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在伊斯蘭和土耳其庫德工黨夾縫中的庫德人

敘利亞、阿扎茲:土耳其的庫德工黨(PKK)和他們在敘利亞的支派民主聯盟黨(PYD)陷入了不穩定的局勢。去年夏天敘利亞軍方將毗鄰土耳其的城鎮控制權交給美國和土耳其庫德工黨後他們便管理著這一區域。

對於長久受到敘利亞復興黨人歧視而渴望獨立建國的庫德人來說,這應該像美夢成真才對 —— 很快他們卻開始受到比在阿薩德治下的敘利亞更多的壓迫。

Bewar Mustafa, second left, Shawqi Othman, second right, and other Saladin Brigade members. Credit: Mohammed Sergie

「我們不能開口,」來自阿勒坡北邊庫德城市金德勒斯的民主運動人士 Walato 說。「我們在 PKK 統治下擁有的自由還不及阿薩德執政時期。」

像 Walato 一樣居住在 PKK 勢力範圍的社運人士來說,要和新的統治者共存必須比阿薩德時期更加守口如瓶。庫德族城鎮像是阿弗林(Afrin)、阿穆達(Amouda)和柯巴尼 (Kobani)在敘利亞革命初期進行過許多大型抗議活動,然而如今這類反抗或和敘利亞全國團結一致的表現已不常見。

「PKK 甚至把牆上的『Yasqut(阿薩德下台之意)』標語清除了,」Walato 說。「社運人士常因為一些無關政治的活動受到騷擾,像是組織人道救援。」

(更多敘利亞庫德人的資訊請見此國際危機團體最近所作的研究,以及亨利傑克森協會的兩篇報告:

在阿勒坡作戰的薩拉丁戰隊領袖對 PKK 控制了庫德城鎮並不感到意外,因為他們是唯一有武力有組織足以填補當時權力真空的團體。薩拉丁戰隊的領袖 Shawqi Othman 上校表示 PKK 能有如此規模是因為 Hafez al Assad 在背後支持,意欲分裂敘利亞的庫德人,並以支持庫德政治上的分離主義潮流來對土耳其施加壓力。

據 Othman 表示阿薩德政權支持 PKK 還有一個派系上的原因:PKK 的領袖大多來自一個少數族群阿拉維派庫德人。目前身處土耳其獄中的 PKK 的建立者 Abdullah Ocalan 是來自馬巴特利的阿拉維派,敘利亞大部分的阿拉維派庫德人(約廿萬)皆是來自這裡。敘利亞兩千三百萬人民超過十分之一是庫德人,其中大多數屬於較溫和的遜 尼派。

雖然 PKK 官員否認和阿薩德政權有聯繫,根據一名密切追蹤 PKK,最近和其領導階層會面過的華盛頓研究者表示,他們的發言人在被問到武器來源時顯得相當小心翼翼。

庫德社運人士雖然聲稱受到 PKK 打壓脅迫,但他們決定不與其對抗以免引起庫德人內鬥。

然而武裝集團之間的緊張情勢依然居高不下,第一個反叛阿薩德政權的庫德軍官、同時也是阿勒坡薩拉丁戰隊創立者的 Bewar Mustafa 上尉表示他和同袍都在 PKK 的暗殺名單上。

Othman 表示他的團體會試著避免同族弟兄們之間的流血衝突,也願意等待當地庫德人開始反抗 PKK,這個日子可能不遠了。Walato 表示 PKK 的暴政像是強徵賦稅或一連數天把犯人綁在廣場的柱子上,使他們漸漸失去民心。然而伊斯蘭極端份子的威脅使庫德人難以放棄支持他們之中最強大的武裝團體。

「如果要在敘利亞人民前線和 PKK 之間二選一,我選 PKK。」和薩拉丁戰隊密切合作的社運人士 Mohammed Suleiman 表示。他認為 PKK 是傭兵也是罪犯。

庫德人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艾因角上週爆發了反抗軍和 PKK 戰士間的死亡衝突。伊斯蘭軍隊用坦克轟炸這個名義上從數月前起由 PKK 控制,位於敘利亞東北和土耳其接壤的城市(見下方影片)。庫德和阿拉伯反對派領袖呼籲停止暴力行動,庫德族的前敘利亞國家會議主席 Abdulbaset Sieda 表示艾因角的衝突沒有意義,因為這並不會終結對阿薩德政權的戰爭。

 

但這並不代表庫德人對伊斯蘭團體毫無敬意。薩拉丁戰隊和其中一些團體交戰過。在阿勒坡和土耳其邊界管理外科手術中心的 Sharvan Ibesh 醫師讚許敘利亞人民前線始終維持著勢頭,抵擋住了政府軍的反攻。

他說:「伊斯蘭人的軍隊在戰爭中負擔最重。」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