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基斯坦:抗小兒麻痺衛生人員屢屢遇害

人們在巴基斯坦白夏瓦悼念抗小兒麻痺工作人員Hilal Khan,照片由Musarratullah Jan在2012年12月20日拍攝,版權歸Demotix所有

好戰氣氛在巴基斯坦各地不斷攀升,不少援助人員也因此遭殃,元旦當天,槍手騎乘摩托車,在Khayber-Pakhtunkhwa省埋伏與殺害六名女性援助人員及一名醫師,先前亦有多位推行小兒麻痺疫苗的慈善單位人員遇襲。

12月18日,五名女性援助人員在施打小兒麻痺疫苗時喪命,隔天在西北部的白夏瓦鎮上,另一名小兒麻痺督導員與司機一同遭殺害。

「加強參與組織」執行長Naseer Memon在Dawn網站上投書

政治動盪、法治脆弱、制度孱弱、社會政治極端,都讓國家成為暴力溫床,這些暴力份子將人道工作者視為最佳下手目標,因為他們遍布於偏遠地區,近年來,巴基斯坦陸續出現多起援助人員遭綁架與殺害的知名案件,壓縮人道組織服務的範圍。

針對巴基斯坦抗小兒麻痺工作

巴基斯坦、阿富汗、奈及利亞是全球僅存的小兒麻痺疫區,聯合國、國際紅十字會及其他人道組織不斷在巴國偏遠地區推行疫苗,不過卻常成為好戰份子攻擊對象,甚至還背負著陰謀論。

例如巴基斯坦恐怖組織塔利班發言人Ehsanullah Ehsan指稱,Shakil Afridi醫師利用假造的疫苗計畫收集資訊,最終幫助美國暗殺蓋達組織前首領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導致許多巴國民眾擔心,抗小兒麻痺工作人員可能是美國情報幹員。

一名巴國外交官員亦提到,好戰份子害怕非政府組織及衛生人員可能是間諜,「這種心態可能已散播至其他領域」,去年九月,巴國政府要求Save The Children組織六名人員必須離境,聲稱他們在協助情報機構。

Justin Wilder撰寫連署書,要求政府調查八名援助人員遭謀殺案件,他指出

部分問題在於宗教人員對免疫計畫的反應,保守派教長公開抨擊聯合國,不該在高風險地區以口服或注射方式提供疫苗,這些地區甚至出現傳言,指稱疫苗會造成伊斯蘭教子女失去生育能力。

The American Interest雜誌部落客Walter Russell則怪罪巴國領導人作為不足:

一如12月發生的情況,大眾譴責這些攻擊事件,許多巴國穆斯林亦高聲反對以宗教之名、行邪惡之實,儘管如此,巴國領袖仍完全無力阻止攻擊事件發生,在這個令人哀傷的國度,此事是另一場悲劇,太多巴國民眾將因此用生命付出代價。

雖然暴力威脅始終存在,許多人道組織卻打定主意留在巴基斯坦,Shaheen Begum在12月中才僥倖逃過好戰份子攻擊,他向「星期日電訊報」表示

我們的工作如今每一天都變得更加危險,我仍害怕參與其中,但若因此收手,只會顯得懦弱,故我決定繼續為孩童施打疫苗,直至小兒麻 痺在巴基斯坦根除…雖然家人很擔心我的安危,但願意讓我保護其他孩童,避免他們因此殘障,只要政府與衛生人員有決心,我們就可能永遠消滅這項疾病。

在美國公共電視Newshour節目訪談中,「巴基斯坦女性衛生人員協會」代表Bushra Arian提到:

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出門,幫助無辜孩童不會終生殘障。

一切都是為讓下一代能夠健康,我們為國家效勞,卻換來死亡威脅,這算是什麼正義?為何我們成為殺手的目標?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