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從南韓觀點 看中國網路監控新制

GV Advocacy 本文來自全球之聲倡議計畫 GV Advocacy,以捍衛言論自由與對抗網路審查為宗旨。 · 所有文章

2012年12月28日,中國政府通過了《人大常委會關於加強網路信息保護決定》,該決定強制網路服務供應業者以及線上服務業者實施用戶實名註冊制。南韓自2005年起,也有類似網路實名註冊政策,不過並不成功,最終仍告失敗。在本篇文章中,我們檢視南韓實名制的實驗,看看中國網民可從中學得哪些經驗。

南韓如何開始實施實名制

該政策始於2005年,屬於《公職人員選舉法》(제한적 본인 확인제)的一部分,並被冠以《實名確認法》(제한적 본인 확인제)的名稱。其立法的歷史背景,與政治菁英為了自身利益而壓抑網路異議人士有關。兩年之後的2007年,雖然公民社會多次抗議及批評該法對於網路隱私以及言論自由造成的威脅,立法者仍然將其擴充為《資訊及通訊網路法》(정보통신망법)的一部分。依據新規範,即便南韓網民只是在線上新聞論壇發表意見,還是必須以真實姓名以及居民註冊號碼(resident registration numbers)註冊。原本此項法規只適用於網站訪客人次多於三十萬人的網站,但2009年時連訪客人次十萬人以上的網站也一併適用。對此,政府的官方說法是「減少網路空間裡的不雅言語」。

威權時代的昔日陰影如何導致今天的「歐威爾」社會(Orwellian, 譯註:作者意指喬治‧歐威爾著作《一九八四》裡政府處處監控的社會)

該法最受爭議之處,在於其不但要求使用者提供真實姓名,而且需登記「居民註冊號碼」(주민등록번호)。「居民註冊號碼」亦是南韓沈重過往留下的遺緒,且常喚起不好的記憶。此制度始於1970年代朴正熙當政之時,官方用以過濾北韓間諜。許多網路使用者則認為,居民註冊號碼雖說威脅網路隱私,卻也成為官方對網路施以「歐威爾」式控制的手段之一。而且,此系統也有不少漏洞,南韓居民的個人資訊便多次在網上被洩漏。

2012年8月23日,該法在南韓憲法法院遭逢挑戰,法院判決《實名確認法》(在立法上屬於《資訊與通訊網路法》的一部分)違憲。法院認為,此法阻礙了網路言論自由,傷害隱私,且面對日漸興起,但不受約束的外國新興網路服務諸如YouTube及Twitter,該法更顯左右支絀。

著名的南韓獨立記者李政桓(Jeonghwan Lee)贊許法院決定。然而,他也感嘆此法已經造成許多傷害,並歸咎於這個「因為痛苦折騰的過往,所導致的國家不周決定」。

 

南韓憲法法院 – by Passion84Photos (CC BY-NC 2.0)

韓國如何看待中國的新網路控制法規

中國政府宣布將強制實施實名制後,南韓網民由於已先經歷過實名制副作用,且明瞭實名制根本沒有當初所說效果,因此普遍予以負面回應。有些人則認為,由於中國、南韓政經情勢不同,中國新制可能會產生不同效果。

部落客Barobaro指出,中國實名制早在2005年就已端上檯面,並且警告該制度可能影響外國公司在中國市場的營運:

該決定強制『所有使用網路服務的使用者,都應以實際名稱註冊』。換句話說,外國公司也一體適用實名確認制度。

這名部落客也懷疑,當鄰國南韓的實驗已經「明顯失敗」時,中國政府為何還要決定擴大實名政策:

南韓憲法法院已經終結了這個始自2007年,壽命五年的法律。一如《紐約時報》說的,『網路匿名言論,並非只關乎個人隱私保護。阿拉伯之春的例子也顯示,當政治異見者表達反對意見、吹哨者揭露公司內部資訊時,網路匿名是不可或缺的機制』。保護網路上的匿名身分,與言論自由直接相關。Nate以及Auction(譯註:Nate是南韓一家入口網站,Auction則是南韓購物網站)累積大量使用者個人資訊,這些資訊並在大規模的駭客攻擊後被洩漏,便是眾所皆知的案例。顯見網路匿名,並非只是意識型態上的爭議。

然而這名部落客認為,由於中國與南韓在政治系統上,對於民主究責方面制度不同,中國政府卻有可能透過實名制,鞏固網路控制:

但是,中國政府可能可以透過實名制,鞏固網路控制。中韓兩國不同的是,南韓使用者畢竟可以自由使用國外服務,且南韓的民主也進展到一定程度,所以實名制從一開始便不穩固。中國情況卻非如此,在中國,支持言論自由的外國業者例如Google以及Wikipedia被屏蔽,中國使用者只能選擇效忠政府的國內網路公司。因此,中國政府可以更輕鬆地實施實名制,即便發生了嚴重的隱私危機,政府還是可以一手遮天。

部落客eBizbooks則指出,中國領導人錯估實名制對於南韓社會的衝擊。他與Barbaro同樣認為,中國政府加強網路控制,會減少中國市場對於外國業者及投資人的吸引力:

(在中國),那些支持加強網路控制的人吹噓說:『南韓是網路先進國家,他們也採用了網路實名制』。中國政府認為網路上百花齊放的言論,會挑戰該政權的穩固。(就如古諺有云):『民之所向,天必從之』)。現在人民的意見,是透過網路表達。(中略)目前中國有四百萬網路人口(譯註:根據「中國互聯網訊息中心」2013年一月發佈的《第29次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國網民人數已突破五億),且還在快速成長。網路公共空間在某種程度上取代了中國功能不彰的媒體,扮演看門狗的角色…中國政府懼怕網路,也是可以理解的。在此情況下,中國政府不太可能放鬆網路控制。(中略)如果你正考慮赴中國經商,那麼你所擬定的新商業策略,必須能夠適應中國由政府主導的市場狀況,而且應該暫且等待,直至中國網路控制所帶來的風險以及監控情況較為緩和。

校對:Sue Wo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