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巴西:宏都拉斯危機引發國際關係論辯

最近對於推翻宏都拉斯總統塞拉亞(Manuel Zelaya)的憲政權利有許多討論,這場危機在許多國家都成為頭條新聞,巴西等拉丁美洲各國部落客亦參加相關論辯。

巴西目前陷入不尋常的外交狀況,雖然目前尚無證據確認巴西在宏都拉斯危機背後操盤,國際法歷史上確無類似事件發生過,巴西駐宏國大使館如今已捲入危機,也讓巴西部落客討論拉美國際政治,以及巴西在這些事件中的角色。

Zelaya at the Brazilian Embassy. Picture brought by @kattracho on Twitpic.

人在巴西使館內的塞拉亞,照片來自Twitpic用戶@kattracho

Cesar Fonseca在「南美獨立」[葡萄牙文]部落格中,認為宏都拉斯危機為拉丁美洲之恥,因為其中涉及軍事暴力以及法治多麼空洞

宏都拉斯國會議長米榭雷帝(Roberto Micheletti)就像是巴西政變專家Carlos Lacerda,他在錯誤時機與軍方結盟,齊力摧毀塞拉亞領導的憲政政府,因為塞拉亞主張舉辦憲法公投,希望成立制憲大會,仿造歐洲民主國家一樣限縮總統職權。

Bruno Kazuhiro在「政治觀點」[葡文]指出,若塞拉亞所為違憲,國會、軍方與司法體系亦然,竟未經正常審判就將塞拉亞趕出國:

宏都拉斯軍方的決定沒有錯,但方法及手段錯得很嚴重,軍方沒有立場推翻塞拉亞,但假若國會接受他的辭呈並任命新總統,塞拉亞就該 立即離開政府,若他自願辭職,情況會好得多,有些宏國民眾希望將政權再度交給塞拉亞所屬政黨,我想要問他們,既然如此,塞拉亞為何不欽點接班人後尊重法 治?

Picture brought by @jeneffermelo on TwitPic

照片來自Twitpic用戶@jeneffermelo

9月22日,塞拉亞偷渡進入宏都拉斯境內,抵達首都的巴西大使館,以外交因素讓自己和63名支持者獲得庇護,宏國政府旋即包圍使館、封鎖人民進出、在國內實施宵禁,使館的電源與電話線也全部截斷。

爭議在於塞拉亞接受Globo TV Network訪問時表示,他並未打算向巴西政府申請庇護,而是在使館內保障自身安全與號召政治支持;若這是塞拉亞的意圖,就讓巴西陷入尷尬局面,因為巴西庇護一位未申請庇護的受迫害政治人物,還打算聚集力量對抗當初逼他下台的人士。

Movimento Ordem Vigília Contra a Corrupção[葡文]部落格認為,塞拉亞之所以能進入巴西大使館,是直接獲得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支持,也顯示這場危機主要人物所言充滿謊言和出入:

巴西的第三世界外交手段玩弄國際法,造就這位難民不是急著想離開,而是不斷想回國,因為政治因素亟欲離國,提供庇護的案例比比皆是,反觀塞拉亞在60位支持者保護下回國,扭曲庇護的特質;更糟的是,塞拉亞使用外交使館做為碉堡,鼓勵游擊隊暴動與挑釁國內安全警力。

媒體報導塞拉亞返國時,屢屢提及查維茲,他本人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他早知塞拉亞會回到宏都拉斯,也曾幫助阻擋政府,但並非所有部落客都相信查維茲在此事的影響力,Leandro Fortes在「巴西利亞,我曾見」[葡文]部落格認為,這種論點對拉美媒體猶如撞球桌上的白球,也是大眾媒體的弱點,他覺得近期報導左翼抗爭運動時,內容總是淺薄無力,忽視區域內的細微差異[葡文]:

因為別有用心,新聞業逐漸不再瞭解新聞真相,宏都拉斯事件反映出媒體嚴重抱持「查維茲偏見」(南美最近編輯萬靈丹),只要左翼團體有形或無形地介入任何事件,就將這種偏見置入新聞頭條中,致使媒體報導軍方政變推翻民選總統塞拉亞時,使用愈來愈多虛假的語言。

在這種因素下,愈來愈多媒體稱呼政變政權為「實質政府」,面對以選舉舞弊和篡奪方式掌權的政府,媒體卻選擇使用這種可悲的心態報導,有些人還稱呼米榭雷帝及其黨羽為「過渡政府」,真是天大的笑話。

A demonstration in front of Brazil Embassy in Honduras. Photo by vredeseilanden on Flickr.

巴西駐宏都拉斯大使館的示威活動,照片來自Flickr用戶vredeseilanden

人們不斷討論巴西政府是否暗助塞拉亞返國,但至今尚未證實,巴西外交部長Celso Amorim接受《O Estado de São Paulo》[葡文]報紙訪問時亦出面駁斥,他表示巴西只是允許塞拉亞進入大使館,以符合國際上對政治庇護的規範;巴西官方則支持讓塞拉亞和平復位,並如期舉行選舉。記者兼部落客Luis Nassif[葡文]記錄外交部長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感到憂心,並強調國際政治變遷下,巴西必須對宏拉都斯危機等事件採取更明確的立場[葡文]:

縱然一如外交部長所言,巴西對塞拉亞要求庇護一事感到意外,但一國若希望確立在國際政壇上的地位,不僅要對「意外」有所準備,更要毫不遲疑地扮演主角,在南美洲政壇上尤其應該如此。

我希望外交部長明顯遲疑的態度至少能成為教訓。

Gabriel Purcelli在「巴西爆發」[葡文]部落格中,強調巴西政府的作為再度確立區域領袖姿態,面對「實質總統」米榭雷帝擴權,庇護所謂「憲政總統」塞拉亞,已間接容許巴西接替美國在拉美勢微後的缺口[葡文]:

巴西外交部長與總統已公開介入,也運用美國紐約聯合國大會這個場合,讓人想起美國在南大西洋動員第四艦隊,再加上美軍在哥倫比亞的軍事基地,引發巴西國內的抗爭事件,面對這些刻意壓制新興國家的動作,巴西更要把握機會展現力量,不會輕易放棄。

Raphael Garcia Tsavkko[葡文]循著相同邏輯,指出巴西參與調解此次衝突的現象:

巴西不會因此受傷害,而是在不情願之下,不得不表達為何要成為拉美領袖,不必再誇口說自己已成為領袖,現在要用實際行動證明,協 助化解宏都拉斯的衝突後,巴西將比過往更強大,也增加爭取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機會,並提高在國際社會的重要性,法國總統薩柯奇(Nicolas Sarkozy)也已公開支持此事。

因為巴西大使館所受的限制,也讓人開始討論在使館建築物內的國家主權,雖然許多人主張外交使館即外國領土,法學教授兼部落客Túlio Vianna指出[葡文],雖然嚴格按照法律條文來講不一定如此,但攻擊使館行為也應受同一原則限制:

目前主要關於外交使館豁免權的理論為「功能利益理論」,Celso Mello認為這些特權與豁免權應為神聖不可侵犯、免稅、不受民法及刑法約束。他指出:

「神聖不可侵犯意指在這些場所內,除非經大使同意,不得出現任何強制行為(如警方入侵),法院傳票亦無法進入使館。」

若宏都拉斯政變領袖侵入巴西駐宏國使館逮捕塞拉亞,他們不會入侵巴西領土,但已違反外交豁免原則。

這種情況就和入侵國土同樣嚴重,但並不相同。

現已證實巴西大使館在9月25日曾遭遇毒氣攻擊,造成使館內民眾受到壓力,此事也遭到聯合國安理會強烈譴責[葡文]。

巴西政府表示,希望尋找和平方式,解決因塞拉亞返國造成的僵局,但不可能出現好戰行為,也不希望派兵進入外國,不過部落客仍隨著事態發展,繼續爭論巴西在其中的角色。

本文由Diego Casaes自葡萄牙文譯為英文,並經Maisie Fitzpatrick校對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