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印尼:明星政治,政治明星

今日社會對娛樂業人士參選已不感到意外,但若一個主要政黨一次推出超過30位演藝圈人物做候選人;若每個政黨無論大小,都有演員轉行成為政治人物,就確實值得注意或驚訝了。

印尼將於明年四月舉行國會大選,各政黨已默默開始各項競選活動,讓許多民眾感到意外(或困擾)的是,許多明星都變成國會議員候選人。

例如PAN這個政黨提名22位歌手與演員做候選人,有些人開玩笑地說,該黨全名應改為「全國藝人黨」。

Pemiloopy提到這件事:

此刻選舉新聞話題即為名人參選熱潮,一家電視台指出,各政黨認為電視演員因為具知名度及「俊美外貌」,能為政黨帶來選票。

Max Lane認為是因為傳統政治人物不受社會歡迎,才迫使政黨尋求熱門人物的幫助:

對這些政黨諷刺的正是,因為明白自己多麼不受社會喜愛,於是開始尋找過去與他們無關的人物做候選人,因此提名娛樂圈名人、宗教人物、學者及其他非政黨屬性人士。

The RAB Experience論及印尼的「明星政治」:

印尼國會與娛樂圈名人堂重疊性很高,隨著印尼進入選舉季,政治交換與算計也將赤裸裸呈現,四處尋覓候選人,在這個人口超過2.2億、充滿八卦的國家裡,明星確實常比政治人物更有名。

Diaz Hendropriyono指出印尼娛樂界候選人與其他國家不同之處:

雖然其他國家和印尼一樣,都有明星競選公職,不過印尼另外還有項特點,多數明星仍不願競選地方首長,較願意擔任副手。

少數參選地方首長的明星可能會創造負面印象,大眾可能認為這些演員沒有把握能管理政府,故必須與具公共行政及政策經驗者搭擋,這最終肯定會損及這些藝人的名聲。

有些分析家有信心印尼選民會以智慧投票

為避免選票基礎流失,許多政黨都在尋求捷徑,或許基於一般觀感與多數選民很單純,不太在意政治議題,所以就基於人氣,政黨邀請明星拯救支持率,出馬吸引選票。

理論上這個邏輯行得通,但實際上民眾沒有那麼愚蠢,會為喜劇演員、模特兒或電視劇明星,放棄經濟學家、非政府組織人士或政治分析家。

印尼一般民眾與部落客對此有何反應?

Voice of Indonesia讚揚Marissa Haque,這位女演員自2004年以來活躍於政壇:

我喜歡她的演出,在鏡頭前非常自然、輕鬆與多樣,我對她所知不多,只知道她是個努力的好演員,無論是誰、背景如何,如果能清楚為我們發聲,就值得進入國會。

Inem Sukoco形容印尼政治為「政治歌劇」:

過去幾天媒體都報導了政治歌劇內容,有些演員改變「生活方式」成為政治人物,我寧願稱之為「政治歌劇」,因為這和戲劇上的歌劇並無不同,都只是在演出,盡量把它演好,觀眾就會熱烈鼓掌。

他們都有大批戲迷,還有其他原因嗎?完全沒有,他們甚至沒有政治知識,他們只曉得「如何娛樂大家,而非領導大家」,他們每次受訪便是證明,他們像笨蛋,各位能想像嗎?我們對無能領袖還有何期待?除了人氣,什麼也沒有。

不過政治與戲劇原本就沒什麼不同,無論在電視或其他媒體上,許多政治人物都在這齣政治歌劇裡作戲、誤用權力、耍弄人民、欺騙、到處貪污,他們操弄人民情緒。至於戲劇呢?幾乎一模一樣,他們只要演得好,就能操控觀眾的情緒。

前印尼小姐冠軍Angelina Sondakh如今是政治人物,也是個部落客;電視劇演員兼模特兒Adrian Maulana設立Facebook帳號,明年也會參選。

演員兼候選人Wulan Guritno開始寫部落格,吸引許多人留言,有些人希望她忘了政治,「保住飯碗」,專心做好演員工作:

我欣賞妳的坦誠,妳並沒有惡意,但為何妳在網路上吐露這麼多脆弱的一面?我真心喜歡妳的演出,但妳的部落格內容最多卻只像個中學小孩,我不希望說得太直接而傷害妳,但事實就是如此,如果妳不懂得善用文字表達己見,旁人要如何認真看待妳?…文法差,句子冗長…畢竟妳打算從政,面對許多事得要學著厚臉皮些,我說過欣賞妳很坦白,但我也同意別人所言…先保住演員飯碗吧。

有些人稱她是「幼稚的成人」:

讀妳的文章之後,我覺得妳很明顯就是個幼稚的成人,若傷害到妳很抱歉,但妳的思考方式實在太平乏,做代議士需要良好的長遠思考能力。

我對政治一無所知,也沒有權力僅從文字評斷妳,但我希望妳若因為坦誠,而在未來成為代議士,這項特質能夠發揮功用。

其他人則支持她改善印尼政局:

若妳認為自己擁有力量、機會與線索三者,那就放手去做吧,這個國家已經一團亂,也沒有什麼能再失去的東西,我自己既無力量、亦無機會、更無線索,無法改善政局,所以我只能枯坐等待奇蹟發生…就和大多數人一樣。

對了,還有件事,妳此刻或許很真誠,但小心政治會讓你立即變得醜陋,否則很快妳就會變成一個政治人物,再沒有人支持。

Konnichiwa beaches挑戰這位女演員:

妳認為生活中每件事都有一半一半的好壞機會,我覺得根本是放屁,根本大錯特錯。

要成為一大群人的代表,需要百分百的投入(而且這群人你顯然不熟悉),擔任立法議員可不是打賭,跟妳是否感覺良好無關,也肯定和妳無關。

妳可以用清楚的印尼文,透過文字或語言說出願景與使命嗎?

妳和其他競選議員的明星有何不同?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