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一週年後,社會媒體上10%的革命記錄都不見了。美國雜誌大西洋上一篇文章引述來自歐道明(Old Dominion )大學計算機科學與網路備份學系一位博士生所進行的研究,解釋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Twitter為我們帶來『歷史事件第一手資料』的新視野。但推文卻是脆弱的東西」。

校對: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