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莫言與諾貝爾獎:文學與政治的糾結

中國近十年來的發展自然有目共睹,飛船上天,奧運奪金,經濟上更是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樣的成績,對於中國政府怎麼說都是值得沾沾自喜的。然而在文化藝術領域,卻一直無法揚眉吐氣。奧斯卡年年鎩羽而歸的失望,使得中國從政府到民間的關注度越來越底,以致於「電影申奧」似乎變成了一個笑話。

諾貝爾文學獎也一直是中國人的一塊心病。經常聽到的一種論調就是泱泱五千年文明的文化古國竟然沒有一人拿到這個金光閃閃小獎牌。其實就像奧斯卡在電影界一直備受質疑一樣,諾貝爾文學獎的專業性與權威性也一直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然而,自覺長期受到西方敵對勢力打壓與迫害的中國實在太需要一個文化藝術方面的肯定,來狠狠回擊那些別有用心的一小撮分子們了。在這樣的情勢下,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授給中國作家莫言,就如雪中送炭。

莫言。照片來自 Flickr 用戶 Isaac Mao。(CC2.0: BY)

作為一個文學獎項,很多人認為他的評獎應該與政治無關。廣隸先生從文學的角度出發,評價:

莫言可能是當下中國文壇最博大、勤奮的作家。博大源自其嘗試的路子多而寬,筆法汪洋恣肆、氣勢蓬勃、自由率性。至於深厚,我不敢說,需要時間來說。勤奮源自其寫作的數量和品質之積,也源自其不懈的開拓精神,就中國當下而言,無人能出其右。對社會的介入、對人性的探究是偉大作家理應追求的目標。莫言的語言才華與他的勤奮是矚目的。

當然,不是所有的讀者都會認同這樣的觀點,凱風先生在文章《莫言:諾獎得主,遠非偉大作家》一文中就直指

文學可以不涉及政治,但政治卻總是染指文學,況且是在這樣一個曾經將「文藝要為工農兵服務」推為文學創作的指導方針、有著政治全面控制文學經歷的國度裡,文學怎會脫離政治?

的確,就在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結果的第二天,中國政府高層官員李長春就向中國作家協會發出了賀信,而在所有新聞中,李長春的頭銜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凱風並且繼續追問,在文學獎的評選中,

評價一個作品,難道只剩下技術性的文法、結構了嗎?只有所謂「魔幻的現實主義」了嗎?一部作品的靈魂呢?作品的社會指向呢?在人道主義和人類理想主義精神方面的表現呢?

公眾對於莫言的質疑不光來自他共產黨員與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的官方身份。之前,在德國法蘭克福,莫言曾拒絕與戴晴一同出席活動,以及手抄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手稿等舉動,都使莫言備受詬病。人們更願意將他與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另一熱門候選作家,日本的村上春樹比較,的確,村上君「在高牆與雞蛋之間,我永遠選擇站在雞蛋一邊」的演講,更加符合公眾對於一個肩負著許多人文關懷的作家的價值期待。

然而,祝振強先生認為這些行為不過是:

莫言在長期以來高壓、僵化的政治社會生態環境中,耍小聰明的生存道術及其自白,也是一大批混文混世、混著混著就混成了大小混混的一大批文人的真實寫照。

對此,陳更先生有他自己的看法

我們不應當苛求于莫言,一切偉大者都是平凡者,都是有缺點的人,莫言也不例外!

他在文章《莫言獲獎的文化意義和政治意義》中,更是認為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對中國近代文化具有終結意義。

褪去種種光環,莫言本身是一個怎樣的人?多年之前就與當時還是青年作家的莫言相識。在嵇偉眼裡,莫言與他的筆名很像,是一個沉默害羞的青年。而熟悉之後,莫言又是一個好玩的大表哥,嵇偉回憶起一件趣事,

組織者在寬甸安排我們體驗民生,住在農家客棧,男女各一屋,統睡在大炕上,入睡前男生屋裡傳話過來說,根據莫言的經驗和建議,為避免傳到蝨子,晚上睡覺要脫光衣服,早上起來用炕帚掃遍全身,然後再穿衣服。結果導致女生屋子一片笑駡。

不管喜歡莫言也好,討厭莫言也罷,他的確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並且得到中國大陸官方認可的合法中國人。由此而來的莫言作品進入中學課本,莫言故鄉要種植萬畝紅高粱發展旅遊等等衍生產品還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刺激著大眾的神經。而與此相關的種種討論,也不光包含文學或者文藝本身,甚至橫跨了政治,經濟以及八卦,莫言獲諾獎已經成為了一個社會公共事件。

在一五一十部落網站引發的討論也是空前激烈,更多不同觀點請見諾貝爾情結專題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