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Croatia 克羅埃西亞

24 三月 2014

阿根廷之美食文化大熔爐

阿根廷多樣性的美食歷史,源自1880年代迄今的多元移民潮,這在遍及全國的文化節 (Ferias de Colectividades) 活動中可詳見端倪。節慶上不止可見識到各族裔間的傳統文化 、民族舞蹈、選美慶典及各式紀念品,更可享用到阿根廷多元的美食佳餚。

25 六月 2011

克羅埃西亞:離加入歐盟又進一步

2011年6月10日,克羅埃西亞達到所有成為歐盟新成員國的條件,不過離正式入會還有很長一段路,且此刻歐盟也並不穩定,讓許多人對未來存疑。

4 八月 2010

巴爾幹半島:線上熱門歌曲凸顯海外散居族群的心境

對於前南斯拉夫人(尤其那些離鄉在外者)而言,四月裡網路上最熱門的音樂影片莫過於《家庭,工作》(Kuća, poso)這首歌,

16 七月 2010

克羅埃西亞:警方鎮壓和平抗爭

克羅埃西亞民眾昨天在首都薩格里布(Zagreb)舉行和平抗爭,反對侵占公共空間,

24 二月 2010

克羅埃西亞:新總統,新氣象

2月12日,荷西波維克(Ivo Josipović)就任克羅埃西亞第三任總統,取代已屆滿兩任的卸任總統梅錫克(Stjepan Mesić),英國廣播公司刊載報導,詳細說明新總統的象徵意義,以及克羅埃西亞目標在2011年或2012年加入歐盟的過程中,可能面臨什麼阻礙。

16 八月 2008

克羅埃西亞:集中營指揮官之死

對於不住在巴爾幹半島人來說,Dinko Šakić這個人名、Jasenovac這個地方、或是烏斯達莎(Ustaša)這個團體,沒有任何意義,不過對於克羅埃西亞人民而言,這個名字不斷勾起過往回憶,並在國內外不斷出現。若要解釋其重要性,首先要從Ustaša 這個團體說起,這是一個抱持極端民族主義的法西斯團體,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掌控克羅埃西亞,是納粹政權的傀儡政府,首腦為帕維利奇(Ante Pavelić),儘管他們試著證明自己不像他們的納粹好友一樣殘酷,但事實上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29 七月 2008

巴爾幹半島、俄羅斯:戰犯卡拉迪契落網

根據報導,週一晚間前塞族共和國領導人、全球頭號通緝戰犯卡拉迪契(Radovan Karadzic)在塞爾維亞遭到逮捕。 以下是部落客最初的反應

22 七月 2008

波赫:大屠殺紀念日

布拉圖納茨屠殺事件 (Bratunac)至今16年,瑟布雷尼卡(Srebrenica)屠殺事件至今也有13年,在這些屠殺事件中,超過10,000人死亡,主要是普通平民,大部分受害者至今仍無法確認身份,部份直接或間接主導戰爭罪行的人尚未逮捕歸案,部份甚至已經無罪開釋。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部落格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8 四月 2007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

原文: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Joyce 校對: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歲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歡在傍晚時參加戲劇表演、畫廊開幕式、讀書會、圓桌討論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爾維亞中部城市)的類似場合,當Ristic返回家中時,等待他的是電腦,而不是傳統的紙筆。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Ristic說:「我喜歡評論網路上塞爾維亞語及克羅埃西亞語的論文中疏漏之處,如此一來我可激發他人留下補充的意見並導引出重要的議題。」 這些日子一個事件驚動了本地社群,那就是發生於克拉古耶瓦茨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利益交換,警察逮捕了數名據稱涉嫌販賣大學文憑的教授,Ristic說到(SRP): 真有意思,他們如何訂定一場考試值500歐元 […],難道他們使用某種經濟學法則嗎?或許有一種解釋是訂價者認為一場考試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去用功,他們考量到平均月薪為250歐元,兩個月的薪資同 等於考試用功兩個月,這顯然合乎經濟學計算,而這算法甚至連僅座落於法學院幾米外的經濟系專家都無法想出來。 他關注一則關於塞爾維亞司法體系的文章,被強暴的受害人必須歷經多時與各種困難才能獲得正義,他覺得(SRP): 原文作者問到誰被處罰的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還是受害的學生。四個月刑期及五年審判,兩相比較便一清二楚。 自塞爾維亞大選後已經兩個月了,主要政黨還未籌組政府,Ristic回應一則論及發生於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確實選舉對政府有威脅,然而當局也不是那麼天真無邪,他們藉著選舉恐嚇我們。 他評論塞爾維亞反貪腐委員會主席Verica Barac的聲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岡外,塞爾維亞是唯一無法控制預算支出的國家(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