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立刻捐款,讓全球之聲更大聲!

我們的報導來自167個國家,並將這些報導翻譯為35種語言,我們是全球之聲

遍佈全球的800位全球之聲夥伴一起協力,帶給你自己難以發掘的故事,但做這件事,我們不能沒有你。即使絕大多數全球之聲成員都是志工,我們依然需要你的幫助來支持我們的編輯室、技術、推廣跟倡議計畫、以及社群活動。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深入研究 »

菲律賓:與愛滋共存的生活

hiv-aids-300x224.jpg

菲律賓有愈來愈多年輕人,都使用部落格記錄自己感染愛滋病後的個人掙扎與經歷,促進更多年輕人相互對話,也幫助國民更加瞭解愛滋病的現實狀況。

若人們還沒準備好向他人坦白,建立匿名部落格或許是個辦法,例如Positibo007便這麼做:

親愛的朋友,我為各位建立這個部落格,當時機來臨時,各位就會讀到部落格內容,但目前,我還沒準備好告訴各位我已有「它」。

要訴說我的這段故事很痛苦…我在得到「它」後第二天,便設立這個帳號。

我不希望各位擔心,我沒事,我很健康,也仍過著正常生活。

Life after PUSIT很痛苦,因為親人無法接受這件事實:

承認自己是愛滋病患很簡單,這是事實,但看見我很重視的人無法接受,則令我相當難過。

我需要他的答案,需要他的聲音,我想知道他是否要與我同行,或是決定各自生活。

Back in the Closet如此介紹自己:

沒錯,我是同性戀,大概打從出生就開始,21歲那天我初次承認,向父母坦白一切,母親反應有些誇張,父親顯得冷漠,但場面得分高於平均值,近乎完美。

如今九年後,30歲生日前兩週,我發現…罹患愛滋病。

我的故事如此開始…我又回到衣櫃

他最近CD4受體檢驗提高9分:

罹患愛滋病後,固定每六個月要檢測CD4受體數。

我的檢測值為493分,成長了9分,感覺很複雜,9分?區區9分?相較於12個月之前檢驗值為156分,似乎沒什麼太大變化。

但想到過去六個月之中求愛不成、與朋友磨擦、離開習慣的舊工作範圍、投入新的領域、通勤時間拉長、ARV服藥過量的差錯,還有其他無數可能令人沮喪的情況,…突然間,增加9分似乎沒那麼糟,至少沒有下滑對吧,我因此很開心。

Charlie在Manila Gay Guy部落格記錄自己的愛滋奮鬥過程:

我從得知罹患愛滋至今已超過一年,我還在努力過著正常生活,我對生命的看法大幅改變,原本生性樂觀,如今偏執又時時悲觀;我曾經常和朋友見面,也出席各種社交場合,如今已放棄這些生活,覺得自己像個「活死人」,我也不再發展任何關係,深怕會因我的情況遭到拒絕與批評。

他的文章引起許多迴響,James的建議是:

Charlie,我也是愛滋病帶原者,我剛得知染病時和你感受相同,以為我的世界就此停止,生活只是為了等待死亡到來,但我後來意識到生命不只是這項疾病而已,所以請按時服藥,並繼續追蹤CD4受體值,健康生活是第一要務,Charlie保重。

Art的留言是:

罹患愛滋已不再等於死刑,我知道這種情況對你而言很困難,請尋求諮詢、參與愛滋支持團體、讓自己更忙碌!我知道很難,但生活可以不必自怨自艾,你只需要服藥和正確的生活模式,讓生命過得更圓滿。

得知自己感染愛滋病後,El Roi決定鼓勵基督教式生活,認為可有效避免愛滋病,並提升世界各地的相關意識:

得知檢驗結果後兩個月,我覺得自己是個活死人,因為我繼續工作、正常生活,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經過這段時間,我接受自己已生病,將在12年至18年內死亡,我覺得必須為自己行為後果負責。

如今我有許多時間思考世事,最後決定為生命帶來重大改變…開始追隨耶穌基督。

Pinoy HIV Plus分享自己向姐妹坦白的經驗

我當時覺得,這或許是個徵兆,要我向家人坦承自己的情況,於是我告訴她一切,起初她以為我在開玩笑,但我說這是實話,再敘述自己 如何得知染病,她非常支持我,我請她打電話給其他姐妹,讓我一一坦白病情,她們都很支持,她們當然擔心我過得好不好、我感覺如何等,我回答除了生活狀態, 自己沒有任何改變,她們也說一切不變,我仍然是她們所認識的姐妹,也依然很愛我,無論我何時將離開,她們都會我在身邊…接下來就誇張了!

I Have HIV困在政府醫學中心兩星期,與其他愛滋病患接受治療:

我告訴雙親情況後,決定告訴我的五弟,他一開始大哭,後來才接受,我告訴同事將休假兩星期,他們才不會詢問我的去處。

我抵達後,醫師為我辦理入院,並告訴我準備好,她向我介紹將一同接受ARV治療的夥伴,我第一天相當自負,只和我弟弟講話,總請弟弟幫忙到餐廳買食物。

但畢竟兩星期很長,我逐漸與其他病患熟識,且其中多數病患都是同性戀,我和其他患者一同接受ARV治療,也逐漸變得熟識。

他的新人生目標是:

幫助其他愛滋病患,並教育其他人這種名叫愛滋的新定時炸彈為何物,因為國內有許多問題,政府沒有時間關心,但我認為愛滋病疫情每分每秒都在惡化。

The Chronicles of E強調讓更多人認識愛滋病的重要性:

我檢驗為陽性後,我覺得一切完了,我害怕自己很快將死去,還有那麼多治療!我知道治療愛滋所費不貲…我可沒這麼多錢!我也沒辦法向其他人坦白!還沒準備好!幾天後我才發現,原來有非政府組織與醫院在幫助愛滋病患。

我自問,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學著理解?為何染病前不瞭解愛滋?我一定得感染愛滋後,才能知道這些資訊嗎?現在讓我開始思考社會意識。

Kablog!證實菲律賓社會對愛滋仍存在種種污名

我已說過夠多次,我已感受夠多次,我已擔心夠多次,我想各位應該都同意,菲律賓對於愛滋病仍有污名存在。

縱然是接受檢測,或是考慮接受檢測,各位其實就已感受到污名而不自覺,別人會怎麼想?他們會評斷我嗎?他們會覺得我是同性戀嗎?他們會覺得我濫交嗎?很遺憾各位必須擔心這種事,而不只是學習愛滋病檢測的重要性。

但我後來瞭解,愛滋病患所遭受的污名並非人人相同,有些很糟,有些更糟,有時污名源自於最微小的事情,其中一項包括認為愛滋病是同性戀疾病。

據衛生單位指出,菲律賓過去幾年HIV陽性病例不斷增加:

從1984年元月至1999年七月,共通報4021件HIB檢驗陽性案例,其中3204件(80%)並無症狀,另外817件 (20%)為愛滋病,年齡介於1歲至72歲(年齡中間值為32歲),案例數最多的年齡層為25至29歲(22%)、30至34歲(20%)、35至39歲 (16%),案例中72%(2873件)為男性。

圖說:「燈光會帶領你前進」,照片來自Youth AIDS Filipinas Alliance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


世界各地

國家

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