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Kyrgyzstan 吉爾吉斯

27 九月 2014

中亞水戰的預兆:九張吉爾吉斯靜謐而深刻的照片

全世界現今仍有7億8千萬人面臨缺乏飲用水的問題。其中中亞地區水資源不足的情況,不僅將當地居民暴露在缺水與衛生條件不佳的威脅之下,居民越界爭水的衝突更嚴重影響了當地生態,使得中亞地區政治氣氛緊繃,更可能讓「中亞水戰」一發不可收拾。

13 十月 2013

吉爾吉斯的「迷人」內閣總理中箭落馬

吉爾吉斯的政治菁英在2012年8月22日國家議會執政聯盟瓦解後,面臨重大內閣改組,此次分裂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42歲的內閣總理巴巴諾夫(Omurbek Babanov)。

23 七月 2009

吉爾吉斯:即將建立反恐中心

7月15日,吉爾吉斯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ev)接受美國《紐約時報》訪問。 他在受訪時表示[俄文],將於吉爾吉斯南部設立反恐中心:

9 二月 2009

吉爾吉斯:關閉美軍基地

吉爾吉斯總統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ev)宣佈將關閉美國的空軍基地。圍繞著空軍基地的政治陰謀從巴基耶夫當選吉爾吉斯總統時就開始了。每次總統前往莫斯科之前,關閉基地的問題都會被提出來[英文],但今年二月的行程成為一個關鍵。

26 六月 2008

吉爾吉斯:哀悼文壇大家辭世

Chingiz Aitmatov於6月10日辭世,享年79歲,吉爾吉斯因此失去極為著名的人物,他也是蘇聯時代重要作家,《Jamila》與《The Day Last More than 100 Days》至今仍是筆者鍾愛作品,他著作等身,未來還能夠長久挖掘。

29 三月 2008

吉爾吉斯:受夠抗爭了嗎?

吉爾吉斯正熱烈討論,政府打算將3月24日列為國定假日,以紀念2005年的人民起義行動,勞動法也將修改,將3月24日訂名為人民革命日,不過吉爾吉斯部落格圈的反應以負面居多:

26 二月 2008

吉爾吉斯:國會選舉的迴響

對於2007年12月吉爾吉斯國會選舉結果及各黨席次分配,引發人權份子、國際組織領導人及外國政府諸多討論與批評。 他們指出,選舉期間有各種弊病發生,諸多選舉人名冊不實、地方選委會主席與成員受到壓力、載運大批大學生前往投票、鄉村地區大規模賄選等

20 二月 2008

吉爾吉斯:知名大學成為國會焦點

過去一個禮拜,吉爾吉斯部落客間的一項熱門話題便是中亞美利堅大學(AUCA)的情況,如該校網站所言,這個學校以「貢獻心力於民主價值、個人自由與創新精神」聞名於世,對於當地教育也扮演重要角色,站穩中亞學術界領導地位。

22 十一月 2007

吉爾吉斯:政黨爭權時刻

過去幾週在吉爾吉斯有些政治事件,讓當地部落客之間出現揣測、討論與爭議,自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宣布解散國會與內閣總辭後,國會大選預計於12月16日舉行,此次約有五十個政黨參與其中。 Edil Baisalov提及,由代總理Almazbek Atambaev領導的社會民主黨於11月10日時,已於芭蕾暨歌劇院舉行了第八屆黨員大會,並已宣布政黨名單,代總理更宣示將確保大選公平透明: 身為黨主席,我將盡力確保選舉自由公平,因為若不公平劃分選區,會影響選舉前後的國家團結,歷經一場革命就夠了,不需要第二次。 而在AKIpress的論壇上,Aibek1961對於上述發言留下相當幽默的回應: 自由選舉對我國算是新體驗,但如果選舉宜的自由公平,社民黨就要敗選了。 親總統的政黨Ak-Zhol約 一個月前才剛成立,也已舉行黨大會及宣布政黨名單,候選名單人選包括憲法法庭主席Cholpon Baekova、政府書記Adahan Madumarove及五名前國會議員,但部落客相當不滿前國會議員Kabai Karabekov立場丕變,他在四月罷工時極力反對政府,現在卻加入親政府政黨,例如bored表示: Karabekov丟臉到極點!我覺得意外,也很失望。 Yad態度則較為務實: 其實一點都不需要意外,我比較意外他之前竟能偽裝為在野人士這麼久。 前總理Felix Kulov現在是Ar Namys黨的黨主席,因為司法單位正調查該黨黨代表,故尚未公布政黨名單,Kulov在AKIpress的記者會上表示: 若12月16日國會選舉出現大規模造假現象,再加上食品價格不斷高漲,明年春天肯定很不好過。 原文作者:Asel 校對:FoolFitz

25 十月 2007

(短訊)烏茲別克:記者遭到殺害

據Libertad 報導,一名烏茲別克記者Alisher Saipov,10月24日在吉爾吉斯的奧什(Osh)遭到殺害。他原本工作於鄰近的吉爾吉斯,撰寫當地烏茲別克族裔的報導。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

6 九月 2007

吉爾吉斯:伊斯蘭化的威脅

吉爾吉斯是一個名義上的穆斯林國家,它有段關於伊斯蘭有趣的歷史:在18世紀伊斯蘭教傳入遊牧的吉爾吉斯之前,橫跨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的費爾干納河谷(Ferghana Valley)實行更為傳統形式的伊斯蘭教(譯注)。在蘇維埃時期,宗教被推向社會的邊緣。但自從1991年吉爾吉斯獨立後,大部份在南方的鄉村地區,伊斯蘭教看似有些許復興。 譯注:根據歷史的記載,中國唐朝玄宗天寶年間向中亞發展的挫敗,是於西元751年,與現在阿拉伯和伊斯蘭什葉教派發生的怛羅斯戰役。戰役地點約在文中所提橫跨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的費爾干納河谷。於是在西元第8世紀,伊斯蘭教的勢力擴展至中亞,當地也改宗伊斯蘭教。 朝覲(Hajj)者從位於吉爾吉斯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奧什(Osh)出發前往伊斯蘭教的聖地麥加(Mecca)朝聖。照片取自flickr的使用者teokaye 上週,吉爾吉斯部落客們對該國的伊斯蘭化感到擔憂。會產生這些辯論是由於跨部門的委員會決定允許穆斯林女性的護照照片可以穿戴頭巾(hijabs)。 委員會的決定是基於「伊斯蘭律法禁止女性在陌生男性面前,不加以遮掩其頭部和耳朵」。伊斯蘭議員們引述的說法是:「我們在通過邊境檢查時感到不愉快。機場人員要求我們當眾拿下頭巾,而不是引領我們到一個特別的檢查室,由女性人員執行檢查。」 然而,許多吉爾吉斯的部落客關切這項決定及其背後含意。 Elena Skochilo(LiveJournal 使用者 morrire)是一位知名部落客,她引述新聞且說道: Frontbek 的女兒(daughter of Frontbek)似乎很頑固。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 Elena指出,Frontbek 的女兒,也就是Jamal Frontbek Kyzy,她是女性進步公眾聯盟Mutakallim的主席;這個伊斯蘭組織為此頭巾立法的發起者之一,已聯合了4萬名支持者。 為新聞網站neweurasia寫作的 Mirsulzhan補充說: 像Mutakallim這類組織,以及其它青年運動組織像Jangyryk,是由阿拉伯世界所資助。 另一位部落客,同時也是知名政治評論人Alan Kubatiev(LJ 使用者...

8 八月 2007

吉爾吉斯:麵包漲,人民怨

吉爾吉斯麵包價格最近突然上漲,引起許多部落客討論,除了天然氣、電力、交通等價格為,麵包物價是與民眾日常生活最習習相關的經濟議題,因為麵包是當地人民傳統主食,若一條麵包過去要價6索姆(som,吉爾吉斯貨幣,1索姆約等於2.5美分),現在已漲至7索姆。 Advocat將意見表達在Diesel論壇[RUS]中: 在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任內,麵包價格始終平穩,人們現在雖然認為生活改善,但物價也同時走揚,或許漲價也是新政府改善民眾生活的指標? Mantank則不認為政府與漲價一事有關: 政府無法抑揚物價,所以這真的不是政府的錯。 XnifgRon前幾天親身感受物價變化: 我每天都去同一家餐館吃午飯,但今天服務生給的麵包卻薄得不可思議,只有平常的三分之一,她說是因為漲價所致,我很難過今後得要點三份麵包才夠。 Mirsulzhan則在newseurasia網站上[KYR]解釋為何麵包變貴了。 人們也很關心在8月4日至19日的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期間,政府打算限制民眾進出首都比斯凱克(Bishkek)。 Asel寫的文章指出,所有進入比斯凱克的車輛現在都要受檢查,政府也可能會限制進入首都的人數,然而政府卻無任何代表能對外發言,告知大眾必要訊息,以及解釋究竟細節為何。 這項消息為民眾帶來極大困擾與不便,因為人們無處取得可靠資訊,例如S@ailor便表示: 我跟小巴士駕駛聊過這件事,想了解他們知道什麼訊息,結果大家都一無所知,現在似乎我們又得等到最後一刻才會接獲通知,也會因此遇到麻煩。 最後提件有趣的事,8月1日是吉爾吉斯現任總統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的生日,他現年58歲,部落客morrire做了一份小型民調,想知道部落客最想送總統什麼禮物,共有30人參與調查,結果如下: 41.4%的人不想送他禮物 37.9%的人選擇中國製牽引機 17.2%的人選擇羊頭 13.8%的人選擇麵條 10.3%的人選擇前往莫斯科的機票 民調詳細結果請見此[RUS],禮物很特別吧? 原文作者:Asel 校對:jul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