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海珊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廢爭議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譯:abstract
校對:Portnoy

過去四個月,我們試圖介紹和脈絡化一些我們覺得有必要讓廣泛的閱聽人看見及辯論的影片。今天以特別介紹的是一個全新的人權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萬人一樣,在網路上找到這影片-或是你決定不看。某個人-你的朋友、同事、或親朋好友-也許轉寄這影片給你,或打電話給你提及這影片。你也可 能已在電視新聞看過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樣,你很可能對這影片有意見,因為它使得2007年的一開始就讓人難以忘記。如同政治漫畫家blackandblack’s畫的:

2007 - a cartoon by blackandblack - http://black-blackandblack.blogspot.com

點這裡在新視窗進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還對「看管」(sousveillance)會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麼疑慮,海珊的影片應該能打消所有懷疑。海珊,這位前任伊拉克獨裁者,他被處決的過程被手機全程拍攝,而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過的網路影片之外,特別之處也在於它重新燃起了人權議題上的一個長期的、全球的爭議:死刑

伊拉克的部落客Raed Jarrar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個人覺得,這是我所看過最使人心神不寧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請注意….

從伊拉克政府對非官方版影片的憤怒,和許多主要媒體報導中的矛盾反應(詳見阿爾巴尼亞籍英國記者/攝影師Onnik Krikorian說法)來判斷,他們是唯一對攝影手機能通過安全檢查夾帶進入死刑執行室真正感到驚訝的。如果拍攝影片的人在絞刑執行前交出攝影手機,世人絶對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靜、謹慎剪接、細緻淡出的背後。

真正從海珊的影片所浮現的故事,是政府對海珊死刑執行過程的說法,與實際上更為混亂的事實之間,存在巨大的差距。這激發了人們-以及許多部落客-去思考我們生長的這個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質和適當性,至於海珊此生的功過,則較少受到討論。

聯合國和非政府組織對海珊死刑處決的批評…

不能忘記的是,國際社群仍舊對死刑持反對意見,聯合國國際人權宣言[各國語言版本的語音檔在此]中將生命權奉為上綱,儘管新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他上任的第一天需要重提此一宣言。的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Louise Arbou直接向伊拉克政府呼籲,延後二位共同被告-海珊同父異母的哥哥以及情報顧問Barzan Ibrahim al-Tikriti,和前革命法庭庭長Awad Hamed al-Bandar的死刑執行,並指出對審判公平性的質疑。

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Philip Alston認為,基於三個理由,海珊的死刑處決明顯的違反人權法律: 缺乏公平的審判、伊拉克政府駁回海珊的上訴、使受刑人蒙羞的死刑執行方式。換句話說,除了聯合國及人權法律基於生命的權利反對死刑之外,這次死刑的執行以及之前的準備階段也都違反了人權法律。而現在義大利總理Romano Prodi敦促聯合國進一步的批准全面性延遲死刑的法案。

在國際上發起反對死刑運動的人權組織,像是人權觀察國際特赦組織強烈地批評海珊的審判和處決。Malcolm Smart是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部的主任,他說:

審判海珊的主要貢獻應該是確保正義,以及確認在他當權時所犯下的大規模反人權案件的真相和責任。但是,他的審判卻是充滿嚴重瑕疵。它只將被視為「勝利者的正義」。而且,對於阻止冷酷無情的政治屠殺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伊拉克政府歸咎這些指責

海珊的審判和死刑處決方式讓伊拉克政府面臨國際譴責的風暴,伊拉克政府已著手調查那則未經官方認可的行刑影片。呼應著虐囚門事件(譯注: 2003年英美聯軍虐待伊拉克戰俘事件)的政治餘波,調查已指出,非官方的影片來自於兩名法警,雖然海珊受審時的檢察官,也是十四位目擊海珊行刑之一的Munkith al-Faroun宣稱,是兩位資深官員公開的在死刑執行室內以攝影手機拍攝行刑的過程。紐約時報曾指出,這二位官員中一位是曾任伊拉克國家安全顧問的Mowaffak al-Rubaie,但稍後更正,表示他們錯誤地引用了Mr Faroun的說法。

世界各地部落客對海珊死刑影片的回應

不論是誰拍下了這段行刑的手機影片,影片所揭露的產生了巨大衝擊。看看伊拉克部落格圈黎巴嫩伊朗北非以及其它地方,已有不少區域政治上的討論談到了海珊的死刑處決。決定在伊斯蘭宰牲節(Eid al-Adha)的早上處決海珊的憤怒也已被充分闡述。Raed Jarrar覺得震驚,而Abu Aardvark質疑在此時間點行刑的動機Leilouta則直接把處決形容成記憶中小時候獻祭的羊隻。但這手機拍攝下的影片亦引發另一番討論-而因為處決一個因種族屠殺而被判處死刑的人,卻讓關於死刑的辯論重新被激起,這般諷刺也沒有被討論者放過。

全球之聲的Salam Adil在海珊的幽靈一文說的的很中肯:

每個人他們的任一個親人,似乎都已匯集了伊拉克部落客對於海珊死刑的反應。

但是,現在更需要的是分析。所以我誠心試著理解伊拉克部落格圈發出的連串意見。

在全球之聲上,Jose Murilo Junior(是他的阿姨)提供了一篇很棒的概述,談及了葡萄牙語系的部落客反應-從指責死刑的處決到”喚起第五權的恐懼-去中心化,影響深遠的,無政府的”(假如你還沒發覺到的話,那就是我們部落客以及我們的攝影手機)。

哈薩克的部落客Adam Kesher請他的讀者們投票,表達他們對哈薩克死刑的意見,三年前哈薩克總統已通過中止死刑。死刑是罪犯應得的處罰或是對政治神像的野蠻獻祭?。27個投票者之中,有18人反對死刑。

其它國家中止死刑的國家之中,Sean的俄羅斯部落格歸納了包括了俄羅斯新聞和極右派導領人對死刑處決的報導和意見。

Vladimir Zhirinovsky 的 LDRP在莫斯科的伊拉克大使館外舉行反對海珊處決的一場小型抗議活動。54個人參加這場抗議活動,這項活動並未取得警方的許可,但沒有人被逮捕。

在Two Weeks Notice這個部落格,Greg Weeks的文章讓我們看見對其它政府來說這件事有多困難。他認為仍保有死刑的古巴政府在讉責這次海珊的處決有著雙重標準

Raed Jarrar對處決過程的敘述讓大家知道為何這影片激起了如此相互衝突的情緒

行刑的場景跟官方死刑完全不同;看起來更像是一群在行刑前30分鐘才由美軍手上接收海珊的民兵,一邊叫囂,一邊執行宗派的復仇行為。

Read表示他反對死刑,並諷刺伊拉克政府對洩露海珊死刑影片一事的回應,他把這個事件稱為「處決門」。

好像問題變成了是誰拍下這不道德的影片,而非是誰計劃和參與了這個行動。

在馬來西亞,Ktemoc認為被指控掌鏡行刑過程的警衛只是最下層的一個代罪羔羊,他認為這死刑跟馬來西亞的Squatgate醜聞(我在九月時談過這個醜聞)有呼應之處。

在埃及,Sandmonkey說這影片使他反胃。Adele of Trinidad的The Bookmann進一步的提到:

攝影手機帶給世人更私密的現場景像,也讓墮落的空氣瀰漫在存在的變態之上。

抗議者現在到那去了呢?

Astrubal,一個突尼西亞的流亡者寫的更直接:

整個世界都是這野蠻行為的見證者,實在讓人感到噁心,這個野蠻的行為不是血腥的變態狂幹的,而是由一個虛偽正義的國家進行的。

他接著感嘆,依舊沒有阿拉伯人出面抗議死刑繼續存在。

我曾希望,經由海珊慘不忍賭的死刑畫面在媒體上散佈,能發揮一些作用。我曾希望,這是一個朝基進/草根的方向轉變的開始,在我們的土地上,可以避免專制暴君(也包括美國人)再對未來犯任何罪行的公民處以死刑。

我曾希望,看到以「廢止死刑!」、「莫讓政治異議者在法律的藉口下被處以死刑」、「讓我們終止殺人許可證、終止無人能確保的公正!」、「禁止侵犯人性尊嚴的死刑」…等為訴求的示威活動

然而,我卻聽到「打倒美國人,歌頌烈士海珊」之類的呼叫。 

星期五祈禱之後,在渣姆跟喀什米爾的數個城鎮出現了反對處決的暴力抗議活動,當地穆斯林抗議者以焚燒美國總統希及美國國旗表示強烈抗議。同一天,三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約旦的首都安曼,抗議美國及伊朗影響中東局勢。紐約時報則報導在貝魯特(黎巴嫩的首都),「烈士海珊」的呼喊聲響徹雲霄

Baghdad Connect的AL Tarrar援用哲學人類學家Rene Girard來理解海珊的死刑處決,他說,海珊實際上成功實踐了宗教儀式上的自殺:

海珊處以絞刑的當天是伊斯蘭宗教節慶的第一個儀禮日-當神話、恐懼等處在最高的位階,會讓那些視海珊成為烈士的人認為他是儀式上「被犧牲」的人祭;而那些視海珊為理當受罰的殺人者則會認為他是儀式上「可犠牲」的祭品 […] 變得如同神一般,他拒絶承認新的社會秩序而變成虛無主義,而如同「天堂門」的成員,當被處決進行時,他口裡念著經文而自殺了。

非洲部落客憤怒的反對海珊的辯護者

在非洲的部落格圈,Sudanese Thinker,在看完海珊處死過程的影片後,承受了情緒衝突,並嚴厲斥責那些為海珊辯護的部落客。在肯亞Thinker’s Room的M以一篇名為「他們不該吊死海珊」的文章,在他的全球讀者間引起了辯論。在英國的Olawunmi持明顯不同的意見,給了奈吉利亞領導人一封死亡警告(memento mori),因為發生在海珊身上的事也可能發生在其他剛愎的領導人身上。另一位言辭銳利的奈吉利亞部落客Akin,主張在海珊死後,將種族將屠殺的審判交由真像與調停委員會。但來自英國的Nkem Ifejika則發出最悲觀的聲明:

在海珊行刑的那天晚上,我們一群人進行關於死刑的辯論。我反對死刑,不是因為我認為即使最糟糕的人類都應免於有損人性尊嚴的死刑,而是為了我們自己的尊嚴。我們這些法官、陪審團、死刑執行者。我們需要保持人性的高貴,我們不該殺害人。這個世界從處死海珊得到了什麼?大概只是少了一個要餵養的活口,除了這個,什麼也沒有得到。死刑難道比國家允許的復仇擁有更高的地位嗎?我不這樣認為。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大部份的家長都教導孩子不要報復。報仇只為了神。但連世界最神權政治的政府之一,美國,都支持死刑。

現在是2007,但也可能是中古世紀。我們還是有行刑隊、絞刑、致命注射、電椅、斷頭台…有什麼改變?

最後,就美國本身,2005年執行了60次死刑,2006則有53次。但死刑的辯論造成了些改變:在12月,美國總統的弟弟,佛羅里達州州長Jeb Bush,在一次致命注射處死被「糟糕地彌補」之後,停止了佛州的死刑,現在有十個州採取類似的措施。另外,1月2號,紐澤西州死刑研究委員會發表了該會報告[PDF],建議州長廢除死刑。像是死刑資訊中心國家廢除死刑聯盟一直鼓勵大家針對此議題進行有意義的辯論-新的草根論壇上也有許多論辯。但自從海珊被處死,似乎每個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是那則手機拍攝的行刑畫面激起所有的辯論。

一個天主教法律理論的部落格the Mirror of Justice,質疑伊拉克是否有資格被視為一個在運作的政府,也因此,死刑處決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一家媒體的專欄作家警告讀者他們不該幸災樂禍的看待海珊的死,他說,海珊被控告犯下的罪行,都是美國支持的。不是每個人都想辯論,例如替海珊處決的抗辯就刺耳地登在抵制聯合國這個部落格上

就如同以往一般,請利用下面的方塊,自由的提出您的評論或加入關於這個議題你所在地區的意見連結。

參考文獻和延伸閱讀

國際特赦總會最近更新了關於死刑的事實和數據,128個國家可以視為廢除死刑(完全的廢除、除某些犯罪外不再處以死刑、或是法律上仍有死刑但實際上不再執行死刑處決)。此外,雖然不知道這些國家是否繼續採用死刑,有69個國家仍保留死刑。2005年在全球22國內,至少有2148人被處以死刑,光是中國一個國家就執行了1770次死刑的處決。從2000年起普遍採用的死刑方式有以下幾種:

-斬首 (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
-電刑 (美國)
-絞刑 (埃及,伊朗,日本,約旦,巴勒斯坦,新加坡和其它國家)
-致命注射 (中國,瓜地馬拉,菲律賓,泰國,美國)
-槍擊 (白俄羅斯,中國,索馬利亞,台灣,烏茲別克,越南,及其它國家)
-以石頭擊斃 (阿富汗,伊朗)

美國特赦協會提供了國際上廢除死刑相關立法的列表,呈現全球廢止死刑的進展。

紐約大學法學院Philip Alston,同時也是聯合國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特別報告的起草人,創立的法外處決因應計劃,發表他與世界各國政府的通訊紀錄摘要和正在研擬中的人權報告。

至於部落格方面,以美國為主要關注對象的廢止死刑最近進行一系列對於死刑犯家屬的訪談。這個網站也詳列了美國及世界各地討論死刑的部落格,包括極出色的Asia Death Penalty

除了美國,Think Centre是一個新加坡的非政府組織,在新加坡從事終止死刑的遊說。而Hands Off Cain是一個以義大利人為首,呼籲聯合國立刻終止死刑的活動。請經由下面迴響(comments)的欄位加入其它相關的資源或連結。

[這篇文章受惠於許多Global Voices同事的貢獻--Salam Adil, Sami Ben Gharbia, Leila Tanayeva, Ndesanjo Macha, Veronica Khokhlova, Preetam Rai, David Sasaki, Natham Hamm - 以及Witness的Sam Gregory 與 Hakima Abbas。謝謝大家,若有任何錯誤以及不適當的翻譯問題則歸於我]

12 則留言

  • vei

    廢除死刑 ?
    荒繆至極!!
    那些死刑犯哪來的人權?
    那那些無辜的受害者 不就都死了算了?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人想要廢除死刑?
    荒繆!!

    • 建議看張娟芬寫的「殺戮的艱難」。

        • fusa

          拿這種程度的文章出來攻擊廢死?他裡面針對張娟芬乃至廢死推動者的種種攻訐,早就有人用更犀利且更有理有節的言論完全駁斥了。以下這個部落格更值得參考:http://www.wretch.cc/blog/lb5466 「死刑存廢」相關文章,10篇。

        • fusa

          還可以再多說幾句:如果反廢死人士連回應廢死議題的水準都跟那個部落格裡踢館跳針者的水準差不多,而且一兩年以來不見長進,那麼不免令人好奇,各位的時間是否真的比別人更多,可以這樣無止盡的拾他人唾餘(不管是朱學恒的白冰冰的還是照抄其他留言者的)?

          既然時間這麼多又不知道怎麼好好運用,拜託分給其他更需要時間的人一點,好不好?

    • akxiang

      其實身為一位廢死支持者,
      我很好奇反廢死的人是怎麼想的?死刑存在的道理和理由為何?
      在反廢死的支持者眼中,法律和政府的角色又是什麼?

      • Ben

        死亡無法帶來安定,你關注的寬恕同樣如此, 我渴望安定比進步要來的強烈多了,所以對於廢死的理念,我必須反對,因為我想要的是安定。

        • fusa

          死亡無法帶來安定,卻為了渴望安定而堅持非要人死不可?何不大方承認你要的就只是看人被殺的樂趣?這樣講總比你的這段話更前後一貫。

    • timmy

      是什麼樣的際遇,能使他變成死刑犯呢?死刑犯是社會創造出來的,必然由社會承擔,也當然必須由社會來解決。死刑,這種處理方式正當嗎?還是只把責任推在一個人身上而已。死刑與殺人犯差在哪裡?都是我(們)恨不得對方死,就差在一個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一個是為了全體的利益。就像一艘只能容納500人的諾亞方舟,把多出的一人丟進海裡,那一人是誰?我怎麼知道!他倒楣啊!

  • akxiang.cjx

    可以請你試著說說廢死的理念是什麼嗎?
    我很想知道,謝謝你。
    (祝農曆新年快樂^^)

  • akxiang.cjx

    @Weisly 謝謝你的分享,這篇文章寫得不錯,可是我覺得他比較像是在提醒《殺戮的艱難》作者,其論述尚欠縝密。而且他文中提及的冰淇淋網友的文章,又因部落格關閉,看不到的說。

    另外,我想聽的是你的想法,即使是你過去讀到的文章,也請試著用自己的話來和我們分享吧。新
    祝 年快樂,開工順利:-)

  • akxiang.cjx

    @Weisly 謝謝你的分享,這篇文章寫得不錯,可是我覺得他比較像是在提醒《殺戮的艱難》作者,其論述尚欠縝密。而且他文中提及的冰淇淋網友的文章,又因部落格關閉,看不到的說。

    另外,我想聽的是你的想法,即使是你過去讀到的文章,也請試著用自己的話來和我們分享吧。

    祝 新年快樂,開工順利:-)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