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為街景地圖投書Google

Google街景地圖(Street View)功能在美國推出一年後,最近也在日本登場,不過已引來批評,雖然日本通常對Google懷有好感,無論在留言板[日文]或部落格[日文]皆有人質疑Google這項新服務。過去幾天來,一家網路服務大企業的執行長在街景地圖裡看見妻子[日文],也有人發現男子隨地小便的畫面,還有人找到男女進入愛情旅館的鏡頭[日文](甚至連飛鳥展翅[日文]都有),全都引發人們對隱私權的關切[日文]。

資訊科技專業部落客樋口理指出,美國與日本文化相異,認為美國Google公司需要對外說明這項日本服務,以及為何向來在日本形象良好的Google,此次會招致如此多抨擊,他在8月7日刊登一封「給Google的信」[日文]提到:

我一試過「街景地圖」這項功能後,就覺得我應該有所回應,所以撰寫本文,如果這個網站忽然不受Google喜愛,並且自搜尋結果中消失,請記住以下所言。

我得先說我其實很愛Google(大家都愛他們,對吧?),當我參與日本Infoseek時,我總羨慕Google所提出的願景與夢想,我們永遠無法達到,「若散落全世界網路的資訊與知識能被妥善整理,人們有任何需要時都能找得到,世界將會因此大大轉變」,這是Google想要實現的夢想。

但我覺得日本街景地圖這項功能整個錯了,不能以天真當成理由做出這麼過份的事,我相信日本Google總部的人也有同樣看法,他們也想要用簡單易懂的方式讓海外的人了解街景地圖,這個概念沒有錯,所以請聽我說,若各位能做為溝通橋樑,讓他們明白如何以正確方式將功能在地化,我會非常感激。

我只希望各位能考慮一件事。

以下樋口理向美國Google人士喊話:

你們能否將市區內住宅區道路畫面從街景地圖中移除?

以下是我所持的理由。

市區內住宅區道路是居民生活空間,將他人生活空間畫面拍下來並不禮貌。

在美國(尤其是西岸),無論就所有權或人們觀感而言,公共空間與私人空間的界線,就在於公有路與私有路之間,我想各位都能同意,家裡面向街道的花園近似於公共空間,所以若不妥善維護,就會破壞社區景觀,對吧?

對居住在日本都會區的民眾而言,情況正好相反,住家前巷弄也是生活空間的一部分,就像庭院一處,在日本都會區裡,居民有責任灑掃家門前巷弄與剷雪,只要到舊城區走走,就會看到盆栽與小小儲藏室突出馬路上,正好反映出此種思維。

一般行走於巷弄時,人們不會張望沿途住家,因為只要稍稍向左右看,似乎馬上就闖入他人生活空間,正因為這種理由,我們必須意識到,窺探這種地方其實很無禮。

我曾聽聞日本人在美國建屋,仍維持日本式作風,在住家外築起一片圍牆,引起鄰居不滿,日本都會區民眾的思維相當不同,走在路上若任意打探圍牆內情況,本地人都會皺眉以對。

如果從圍牆與籬笆縫隙內看進去,就能看見他人住家內情況,這種行為在日本即為窺視,早自《源氏物語》時代,這就是種品味不佳的舉止,夏季走在街上,你可能會看見老男人為了降暑,只穿著內褲坐在屋簷下,如果你和他在澡堂或其他地方相識,就該停下來聊個幾句,縱然不認識,也會點頭打個招呼,然後就將視線移開,裝做雙方互不相見,這才是禮貌。

在日本都會區居民的道德原則中,「從公有路可見的景象並不等於公共空間」,反而是「人們走在公有路上,目光應避免在眼前的生活空間」。

依據我們的生活方式,各位不能任意透過電腦,將人們的生活空間公諸於世。

在注意隱私權的文化下,如果各位走在東京都會區的住宅區街道中,每十公尺就360度環顧周遭環境,30分鐘內肯定會有人報警,就算只是拿相機拍攝街景,如果企圖拍攝街景地圖上看不到之處,肯定會遭警員盤查後帶回池上警局或田園調布警局。

日本人都明白,一個人站在巷弄窺探他人生活空間,絕對會惹來麻煩,所以一般人都不會這麼做,因此居民對於人們從馬路上看進他們的生活空間,相較之下較無戒心。

另一方面,因為沒有人注意到他人透過街景地圖窺探,所以沒有通報警察,這種不對稱的位置衍生出另一個問題,無論是日本人或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夠透過街景地圖,看到無戒心民眾的生活空間,卻完全不會受警方盤查制止,讓人能輕易張望,沒有遭逮捕的風險,人們能用此方式,找到可輕易闖空門的房屋結構,或找到停放公有路旁,竊取後可高價轉賣的車輛。

若有人在真實的街道上做這種事,肯定會遭通報,或許隨時報警不是件好事,但若換個角度想,對於安心生活的人而言,必然無法接受安全感遭人片面破壞。

在問題變得更複雜之前,請依據各位本身的道德價值,做出決定並採取行動。

儘管事關重大,為什麼日本報紙卻意外對街景地圖或隱私問題隻字未提?或許是因為梅田望夫(Umeda Mochio)的著作(作者註:梅田望夫為日本知名資訊科技相關作家,有關報導請見此),或許是因為反微軟心態,但媒體似乎認為「我們不太清楚,但Google總之一定是做正面的事」,無論意識型態是左或右,人們似乎都完全停止思考。

但在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闖空門的小偷或汽車竊賊被捕後供稱,他們利用街景地圖做初步勘察,屆時同一群媒體人又會突然熱烈報導,標題可能是「汽車竊賊利用網路偵查犯案地點」,在此發生之前,我真心希望各位設計服務時,能反映當地社會的共有道德原則。

我再次重申,Google希望「整理全世界資訊,讓全球民眾都能取得」,我覺得這個願景很棒,我既尊敬也感謝各位能實現這個目標。

但未經許可,就將他人私有生活空間攤在世人面前,這讓我感到十分不舒服,忽視我們「要求不受打擾的權力」,這種行為幾乎可稱為「邪惡」。

我衷心盼望,在我們的隱私權與預防犯罪意識和美國人一樣之前,請將住宅區巷弄畫面從日本街景地圖中取下,這或許會讓網路便利程度稍稍降低,但我完全不以為意。

作者註:感謝Taku Nakajima建議翻譯本文。

校對:Portnoy

3 則留言

  • “一家網路服務大企業的執行長在街景地圖裡看見妻子[日文],也有人發現男子隨地小便的畫面,還有人找到男女進入愛情旅館的鏡頭[日文],更包括飛鳥展翅的情況[日文],全都引發人們對隱私權的關切[日文]。”

    這段有一句很奇怪。前述各項幾乎都與隱私權有關,但”飛鳥展翅”只是怪,跟隱私權有何關係?
    應採原英文中把它括弧起來。

  • 感謝建議,已修正。

  • [...] by fuwei on November 16, 2008 中文版 節錄樋口理: [...]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