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信件外流引發氣候變遷疑問

在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前夕,研究全球暖化的科學社群成為焦點,原因在於1996年至2009年間,東安格里亞大學氣候研究小組職員流通的數百封電子郵件及文件,最近遭到駭客入侵並張貼在網路上,此事已獲《紐約時報》證實

質疑氣候變遷者指稱,這些電子郵件證明操弄資料,以符合電腦的氣溫變化預測值,目前已有人稱此醜聞為「氣候門」(Climategate),不過許多科學家及部落格仍堅持,此事似乎受到政治力刻意操作。

文件遭駭客入侵

這些電子郵件與文件儲存於一個俄羅斯伺服器中,並持續透過許多網站及P2P網絡流傳。

電腦安全專家Robert GrahamErrata Security網站中,試圖分析駭客意圖:

這些資料明確地離奇,只有Phil Jones的電子郵件遭到複製,且許多遭盜取資料都與特定氣候爭議有關,若非內賊所為,就肯定是熟知氣候重建再生議題者,犯案者將資料儲存在俄羅斯某個匿 名FTP站點,也顯示他在駭客社群中相當活躍,就能將範圍縮小,我懷疑到最後,他們可能會追蹤到某個為氣候研究小組的電腦管理員。

氣候研究小組很快透過主任Phil Jones之口,證實盜竊案與文件真實性,而他也是醜聞內容其中一位主角。

Mike的自然把戲

質疑氣候變遷者利用這個機會,指稱全球暖化是否存在確有疑點,多個部落格及新聞網站都連結至這些「可疑的」電子郵件,Phil Jones一封電子郵件也出現在多個部落格及新聞網站,認為這些「Mike的自然把戲」,這個詞語意指Michael Mann動了手腳,「掩飾」全球氣溫其實在下滑的現象,Sophie Verney-Caillat在Rue89.com上質問:「他們是否憑空創造數字?」

質疑者自有答案,Jean S在ClimateAudit網站上提供多項消息來源的圖表,佐證資料操縱情況。

上下其手

Lubos Motl Pilsen自稱為「保守派物理學家」,他在The Reference Frame部落格上表示,已詳閱這些檔案及電子郵件,認為其中證明科學家不只創造資料,還操控利害關係人,他找到一份檔案「提供宣傳者20項建議」,包括如何「運用情緒」,必須「將警訊與鄰近地區串連起來」,此外他另寫道,「氣候科學家更沆瀣一氣,阻擋某些研究報告發表,甚至聯手將《Climate Research》」這份期刊從同儕評鑑清單中移除。

有些部落客批評主流媒體,造成這場貶抑氣候變遷科學的鬧劇,Vincent Bénard在Objectif Liberté部落格數落法國媒體失敗之處:

可惜包括法國等眾多媒體聚焦於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的說法,立場充滿意識型態,徹底遺忘新聞業的基礎工作,就是要像《紐約時報》及 眾多英語媒體一樣,善盡查證、分析、多方比對之責再做出結論,我們的環境新聞記者先寫下結論,再用取巧的分析論點背書,只崇尚特定單一觀點,先入為主地貶 低反對意見。

Image from vadlo.com

圖片來自vadlo.com

「無事生非」?

東安格里亞大學及氣候研究小組均駁斥造假指控,該校網站上一篇文章中,校方表示,手中95%的氣候資料均已公開,另表示,「…任何遭竊資料之中,氣候變遷小組發表的全球暖化及氣候變遷資訊,皆符合最高品質的科學研究與解讀標準」。

歐美科學家建立的群組部落格ClimateChange指出,質疑者宣稱所揭露的內容根本找不到:

沒有證據顯示出現全球陰謀,也未提到索羅斯(George Soros)惡意資助氣候研究,沒有要「擺脫MWP」的大型計畫,沒有人承認全球暖化是個騙局,沒有證據指出資料造假,沒有任何來自社會主義、共產主義、 素食主義人士的命令,不過真正偏執者會將駭客也列入陰謀論之中。

對於所謂「Mike的自然把戲」,他們則認為一切都是文字遊戲:

科學家常使用「把戲」來描述「處理問題的好方法」,而不是任何「秘密」,所以其中並無問題。

牛頓門

Carbon Fixated部落格以光合作用及氣候變遷為主題,則以幽默駁斥陰謀論,他想像若牛頓寄給其他科學家的信件遭公開,會有什麼後果:

你投資的公司若是以微分學或積分學生產反射望遠境,或是以運動定律維生,就應該立刻拋售股份,因為有人整理並發表牛頓的私人信件後,也大量揭露關於微積分背後的陰謀論。

透明

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氣候門」事件會對哥本哈根高峰會有何影響,但希望能至少帶動更透明的論辯機制,例如美國知名物理學家Richard Feynman在1974年曾表示

這是種科學誠信,一種關於誠實的科學思維原則,例如若進行實驗,你應記錄任何可能讓實驗無效的情況,而不只是你認為正確之事,還要包括可能解釋結果的原因,以及你以為其他實驗已排除的事物,還有這些元素如何發揮功能,以確認其他研究者能理解這些可能性已經排除。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