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Guinea 幾內亞

13 八月 2010

幾內亞:928科納克里大屠殺,一位士兵的證詞

以下訪談是一位幾內亞(Guinea)士兵的證詞,2009年9月28日幾內亞政府派兵鎮壓首都科納克里(Conakry)反對派的示威遊行,他也參與了這次行動。

23 七月 2010

幾內亞:在舞弊指控中等待選舉

幾內亞正在舉行重大的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官方結果即將公布,第二輪選舉原訂於7月18日舉行,但因為舞弊指控尚在調查,故延後至8月1日,

25 六月 2010

法語系非洲的重要選舉年

2010對法語系非洲國家是忙碌的選舉年,但政治進展卻令人失望,以下整理部落客如何看待目前各地選舉表現。

5 十月 2009

幾內亞:屠殺引發憤怒與哀傷

在警方密切監控之下,幾內亞為了9月27日多名在野陣營抗爭者突然遭到屠殺,這幾天進行官方哀悼活動,在野聯盟「Forces vives」號召民眾上街抗議,反對具軍方色彩的總統卡馬拉(Dadis Camara)參選2010年元月大選,

1 五月 2009

幾內亞:紀念波洛營受難者

Abdoulaye Bah來自幾內亞,自聯合國退休後,現居羅馬,也是全球之聲法文版志願譯者,當初加入是因為有興趣瞭解網路運動如何對抗各種人權侵害情況,他也參與虛擬紀念網站campboiro.org的 運作,該網站由「波洛營暨幾內亞所有集中營受害者協會」成立,兩者創辦人皆為Tierno Siradiou Bah教授創建,致力為幾內亞托雷政權下遭遺忘的受害者爭取權益。

16 一月 2009

幾內亞:政變歷史重演?

幾內亞前總統孔戴過世僅數小時,軍事將領卡馬拉即發動政變,軍事領導人於一週後任命銀行家柯瑪拉出任總理,據觀察家認為,政變後情況平和,當地民眾對新領導人抱持希望,但在許多部落客眼中,連串發展讓人有似曾相識之感。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

7 五月 2006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