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Burkina Faso 布吉納法索

依地區 · 10 篇作品


最新報導 關於 Burkina Faso 布吉納法索

5 三月 2009

布吉納法索:雪亞油與其他秘密

如果你對保養品夠瞭解的話,你一定有聽過雪亞油(Shea butter)這種東西。雪亞油是一種粹取自雪亞樹的天然植物性油脂,除了做為天然的保濕霜外,因為富含植物性油脂,也可以用來治療如燒燙傷、濕疹、過敏 發紅等各種皮膚不適的狀況。雪亞樹主要生長於熱帶莽原中,主產地為西非,尤其常見於迦納、奈及利亞、布吉那法索、馬里共合國等地。

15 五月 2008

閱讀全文

全球:糧食價格

飛漲的食物價格正影響著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所有經濟體。每天都因此造成危機,不停在某個國家上演:示威、暴動、囤積食物的謠言,政府支持率下降以及執政者下台,甚至是造成死亡。

19 一月 2008

布吉納法索:新生質燃料大國?

布吉納法索與法國企業AgroEd於11月簽署架構協定,共同發展生質能源產業,對於布吉納法索能否具備競爭力,以及農民與一般民眾能否獲益,網友顯得相當懷疑。

9 一月 2008

西非部落格圈紀要

本週部落格關注的是文學話題,沙漠之聲(Voice in the Desert's)評論「無返之門」(The Door of No Return)這本童書,近來有許許多多的童書以非洲為故事場景,這是很不尋常的。是否真如英國泰晤士報專欄作家Amanda Craig在八月的一篇評論所稱,有越來越多的作者敢於用非洲當題材?

28 十二月 2007

布吉納法索:歷史的陰影

聯合國發展計畫最近公布2007/2008人類發展指數,這項指標不只是以國民所得作為評鑑依據,平均壽命、識字率與教育等社會標準也包括在內。 今年布吉納法索得到的成績依舊不理想,從全球倒數第四滑落至倒數第二,國內獨立媒體則認為該國其實是全球最後一名,因為排名墊底的是剛結束十年內戰的獅子山。 Burkina Mom認為當各項發展指標都節節敗退時,政府卻為國慶日舉辦大遊行與慶祝活動,實在非常諷刺,這些節慶只是國內菁英階級自我安慰的工具: 布吉納法索人民生活每下愈況,政府卻只想著用可悲的演說或遊行來轉移注意力,一般民眾當然願意來點麵包和馬戲團表演,但這些娛樂 活動的水準低落,12月11日的國慶遊行,只是菁英份子自我安慰的工具,每日與我為伍的一般大眾,根本不知道親愛的政府又在玩什麼把戲;對於在市區工作的 人們,遊行唯一造成的是他們好幾天無法準時到班,因為遊行預演每天都使市中心交通癱瘓數個小時;對於飢民與營養不良者而言,政府派發食物當然很好,但天下 可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只是一點小餅乾,也得要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布吉納法索也在紀念獨立記者松古(Norbert Zongo)過世九週年,他與另外三人在距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南方100公里的村落遭殺害。 松古是布國首家獨立報紙L'Indépendant的創辦人,他生前最後一年內,多在調查現任總統龔保雷之弟的司機韋德拉戈(David Ouedraogo)身亡命案,韋德拉戈據說因竊取老闆的錢,被秘密關在總統侍衛隊基地,最後遭虐待至死。 12月13日,公民社會成員、媒體自由團體與一般民眾齊聚,再度要求政府繼續調查松古的死因,但時間不斷流逝,筆者所參與的部落格Africa Flak不禁懷疑,這些內外壓力究竟能否迫使政府找出殺害松古和同事的兇手: 事件發生至今已九年,對於國際組織與政府能有什麼作為,我心中有兩股矛盾的念頭,第一個直覺認為外界要影響政府已經太遲,我不知 道歐盟與布吉納法索為此事曾有多少次對話,若雙方確實曾有所討論,顯然目前沒什麼效果,調查工作歹戲拖棚,在外交圈子裡,沒什麼事能比國家主權更神聖,而 松古遇害事件的無疾而終也象徵著各項國內議題的結果。 Under the Acacias的Keith 則從一個名叫H的人口中聽到奇怪故事,內容關於一名男子Al Hadji Bani前往麥加,但因朝聖活動商業化而覺得夢想破滅,回到布吉納法索後,前往首都北方230公里處的小村莊Bani,當地現在因七座土建清真寺而聞名, 且其中六座都違反伊斯蘭傳統,並未面向麥加。 Al...

20 十二月 2007

布吉納法索:西非新聞專業的危險

在一個國名意指正直人之地的國家,貪污卻總有辦法在布吉納法索的媒體裏存活;這個國家過去以對抗高層腐敗為傲,然而現在似乎正出了大問題。儘管布吉納法索的老百姓認為,各級政府的貪污越來越糟,而國內大多數媒體卻不這麼認為。 你可以怪罪因為最大的報紙、廣播網與地方電視台都是國家所控制,他們缺乏活力的報導方式已廣為人知。政府還樂於應用狡猾巧妙的威嚇手段來對付其它獨立派報紙,以控制讀者注意力符合官方角度。 部落客Burkina Mom在其部落格上反應,街角人生與媒體報導大相逕庭。例如最近世界銀行大肆宣傳的全球170個國家營商環境報告書: 布國貪污情況:商業情況的確有所改善!這是某份報紙的標題,它的報導開頭翻譯如下: 如果不賄賂,你的商店要開張得等上好幾年,別無它法,這是一位小企業主的說法。世銀與國際金融公司(IFC)於9月26日發佈2008年商機報告書,介紹各國的商業環境。布國在全球178個國家中名列第161位,在非洲各國名列第37位,比起前幾年已有所進步,當地新聞媒體爭相讚揚如此進步的表現,前一年他們還排名第165位。 Burkina Mon 比較了 當地媒體 L'Evenement 的報導,它是一家無懼威權的雙週式獨立媒體,Burkina 認為它是國內最佳的傳媒。 世界銀行、官方所發佈的消息,總是一面倒地報喜不報憂。但 L'Evenement可不買他們的帳。我喜歡他們用粗黑體字宣稱的「景氣確實有所改善」,馬上又用另一段引述的內容反襯出實情是多麼糟糕。我也喜歡精巧地挖掘地方電視台、廣播電台和對手報紙的報導,看來他們從來不去追查任何事物。他們只是低著頭轉述政府公報官方新聞稿,這也許是自保的聰明作法。9月份尼日一名頂尖的記者才被抓入監牢,因為觸怒了當權者。至今他仍被拘留且可能面臨終身監禁。當一名善盡職責的記者可是有生命危險的,尤其是在西非! 原文作者:John Liebhardt 校對:Leonard

8 十一月 2007

布吉納法索:部落格不受審查限制

在布吉納法索,寫部落格並不只是種消遣娛樂,更是許多網路使用者收集資訊的眼耳。 也因此在10月11日至17日,布國前總統Thomas Sankara遭暗殺廿週年紀念期間,政府切斷網路連線,避免紀念活動的訊息傳播出去。 在這個充滿秘密的國度,部落格解放民眾心靈,在這個充滿資訊審查的國度,傳統媒體活在權力的陰影下,唯有部落客是真正的記者,他們是唯一能刊登反對政府意見的媒體。 雖然多數布國民眾尚未接觸到部落格,已有些人民和記者開始使用這項媒介,有些人轉錄報紙、廣播與電視的消息,有些人則依據所見所聞分析新聞。 不過他們也刊登遭禁的文章,部落格於焉成為爭議之所在,讓人們有機會論辯布吉納法索的政治態勢。 布國政府既然剝奪人民的表意權力,即是個獨裁政權,極權制度侵蝕國家民主空間,政府審查與自我審查囿限了媒體與表意自由尺度。 大眾與記者都覺得受到箝制,他們感覺政府所有隱瞞,地下媒體確實扮演重要角色,不過部落格讓人人都有權力表達自己而毋需恐懼,也能透過論壇分享個人經驗。 Amétépée Koffi是布吉納法索少數擁有部落格的記者,他希望部落格能對國內主流媒體產生正面影響。 他表示:「我希望見到同胞與輿論參與部落格,希望媒體能加入論辯,他們能夠為時事評析、表意與民主開創新的道路,希望一切能不受資訊審查干預。」 異議部落客 異議部落客Felix Amétépée Koffi表示,兩年前之所以成立部落格le10sident,即為了在網路上推動表意自由與公民新聞。 他的多數文章均已先發表在任職的諷刺時事實體週刊《Le Journal du Jeudi》上,他也會在部落格上張貼同事所寫的故事或評論。 布吉納法索入口網路Lefaso.net Lefaso.net為一新聞入口網站,每日刊登布吉納法索數家報紙的報導,讀者可留言回應,許多話題也在此論辯。 Lefaso.net非常不受政府喜愛,因為就數據而言,該網站的通訊共有近6000名訂戶,網站讀者每日達2500人,主要來自法國、布吉納法索、美國與加拿大。 開站四年以來,Lefaso.net已成為海外布國民眾主要資源來源。 開啟世界的微小事物 Lacour神父在他的部落格上寫著:「歡迎願意在此分享悲喜、希望、奮鬥、大愛的人們,我們也能擁有另一個世界!」...

24 八月 2006

布吉納法索的洪水,奈及利亞從Bakassi撤離

原文:Flood in Burkina Faso, Nigeria withdraws from Bakassi作者:David Ajao翻譯:Portnoy校對:未校對。歡迎協助校對。 布吉那法索的Under the Acacias發表了一篇Gorom-Gorom洪災的最新情況更新–八月23 事情發生的很快,感謝大家。因為募集金錢援助的延宕,我們分配物資的工作被迫延到星期五。但一切會很順利,我們現在正與基督教救援組織和其他在今天和禮拜一、三,一同協助分配物資的團體合作,確保每個需要幫助的人都獲得幫助。 我家鄉教堂Glenwood教堂的成員非常慷慨地提供許多幫助,撒瑪利亞人的脈動與食物組織也一直在幫忙我們。 Scribbles from the Den 也分享了一些奈及利亞從巴卡西半島(現為喀麥隆的領土)撤離的照片巴卡西半島: 奈及利亞開始撤離了 一名奈及利亞士兵將下了奈國國旗,兩名喀麥隆士兵升起了喀國國旗,象徵著巴卡西半島的主權移交給了位於阿齊邦(北巴卡西首府)的喀麥隆當地政府。 George Ngwane說: 非洲發展的問題 (NEPAD非洲發展的新夥伴關係的例子)...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

7 五月 2006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