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Maldives 馬爾地夫

1 二月 2011

馬爾地夫:與埃及同在

埃及持續抗爭畫面震撼馬爾地夫民眾,雖然世界各地民眾都對埃及現況感到驚奇,馬國民眾心情格外強烈,讓他們回想起幾年起,國內也曾爆發抗爭活動,希望為馬爾地夫帶來民主。

22 一月 2010

南亞:2009年回顧(Part 2)

這是我們透過公民記者的觀點,回顧2009年南亞國家所發生的一些主要事件的第二部分。如果您先前錯過了第一部分,連結在此。

15 十月 2009

馬爾地夫:為哥本哈根會議準備

今年12月,世界領袖將齊聚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草擬一份關於全球碳排放的新條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COP15)與最終條約內容將承繼「京都議定書」,也將決定世界上多個瀕臨危險國家的命運,包括地勢很低的印度洋島國馬爾地夫。

24 九月 2009

南亞:慶祝開齋節

許多南亞國家的穆斯林都在9月21日慶祝開齋節(Eid-ul-Fitr),為齋戒月劃下句點,許多部落客都相互祝福,並記錄當地儀式及傳統。

25 五月 2009

馬爾地夫:首度自由國會選舉餘波

馬爾地夫過去五年在政治上改變許多:2005年起實行政黨制、2008年8月通過修憲案、2008年10月首度舉行多黨制選舉,成立民主政府,故5月9日所舉辦的國會大選至關重要,新國會將負責通過重要法案,成為國家轉型為民主政體的重要里程碑。

27 三月 2009

馬爾地夫:言論自由受威脅

馬爾地夫新總統納希德[中文](Mohamed Nasheed)於三月初與聯合國言論自由特別觀察員Frank La Rue會晤,納希德在會談強調政府保障言論自由,並宣布馬爾地夫將成為緬甸等國異議作家的庇護所[英文],但就在一個禮拜之內,馬國本地作家就發現言論自由遭到限縮,因為政府要求國內兩家網路服務供應商封鎖多個網站及一個部落格[中文]。

23 三月 2009

馬爾地夫:異議及反伊斯蘭網站遭禁

多個異議與據稱反伊斯蘭網站最近在馬爾地夫遭到審查,伊斯蘭事務部下令要求馬爾地夫電訊局封鎖這些網站。

28 二月 2009

全球2500種語言消失中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一張互動地圖[英文],其中標明全球6000種語言中,共有2500種瀕臨消失,該組織呼籲人們在計畫網站上留言,許多部落客亦關心保存既有文化。

16 十月 2008

馬爾地夫:部落格裡的選舉熱

馬爾地夫日前舉行總統選舉,也是該國首次多黨制選舉,許多馬國民眾相信這是施行民主的機會,因為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自1978年11月上任以來,便一直實施獨裁統治。

20 八月 2008

馬爾地夫:憲法修正案爭議

馬爾地夫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是亞洲在位時間最長的領導人,他於8月7日簽署修正後的憲法,此次修憲期間為四年,此次馬國民眾算是幸運,因為加堯姆於1978年上任後,曾於1980年展開修憲至1997年,時間長達17年。

6 四月 2008

馬爾地夫:與受污染地下水共存

全球於3月22日慶祝世界水資源日(World Water Day),媒體也討論潔淨飲用水與衛生設備相關議題,2008年也是「國際衛生設備年」,世界水資源日當然也離不開有關話題。 馬爾地夫部落客亦將水源與衛生議題列為討論焦點,該國國內數個島嶼的地下水均已受污水污染。

11 九月 2007

馬爾地夫:移工受非人待遇

馬爾地夫有許多孟加拉移工,大多從事不具技術專業的勞動工作,他們原本計畫於8月31日在首都馬列(Male)發起抗議活動,以對抗馬國社會逐漸高漲的仇外心理與攻擊事件,但卻因為馬國政府揚言將抗爭者驅逐出境而不得不作罷。 八月時,馬列的幫派份子屢屢攻擊孟加拉移工,北部Kulhudhuffushi島上更有一名男性勞工遭去勢後殘殺身亡,警察宣稱是因性愛而起,並逮捕與被害人一同工作的孟加拉勞工,另外兩起事件中,各有一名孟加拉勞工遭人用鐵鍊鎖在住家旁邊,其中一人遭鎖在樹旁。 孟加拉駐馬爾地夫代表相當關注此事,並表示可能將所有馬國的孟加拉移工召回故鄉。 馬列是座面積僅約兩平方公里的小島,島上移工人數卻超過三萬人,多數來自鄰近的斯里蘭卡、印度與孟加拉,多數非技術專業勞工,大都是為了馬國100美元的月薪而來,所得也是故鄉家人的主要經濟支柱。 在地狹人稠的情況下,馬列的屋宅興建需求極高,房租相對全球各地也昂貴許多,過去15年間因營建業大盛,故需要引進眾多移工。 雖然也有醫師、會計師、教師等專業人士來自外國,馬爾地夫的仇外情結卻大多針對非技術勞工而來,最近也有報告指出,在專供歐洲旅客度假的島嶼出現攻擊外籍勞工事件,但正身處「人間天堂」的觀光客們渾然不知。 仇外心理也與馬列地區的犯罪組織與幫派增加有關,許多馬爾地夫年輕人都對海洛因成癮。 除此之外,雇主對外籍勞工的暴行也令人關注,通常移工薪資低但工時長,居住環境也差,由於馬爾地夫並無勞動法規,就連本地勞工人權亦未獲法律保障,而且國內也未規定最低薪資。 過去便有文獻記錄外籍勞工在馬爾地夫所受的不人道待遇,但情況並未因此好轉,國際人權組織亦公布南亞移工在波斯灣地區的悲慘遭遇,但除了馬國民眾之外,外界鮮有人知道南亞移工也在南亞國家蒙受欺凌。 Jaa批評馬爾地夫社會的仇外心態,也詳實記述移工面對的不人道處境。 馬爾地夫本是個寬容國度,接納並尊重各種人民,但事實卻每下愈況,平等與人性幾乎已不值一文,仇外心理蔓延全國,種族歧視大行其 道,許多人都知道馬國並不尊重與虐待外來者,他們對待這些非技術勞工猶如次於人類的低等生物,我覺得人們普遍認為移工是不會疲倦的機器,沒有任何感情,生 命價值只等於一隻寵物貓! 移工的居所通常只是個鐵皮搭建的窄小空間,通風不佳,很多人猶如沙丁魚罐頭擠在一起,他們在工作場所或街上都遭到騷擾,時常有勞 工因拿不到應得薪資而痛哭,等了好幾個月都沒有半毛錢,也就沒有錢寄回家鄉照顧家人。馬爾地夫對雇主的規範很少,讓雇主有機會日夜剝削勞工,罔顧勞工的健 康情況與生命安全,而且一般工作結束後,還得為雇主完成個人或家庭雜務,移工形同奴隸,只能聽命雇主差遣。 最近報導Kulhudhuffushi島上孟加拉勞工遭謀殺命案時,我國很暢銷的報紙《Haveeru》竟以「所有人(owner)」稱呼死者的雇主,令我非常驚訝,這不就是視移工為奴隸嗎? 因為馬爾地夫政府威脅驅逐出境,讓孟加拉移工不得不放棄示威遊行,執政已28年的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時常如此,過去也曾透過類似手段逼迫馬國本地抗議群眾噤聲,但是在移工社群靜默的表象下,尤其是孟加拉勞工仍在恐懼中生活。 原文作者:Nihan Zafar 校對:Just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