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Serbia & Montenegro 塞爾維亞與蒙特內哥羅

29 九月 2007

俄羅斯:可再生能源會議

Web2.0終於降臨巴爾幹地區,入口網站SeminarskiRad.com基於分享原則,並設計免費課程供塞爾維亞學生學習,近來快速竄紅,幾天前,該網站在Blogger平台上建立部落格副刊(塞爾維亞文,SRP),報導與塞爾維亞年輕人相關的話題。 首篇文章[SRP]由共同創辦人Milos Stefanovic(代號Kiskovic)撰寫,報導最近在俄羅斯莫斯科舉辦的可再生能源會議,這場會議希望教育年輕科學家落實環保,以下是該文的翻譯: …可再生能源是地球的未來,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應做領頭羊,教育年輕的發明家,「歐洲可再生能源教育網 絡(EURONETERS)」於9月3日至7日在莫斯科集會,…來自馬其頓、立陶宛、希臘、塞爾維亞、白俄羅斯及俄羅斯的教授群集於「全俄農業電氣化 研究院」開會,太陽能任務小組會議結束後,接著便是教育網絡執行委員會的會議,來自歐洲各國立大學的教授自願熱心參與,不僅關注未來發展,也建立共同學習 教程,包括印行新手冊、成立線上實驗室、投資實驗室器材等,期望學生在進行創新計畫與機會時,整合研究與可再生能源應用。 今日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風力、水力、太陽能、生質燃料與地熱能,1990年至2003年間,可再生能源佔德國全國供電比例由不 到3%增至近9%,同期德國電力消耗增加淨額為5%,發電過程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則減少約13%。根據英國的「可再生能源責任法」,合格的電力供應商必 須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電比重;「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亦將推廣永續及可再生能源列為優先目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可再生能源與農業電氣化單位在莫斯科的主席是Dmitry Strebkov教授,他也主持EURONETERS太陽能小組的會議,會議中發表數篇報告及教學法,科學家圍坐在圓桌旁交換經驗,對話一直持續到學生研 究展示間。Igor Tyukhov教授研究太陽移動對太陽能板影響的教學法,他也向與會者講解教學法內容及參與者;主辦單位也讓與會人士前往參觀製造太陽能板的實驗室,這些 面板之後組合為太陽能集中器,便可提高電力產量,這個裝罝最高可生產100萬瓦特的電力。 EURONETERS執行委員會會議則由組織主席Spyros Kyritsis教授主持,科學家們同意經少部分修改後,繼續實行原有計畫,他們也以掌聲恭喜成員達成多項成就,包括新完成的數件教學工具、Kiril Popovski及同僚完成的地熱能專書、Strebkov與Tverjanovich完成的太陽能集中器專書、Arbusov與Evdokimov撰寫 有關太陽能光伏(photovoltaics)的著作、Axaopoulos與同僚對太陽能熱轉換的著作等,Vytautas Adomavicius強調氫能對未來的汽車產業發展十分重要,Viktor Bashtovoy教授則表示,只要擁有適當科技,生質能便可有效供應暖氣及發電使用。 Petros Axaopoulos展示太陽能教育軟體,以提升有關可再生能源的教學品質。 Milorad Bojic提及讓學生進行線上實驗的可能性,透過網路讓各研究機構分享實驗過程與成果,學生便不需長途跋涉至其他地區展示研究結果。...

8 四月 2007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

原文: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Joyce 校對: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歲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歡在傍晚時參加戲劇表演、畫廊開幕式、讀書會、圓桌討論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爾維亞中部城市)的類似場合,當Ristic返回家中時,等待他的是電腦,而不是傳統的紙筆。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Ristic說:「我喜歡評論網路上塞爾維亞語及克羅埃西亞語的論文中疏漏之處,如此一來我可激發他人留下補充的意見並導引出重要的議題。」 這些日子一個事件驚動了本地社群,那就是發生於克拉古耶瓦茨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利益交換,警察逮捕了數名據稱涉嫌販賣大學文憑的教授,Ristic說到(SRP): 真有意思,他們如何訂定一場考試值500歐元 […],難道他們使用某種經濟學法則嗎?或許有一種解釋是訂價者認為一場考試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去用功,他們考量到平均月薪為250歐元,兩個月的薪資同 等於考試用功兩個月,這顯然合乎經濟學計算,而這算法甚至連僅座落於法學院幾米外的經濟系專家都無法想出來。 他關注一則關於塞爾維亞司法體系的文章,被強暴的受害人必須歷經多時與各種困難才能獲得正義,他覺得(SRP): 原文作者問到誰被處罰的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還是受害的學生。四個月刑期及五年審判,兩相比較便一清二楚。 自塞爾維亞大選後已經兩個月了,主要政黨還未籌組政府,Ristic回應一則論及發生於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確實選舉對政府有威脅,然而當局也不是那麼天真無邪,他們藉著選舉恐嚇我們。 他評論塞爾維亞反貪腐委員會主席Verica Barac的聲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岡外,塞爾維亞是唯一無法控制預算支出的國家(SRP):...

18 三月 2007

巴爾幹地區部落客討論國際法庭裁決

校對:abstract   在歷經近十個月的審議後,國際法庭(ICJ)於星期一聲明認定尼察屠殺(全稱: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文)/(英文)是一種族滅絕行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戰爭(南斯拉夫內戰,發生於1992-1995,估計有超過十萬人因而喪生)(中文)/(英文) 卻因為”太廣泛”而無法被認定種族屠殺。國際法庭亦裁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將此歸咎於塞爾維亞。 以下則是由巴爾幹半島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國際法庭的裁決所做的回應 在這次裁決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對國際法庭的期待和該次裁決對地方政治所會產生的影響寫了詳細的分析。 …這樣形態的事務時常在不同的政見中遭受牽連,塞爾維亞激進黨希望國家能基於對這項違法無理的裁決退出聯合國以示抗議。而阿富汗的國會已通過了對那些令人厭惡且憎恨的戰犯的特赦條款。維吉尼亞州議會則是通過了一份對奴隸補償的決議。堅決否認或放寬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但,時間是不會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應Gordy的文章中寫到: 一些我所看過的分析指出這是一個「妥協折衷的裁決」;但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妥協折衷的裁決結果最後只會使雙方都不滿意 。 當這個裁決出爐時,Bg anon 寫了以下的評論,以總結在貝爾格勒的心情 好吧! 現在的我們有了這樣的裁決,我敢大膽的說,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我都還沒在貝爾格勒的街上看到開心的感覺,真的! 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想,現在應是該花些時間來想想在這場無意義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對這次無罪判決的感覺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來所寫的文章中,他回顧了在波士尼亞及塞爾維亞政治圈中一開始的反應,並且提出他自己的評論。 在這次事件中,你會發覺到一個犯罪發生了,但犯罪的人卻因為一些令人無解的理由而沒有被定罪。你更會在此事件中看到,塞爾維亞因為一個嚴格限縮的證據法則無需就此事件負任何責任,如此一來,摧毀或是隱瞞證據就可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間接證據在此也無法被視為具有影響力的證據。這樣似乎鼓勵、引誘犯人隱藏他們行跡,而這樣的判例將會引起許爭議。 他也同時提到了其他部落客的觀點:...

4 九月 2006

塞爾維亞: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與 Kosovo、Metohia 的未來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Ilya 校對: 塞爾維亞論壇的網友在聯合國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聲明之後,感到困惑與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權來處理與決定 Kosovo 與 Metohia(科索伏與美托希雅,接下來都將以 K&M 代表)最後狀態的國際談判。八月八日在維也納舉行的這一回合談判中,Ahtisaari 宣佈塞爾維亞人應該要為米洛塞維奇統治期間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