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Liberia 賴比瑞亞

7 四月 2011

非洲:線上分享兒時回憶

部落格That African Girl(那個非洲女孩)中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洲人的兒時回憶。這個部落格是關於成長在非洲家庭並且學習生活在兩個國家。部落客分享他們住在非洲和西方國家的回憶。

15 二月 2010

賴比瑞亞:局勢穩定,開始談性

Conversations for a Better World

在青年愛滋病團體Global 40 Forum的部落格裡,Mahmud Johnson寫道:「我希望無論在賴比瑞亞或全世界,其他孩子都能像我一樣,生活沒有痛苦又充滿愛」。他現年18歲,先前與人共同主持賴比瑞亞青年廣播節目「我們談性」,以愛滋病傳染及避孕相關問題為主。

21 五月 2009

「停火賴比瑞亞」推出網站

Rising Voices

全球之聲發聲計畫小額奬助金獲獎者「停火賴比瑞亞」推出網站,並提出眾多承諾。 創辦人兼自由記者Ruthie Ackerman在網站首篇文章寫道:

4 四月 2009

賴比瑞亞:天生部落客初登場

Rising Voices

在一個幾乎沒有電力網的國家要如何經營部落格,實在難以想像,但幾位賴比瑞亞記者頗具企圖心和抱負,正努力加入剛果民主共和國、烏干達、尚比亞、科特迪瓦(或譯象牙海岸)、布吉納法索、奈及利亞等國的同業,一同站上非洲新媒體最前端。最近全球之聲發聲計畫群組在討論,並非每個新媒體訓練計畫的參與者都能長久經營部落格,一如並非每位鋼琴學生都能成為音樂家,部落客亦非人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不過以下六位賴比瑞亞記者肯定具備這項技能。

28 三月 2009

「賴比瑞亞停火」計畫介紹影片

Rising Voices

賴比瑞亞位於科特迪瓦(或譯象牙海岸)以西,人口約350萬,美國許多黑奴於19世紀初獲得解放後,返回賴比瑞亞定居,但卻歷經14年的黑暗內戰混亂時期,直到2003年末才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及聯合國監督下告終,儘管國內基礎設施不足、失業率近八成、前武裝部隊成員(許多人未成年)有待重新融入社會,賴比瑞亞正逐漸復原。賴比瑞亞很多失業民眾將希望寄託於居住美國的親友,但賴國民眾與僑民之間卻缺乏溝通與瞭解,自由記者Ruthie Ackerman與西非青年社區中心African Refuge、美國史坦頓島Century Dance Complex組織(是非洲以外最大賴比瑞亞社群所在地)、國際特赦組織賴比瑞亞分部合作,希望建立大西洋兩岸的賴比瑞亞部落格社群

20 三月 2009

來自科特迪瓦、賴比瑞亞、中國、蒙古、以及葉門的新公民媒體計畫鼓勵地方發聲

Rising Voices

今年一月我們收到超過兩百七十件各地行動者、部落客與非政府組織的計畫案,所有人都想要利用公民媒體工具讓新的社群,尤其是長期被傳統跟新媒體忽略的社群,進入網路的大對話中。這是以支持公民媒體訓練為宗旨的發聲計畫開始至今兩年來,收到最多計畫案的一次。公民社會對公民媒體的興趣逐漸提高,顯示我們正實實在在地經歷一場巨大的轉型工程,改變了我們如何了解世界以及誰有能力傳播資訊。 在這兩百七十件提交的計劃書中,下列五個計畫最能代表發聲計劃寄望支持的創新、企圖、以及善意。

18 八月 2008

非洲部落客看蘇丹總統遭起訴

全球部落客都在關注,國際刑事法庭最近決定,以種族滅絕、戰爭罪、違犯人性罪刑等多項罪名,起訴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Hassan al-Bashir),許多部落客都批評此事,認為不僅難以定罪,原已動盪的蘇丹局勢只會因此更加混亂。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

7 五月 2006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