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與香港矛盾下的反國民教育抗爭

香港特區政府在中小學中推行國民教育,最終因為遭到市民強烈反彈——甚至不惜以絕食這樣的激烈方式去抗爭——而暫時偃旗息鼓:目前的最新進展是特區政府雖然沒有承諾撤回國民教育科,但是三年內不會再強制推行國民教育,而且把是否開展及如何開展科目的決定權交給學校。

國民教育一詞最早與香港聯繫在一起,是在2007年7月,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香港,出席香港回歸十週年紀念活動時致辭,強調「要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國民教育」。在2010年,前任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中就有國民教育推行計劃,但當時並沒有引發太多關注。直到2012年5月,反對國民教育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成立並組織了撤回國民教育課程大遊行。而到2012年7月,由學民思潮、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及教協參與的「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成立,並且在7月29日組織萬人大遊行以顯示「全民行動,反對洗腦」的決心。

Anti-national education protest – our children. Photo taken by Leung Ching Yau Alex CC: BY-NC-SA.

那麼國民教育究竟是怎樣的一門課程,會令香港市民如此深惡痛絕?和《人民日報》文章中「所謂國民教育,大體而言就是愛國教育」的說法不同,香港獨立媒體的黃國鉅反駁指:

在反對國民教育的聲音中,常聽到一種說法:「我們不反對國民教育,但內容不可偏頗,要提六四等……」先贊同對方的前提,再斟酌內容。這等於敵人送一隻木馬來,守城的人竟先讓木馬進城,然後才慢慢看它肚子裏裝的是什麼。如此開門引虎,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而不知。…

如果硬要推行,所謂的認同,就變成簡單的「我=它」,硬把自己投射到一個更大的群體上。(如策發會文件提到的所謂「we-ness」的建立)在這個過程中,必然會把認同對象一些負面的東西排除掉,這認同才能成立。…日本右翼分子要重建國民自豪感,則必須先否定所謂「自虐歷史觀」,否定南京大屠殺。…所以,民族認同從來都是雙利刃,施之於心智未成熟的小孩身上,即使沒有荼毒兒童的意圖,也會有荼毒之效果。

而真正點燃市民反國教情緒的,是一本,名為《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書中迴避了中國當代上的一些重要歷史事件,包括文革以及中國人權狀況,對於中國社會存在的人權、法治、民生、等負面問題輕輕帶過,用「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來形容中國共產黨。

作為香港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骨幹組織的「學民思潮」,其召集人黃之鋒是一名16歲的中學生,由他牽頭首倡的遊行提出四條要求:1. 立刻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2. 檢討現有公民教育政策及課程;3. 公開資助國民教育機構的準則;4. 重新成立人權教育工作小組。

而反國教隊伍中另一支中堅隊伍就是各位憂心忡忡的家長,這些作為主流社會中產階層,從來都是無暇多理社會事的大多數,這次卻一反常態,成立了反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為了下一代在炎炎夏日下走上街頭,發出「請放過我的兒女」的吶喊,呂意於 my1510 點出:

和不少在大陸成長的人相比,香港人對中國歷史的認知深度有限,但不少人本身就是生活在和中共密切的歷史當中,早年大部份從大陸走到香港的人,就是要避開如大饑荒、文革等的各種浩劫,現在這些人都當祖父母和曾祖父母了,你認為他們願意見到心愛孫兒們圍著紅領巾嗎?或是說著中共是無私的嗎?

遊行小孩的父母們在1989年是懵懂的中小學生,正因為學校老師與他們談論天安門事件,才有足夠的資料去進行多角度的分析思考,他們都珍惜這樣的環境,請共產黨放過他們的兒女。

但是國民教育是否就等同於洗腦?特區政府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坊間對於推行國民教育存有誤解,才會將其與「洗腦」教育劃上等號,但他強調實際教學時要「洗腦」很困難。內地媒體人韓青認為國民教育是否「洗腦」,這既要看對二者內涵如何界定,也要看在實踐中怎樣操作:

從內容上看,如果一些教材充斥的淨是不容置疑、一錘定音的論調,價值判斷遠多於事實陳述,且不講邏輯,不考慮學生的接受程度,即便結論正確,也可判定為「洗腦教材」。從方式上看,如果課堂上老師不允許自由討論,考試只是將課本所說定為標準答案,不引導學生批判地學習,而學校出於上級、外界的壓力或教材的有限無法自行選擇,那這種機制也可判定為「洗腦教育」。

所有真正的街頭運動都不會只有一種聲音。在反國教的過程中,也會有許多反對或者質疑的聲音,有人覺得宗教其實也是一種洗腦,有人說港英政府的殖民統治也在洗腦,為什麼不見都香港人反應這麼大?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講師葉蔭聰以一封寫給中國大陸青年的信來解答這些反對反國教的問題:

港英年代的主流教育是一種「世界上非常罕見的非國民教育」,港英政府沒有要我們成為英國人,即使在官立學校,也沒有系統性的國民教育。例如,當年官校學生對英國國歌旋律雖然熟悉,卻不懂得歌詞。英國歷史、政經成就、歸屬感等等,全都不是課程重點,更沒有英國的國民教育專科。更有趣的是,有官校的老師校長,積極鼓勵學生參加中樂團,對文化中國份外認同。

香港沒有人反對「宗教洗腦」,而卻去反對國教,大概的原因有兩個。第一,這裡談及的宗教是多種多樣的。例如,天主教學校不少,但也沒有佔壓倒性的比例,至於基督教,其實內里分成眾多教會,它們之間是互不統屬的,各自有不同的教義及會堂連繫。第二,這些宗教背後,並沒有一個在香港或中國掌握權力的執政黨,換言之,沒有一個是國教。

在推行國民教育問題上,資深傳媒人閭丘露薇承認其實特區政府原本可以做得更好,但在自由社會,不能禁止這些觀點

畢竟香港的學校,一直自主選擇教材。說實話,和這本手冊的內容比起來,一些傳統左派學校的國情教育,想必更加的正面和片面。但是香港是一個擁有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的地方,你可以批評內容的偏頗,大家進行討論,但是不能禁止這樣的觀點和聲音,包括這本手冊,除非內容涉及違法。

2012年9月8日,特區政府作出讓步,撤回國教科三年開展期,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開科。但「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科是中共交給新特首的政治任務」這樣的傳言也越來越多,到底是「西環治港」還是「港人治港」,通過反國教的一課,很多人也開始思考香港未來的政治走向。liumui 就指出

阿爺南下,說香港深層次矛盾未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太深,估計特區管制團隊是很難找到的,即便是找到了也不認識。從民生問題延伸到體制轉型,特區政府接二連三的進退失據,顯得捉襟見肘,完全是一個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行政能力!任何政策和計劃的推出怎麼都是飽受爭議,為什麼在事前的諮詢和收集意見時沒有較長時間的緩衝期。推出的政策如完成下達的任務一樣,國民教育科就是其中一例,市民本身對於某團體就是具有長期的不信任和抗拒,為什麼在市民有反對聲音時不出來做出說明呢?面對情緒不能疏導解釋而是選擇躲避,看來是想硬闖關!不更加讓民眾產生懷疑和猜測?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