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幾內亞比索: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霍塔(Jose Ramos-Horta)被徵召去鞏固和平

隨著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東帝汶前總統霍塔(Jose Ramos-Horta)被任命,並將於2月起領導聯合國幾內亞比索和平鞏固整合辦事處(UNIOGBIS),幾內亞比索自2012年4月政變以來的政治亂象,可望獲得新的動能以尋求解決方案。

幾內亞比索自1974年脫離葡萄牙獨立以來,政治及軍事持續動盪,從沒有一位民選總統做完任期。2012年4月,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前幾天,軍事政變使幾比再度陷入危機,也形成現在掌權的「過渡政府」。

霍塔被徵召去「鞏固和平」,是接替盧安達籍Joseph Mutaboba的任務,他的任期至1月底結束。霍塔的任命受到國際外交官及幾比的市民組織歡迎。一篇刊登在德國之聲(DW)的文章解釋了原因:

 

Ramos Horta on a state visit to the Maldives, as President of East Timor. Photo by Mauroof Khaleel on Flickr (CC BY-NC 2.0)

霍塔任東帝汶總統時赴馬爾地夫進行國是訪問。照片取自Flickr用戶Mauroof Khaleel,依據創用CC BY-NC 2.0使用。

2007至2012年擔任東帝汶總統,之前擔任外長,霍塔具有外交經驗及國際影響力,此二者可能是將幾內亞比索導入國際政治議程的重要因素。印尼入侵東帝 汶後,霍塔被迫流亡美國,24年中不斷在聯合國及世界各國首都捍衛東帝汶的權利。他的努力使他與帝利(Dili)的貝洛主教(D. Ximenes Belo)共同獲得1996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當許多人為霍塔的任命叫好之際,莫三比克記者Nadia Issufo指出,對過渡政府而言可能是「有毒的禮物」。她的部落格「平撫靈魂」(Acalmar as Almas)列舉許多國際組織不斷試圖介入調解幾比的政治危機,其中,她特別舉出不承認過渡政府的「葡語系國家共同體」(CPLP),及承認過渡政府的「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CEDEAO):

幾比過渡政府認為葡語系國家共同體並不適合擔任危機協調人的角色;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才是信任的夥伴,舉例來說,Serifo Nhamadjo政府最近表示,滿意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派軍進駐國內,雖然,幾比人權聯盟認為,軍隊被動地助長了國內的人權侵犯。 (…) 任命一位葡語系國家共同體的人士擔任聯合國代表,看似無知,但實務上孤立及壓制了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自然也孤立及壓制了幾內亞比索。不論如何,某種程度上,過渡政府被迫接受葡語系國家共同體,如果不是很平順地接受,那麼….. 儘管葡語系國家共同體與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之間競逐不斷,但和平解決危機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追根究底,我們瞭解爭執點在於安哥拉想要擴張在非洲大陸的外交影響力,奈及利亞也想如此。因此,這個國家的沉淪也與他國的野心有關。

 

Guinea Wants Peace. Photo by Sofia da Palma Rodrigues on the blog Brancon'pelele (used with permission)

幾比需要和平。照片取自Sofia da Palma Rodrigues的部落格Brancon'pelele,經同意後使用。

Nadia提到的「他國的野心」,葡萄牙政治行銷顧問Jose Paulo Fafe在他的部落格評論

記得在2004年,當國際社會及[葡萄牙]巴羅索政府(Durao Barroso)懷疑幾比全境充斥舞弊及作票時,霍塔曾率領葡語系國家共同體任務團赴幾比「考察」選舉(順帶一提,沒有甚麼成果)。我們希望這位前東帝汶 元首已經「修正其手段」,或至少不要像葡萄牙外長[Paulo Portas],成為安哥拉利益在該國的代言人。對於傳聲筒,我們已經夠多了…..

記者Helena Ferro de Gouveia在部落格Domadora de Camaleoes說,霍塔曾經疾呼「東帝汶只有一個」(Timor ida deit’[德頓語]),呼籲所有東帝汶人民團結,他可能是「正確人選,使幾比的未來不落空,並找到回家的路」,但也強調可能會碰到的困難:

- 一個國家有兩個骨幹:安全及司法;但幾內亞比索的安全敗壞,司法系統則不存在。

- 軍事勢力代替了國家體制。如果沒有外來的協助終結軍方干預政治,那麼就無法終結軍頭敲詐政客、操縱立法及司法,以及使國家成為拉丁美洲與歐洲之間的毒品轉運路線。

有關於毒品問題,發行對象為葡語系讀者的「全球網頁」(Pagina Global [11])部落格社論指出,是「幾比人民非常沈重的負擔 (…) 他們正忙著處理貪腐官員以及與毒品集團關聯的政變分子引發的危機」:

幾比成為毒品運輸之地的態勢非常明顯,此非霍塔一人可以獨自改變,除非國際社會、聯合國下定很大的決心,並使用論證及證據將掌權的罪犯及同謀訴諸國際刑事法庭,他們是有步驟地使國家遭受毒品販運、政變及濫權的危害。有罪不罰真是夠了。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