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加泰隆尼亞:為何追求獨立?

Pro-independence rally on Via Laietana on September 11, 2012.

2012年9月11日在巴塞隆納舉行的獨立遊行活動,照片由Lohen11拍攝,來自Wikimedia Commons,依據創用CC BY-SA 3.0授權使用

今年九月間,西班牙巴塞隆納才出現主張獨立的大規模遊行活動,時隔兩個月,加泰隆尼亞地區於11月25日提前舉行區域大選,投票率將近七成,創30年新高,支持公投的四個政黨(CiU-ERC-ICV-CUP)席次大增,比堅持維持現況的政黨(PSC-PP-C)席次高出一倍以上,且無論是執政的中間偏右政黨CiU,或是傾向社會主義的PSC,兩大政黨得票均大幅下滑。

如此看來,加泰隆尼亞似乎將舉辦公投,決定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且選民顯然不信任由主要政黨籌備,但西班牙中央政府當然不會輕易放手,獨裁者法蘭科(Francisco Franco)政權垮台後,西班牙於1978年頒布的憲法明定,任何企圖分裂國家的行為皆屬違法。

除了文化差異,加泰隆尼亞許多民眾支持獨立,覺得有機會打造更高效能、更民主、更透明、更創新的國家,擺脫目前身陷經濟危機的西班牙,也不必再忍受政治晦澀與權力分贓。

不過西班牙現有建制自七零年代末期延續至今,加泰隆尼亞縱然獨立,就能輕易掃除所有積習嗎?不少人相當樂觀,認為獨立後經濟活力前景可期,只要排除貿易壁壘便大有可為,可是經濟發展不只牽涉資源充沛與否,經濟學家Jordi Galí在加泰隆尼亞一份報紙投書,經Wilson Initiative譯為英文,其中指出:

包括世界銀行營商報告、世界競爭力報告等,這些資料均證實任何企業經理人早已明白的事,產能創造財富,而西班牙制度架構毫不理想,因此若成立新國家,將有機會重新開始,建立遠大又廣泛參與的流程,既可著眼於未來,又不會受過去拖累。

但社會若以政治分贓為基礎,能夠創造多少產能?Adrià Alsina向Acemoglu與Robinson的著作「Why Nations Fail」尋找靈感,在e-notícies網站主張改變加泰隆尼亞地區權力結構:

礦業菁英掌握公權力與大型服務公司,形成控制國家財富的階級,一如寄生蟲抓住宿主不放,他們聲稱是為國家利益、公共服務或保護地方產業,但總是在保護少數人士特權,犧牲多數民眾利益。

他亦在後續文章提到:

若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就有機會拋開枷鎖,但也可能用另一群菁英取代礦業菁英。

我們在未來幾年有機會改變這套結構,過去因為經濟與政治菁英同流合污,令我們捲入風暴,半公營銀行為政治人物與營建商效勞,造成房地產泡沫化,且加泰隆尼亞多數企業仍是從法蘭科時代遺留至今。

不過有些人質疑,若仍由立場中間偏右的政黨CiU推動,結構革新恐怕很難。

例如部落客兼Twitter用戶@CiUensRoba擁有6810人關注,帳號簡介提到:

加泰隆尼亞理應在沒有竊賊的條件下獨立,CiU過去偷走我們的自由、主權、認同、福利…未來也不會變!

其他人則認為,相較於脫離西班牙獨立,肅貪更加迫切:

@Moragasanti:加泰隆尼亞獨立並無時間表,我們想要獨立,但還得背負這些政治貪污包袱嗎?

@afarrasc:行政法官等到大選結束後,才以貪污罪起訴PSC領導人,司法獨立比加泰隆尼亞獨立更加急迫。

獨立建國流程將撼動區域政治與經濟秩序,但若要撼動社會與權力結構,一場公投恐怕還不夠,能否以公投做為第一步?

譯者:Leonard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