗爭歷史上的一大步進展,畢竟大部分的捷克人無意跟羅姆人扯上關係。

政府當局從八月初至今不斷地施壓,諷刺地,驅逐的理由卻是1997年洪水造成損壞的汙水管線,且直到最近兩年,管線狀況才明顯地逐漸衰壞。

主流言論的特色傾向怪罪羅姆人,但問題本質是冷漠政府的歧視作為造成的,「車站前」的居民卻須承擔汙水管線損壞的責任。同時期,至少有三件訴訟案要求市政府不同單位必須負責管線維修並釐清責任歸屬。

需要提出的疑點是-為何突然要驅逐這些居民,而非將管線修好?一所鄰近街道的私立學校即將於九月份開始營運,此區域成為建商目標的前景,是個合理解釋。何 況這也非羅姆人第一次因為空間紳士化(gentrification),而迫於離開家園。過去十年間,羅姆人被強迫搬離市中心,後來這些街區發展成狂歡派 對的景點,以上百間酒吧、夜店作為賣點。

捷克公民通常提出「逐出羅姆人」的點子,作為迫切解決「羅姆人問題」的辦法。捷克加入歐盟兩年後,也就是2006年,加拿大取消捷克公民簽證的要求,奧斯 特拉瓦的Marianské Hory區代表竟提出一項令人難以置信的計劃:他們將資助機票費用,鼓勵區內的羅姆人移居加拿大。

無論如何,在「車站前」的案例,政府並未提供任何協助。第一步動作中,奧斯特拉瓦水公司(Ostrava Water Company (OVAK))停止對所有住戶供水,聲稱是因為水費未繳。有三周的時間,必須接受斷水的水公司運送高價的儲水槽供水。共花了三周協商的時間,才讓所有住戶 能共同使用唯一一個回復供水的水龍頭。

接著,家庭開始在領取社會津貼上遇到困難。社工人員向他們解釋,因為沒有供水,他們不能煮飯、洗衣,加上沒有永久的居住地點,也不能領取住屋補助。在停水事件後幾周,市政府下令停止供電。

The children of Přednádraží.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車站前」的孩子

自八月底,社工人員視察「車站前」且威脅住戶若不立即搬遷去旅社,將帶離他們的孩子。從未考量這些家庭的福祉,只徒增巨大的精神壓力。沒有住屋供給的機會,只能住進超出負擔又不合適的旅社,住戶必然會懼怕無家可住,還有孩子被帶離收容的情形。

成立聯盟

在面對所有的壓力之下,聯盟已開始形成。

捷克羅姆人人權運動家Kumar Vishwanathan持續地關注支持這場抗爭,他的組織「一同生活 (Vzájemné soužití; ”Living Together” @vzajemnesouziti [捷文, 英文] on Twitter) 」為羅姆人社群發聲且運作社會福利計劃。

一家為遊民訴求的非營利刊物Nový prostor,訪問Kumar Vishwanathan[cs]關於此抗爭的情形於最近刊登了。

另外,也有一小群行動者來自新成立的公民自由團體ProAlt (Facebook – 連結)的奧斯特拉瓦分會,與布拉格的一些反種族歧視行動者團結一致,提供幫助。ProAlt的發言人Martin Škabraha廣泛地寫下關於抗爭的情形,他近來的分析[捷文]認為這是個人為加工的災難,並指稱造成危機的因素是由於政府的輕忽怠慢,同樣地,主流人口的漠不關心也是原因之一。

政府的社會包容機構主席Milan Šimáček發布支持聲明,另外,歐盟執委會也函文奧斯特拉瓦市長Petr Kajnar,要求事件能平息調解。

國際特赦組織捷克分會也對此抗爭發表聲明(捷文)。

儘管有許多支持「車站前」的聲音,卻不足以驅使奧斯特拉瓦地區及市議會採取確實行動來幫助這些居民。此刻,情況越發緊迫,奧斯特拉瓦社會安全官員對所有家庭發下最後通牒:若不搬離至旅社,則孩童將會被帶離收容。

我們必須與「車站前」居民一同努力展現團結力量。若努力沒有白費,這將會成為先例,證明確實有機會可擁有家的根基,也有可能和平地對抗政府的壓迫,雖然政府服務人民且必須執行服務人民工作的機構已徹底失職了。

校對者:Portnoy

更多相關報導 Czech Republic 捷克

本文其他迴響 »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