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奧地利:社會媒體如何讓「大學著火」

各位是否知道,此刻歐洲許多大學都遭到學生占領?無數學生在校園禮堂裡埋鍋造飯、長期住宿於此,也不時論辯或舉辦派對,只為抗議教育系統經費不足,也抗議名為「波隆納進程」(Bologna Process)的歐盟教育政策。

這場抗爭特殊之處,在於並非由學生組織主辦,而是完全由基層而起,也運用了網路社會媒體。

一切始於10月22日的奧地利維也納,一小群學生在市中心舉行快閃行動抗議,隨後前往維也納大學占領大禮堂,待警方抵達時,占領消息早已在Twitter網站上傳開,動員更多支持者前去,故警方根本無法清空禮堂。

Unsereuni website

unsereuni網站截圖

幾天之內,組織架構迅速形成,連占領者自己都很意外,人們以#unibrennt#unsereuni(「大學著火」或「我們的大學」)等Twitter標籤,快速動員與聯繫。

維也納大學大禮堂也架設24小時網路直播,包括煮食、打掃等組織工作也透過維基頁面安排,也建立網站與外界溝通,也使用Twitter、部落格及Facebook(目前有32400名支持者)傳遞訊息。

這起事件造成兩個效應:

-這麼大規模的抗爭首次未藉由大眾媒體動員,活動開始後不到一個星期,便有超過兩萬名抗議群眾走上維也納街頭,超過大眾媒體報導範圍,媒體只進行最低限度的報導(造成許多人感到困惑),學生根本不需要媒體,因抗爭行動缺乏階層架構,而沒有足夠的發言人。

-第二,因為所有人都能追蹤大禮堂內的情況(網路直播在一個月內累積50萬觀賞人次),故讓小報無法將抗爭群眾定位為暴民或極端份子,許多人都知道這種指控並非事實,移轉形塑輿論的力量。

抗爭很快傳染至奧地利及國外其他大學城,目前距活動起始不過一個半月,奧地利、德國、瑞士、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法國、義大利、克羅埃西亞、荷蘭近百所大學都遭到占領,或是出現其他形式的大規模抗爭。

奧地利部落客兼媒體觀察家Max Kossatz在Wissen belastet部落格分析Twitter流量:過去一個月共有6780個不同的帳戶張貼66379則相關訊息,Twitpic上共累積1043張相關照片,瀏覽人次達125612次,Twitpic照片串連起來的YouTube片段請見此。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下這張Twitter地圖,呈現出抗爭活動如何逐漸蔓延(請以高畫質及全螢幕功能感受):

任職媒體觀察業的Gerald Bäck在Bäck Blog發現這些Twitter訊息傳播力廣大,例如收到這些訊息的不重覆帳戶數達386860個,他的分析找到其中最具影響力者、連結數最高的網址、最常使用的標籤。

語義分析專家Michael Schuster在smime部落格中,綜覽「舊媒體」報導此事的內容,他統計2700篇報導內,找到四項各延續一星期左右的趨勢:「抗爭發生」、「抗爭持續」、「抗爭擴大」,最近則是「好了,這樣夠了」。

主導維也納抗爭網路活動的學生Luca Hammer在2-Blog張貼一份田野報告,說明如何使用維基頁面、Twitter及網路轉播運作。

#unibrennt這場事件很可能會成為一個里程碑,記錄奧地利政壇使用網路社會媒體的變化,此事在傳統媒體及政壇引起廣泛注意與困惑,也讓學生及數位領袖之間產生掌權的成就感。

校對:Soup

2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