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關於 Republic of Congo 刚果共和国

5 七月 2014

非洲环保人士:有污染,有成长!? 借口!

2014年的世界环境日,非洲各地的环保人士群起抗议政府以牺牲环境的方式来换取经济成长。他们警告政府,这样的做法可不像零和赛局般单纯。

3 九月 2009

网络活动防堵爱滋蔓延

环顾全球,社会上对爱滋病患的污名与歧视仍然猖獗,许多国家的文化与社会习俗让民众不愿讨论相关事项。为防堵爱滋病蔓延,也为提高民众对此疾病及防护措施的瞭解,各国团体与人士努力透过创新的及在地化的计划,运用网络及公民媒体让更多人了解。

18 八月 2009

爱滋博客:「仍有可能去爱」

全球愈来愈多爱滋博客运用公民媒体,记录如何与爱滋病毒共存的经验。 公开讨论爱滋病有时并不容易,世界无数人都感染此种病毒,但人们对此却多所畏惧,因为爱滋病常经由性行为传染,让病患常蒙受污名;不过不少勇敢民众仍记录个人故事,

2 二月 2008

环境: 全球环境部落格综合报导

世界上的环境部落格关注着发生在自己区域但具有全球意义的各式议题。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保护大猩猩部落格思索着人类的和平协定对大猩猩而言的意义。中国对话关注着巴里岛气候变迁会议之后的下一步,而在南非则能看到对于近日来能源短缺以及生态汽车竞赛的反应。

15 十月 2007

本周非洲环保消息

南非首都开普敦(Capetown)设立太阳能发电街灯,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打造现代绿建筑,社会质疑企业是否符合绿色环保标准,非洲还出现可爱的大猩猩宝宝,以上内容都在都汇集在本周全球之声的环保博客整理报导。 首先在南非消息指出,开普敦市政单位设置以太阳能发电的街灯,博客Carbon Copy认为,这是“推动可再生能源”很好的起点,他也在同篇文章中,认为应发展大规模计划,并以明确策略鼓励社会大幅改用洁净能源。“绿色车辆”博客的Carl也提及同一件事,除了赞扬之外,他也提供这项创新计划的意涵与背景思维。 这种大型交通号志每月用电量相当于有三间卧房的住家,如果开普敦政府决定让这种号志消失,等于减少1200户的用电。 Carl也提出新装置的首要及次要益处: 除了使用永续型能源的直接环保优点之外,还有另一项重要的好处:如果新型号志的稳定性高于传统号志,故障情形便能减少,交通阻塞也会改善,燃料使用也能降低。 不过他也担心有人会窃取或毁损太阳能板,希望此事不会发生。 接下来是加纳消息,根据“非洲建筑与设计”博客指出,首都阿克拉出现现代绿建筑,这种新发展的公寓将会… 新建筑将会证明,加纳也有许多可永续使用的材料,例如竹子便可用来建筑湖滨小屋或阳台栏杆,用灰泥砌墙壁,用回收的油桶做大型的屋顶侧边,依规定砍伐的木材能创造出线条简洁的墙面。 各位可曾质疑过,那些标榜环保的企业确实有说到做到吗?“解毒剂”博客的Andreas在〈虚构的环保假象〉一文中指出,我们必须获得更多资讯,并“仔细审视眼前所有的消息”: 大家现在都认为环保就是好事,全球企业都已明瞭,环保作为有助于提高利益,故大作广告宣传他们的环保意识,还拿出数百万美元重建品牌形象。 有些人认为,这些行销策略代表营商走向永续发展的第一步,但仍有许多人持保留与怀疑态度。 最后是刚果消息,当地战火仍持续影响民众与阻碍大猩猩保育工作,“保护大猩猩”博客持续更新当地消息,包括一名管理员去世的憾事。 因为不希望本文在忧伤气氛中结束,“保护大猩猩”博客上,提供一张名叫Kabila的大猩猩宝宝照片。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校对:FoolFitz

30 四月 2007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 在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9 十月 2006

刚果布拉萨:殖民者应该被视为建国者吗?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译:Portnoy(总觉得这篇文章跟这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校对: 对我来说,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诉你:“我们被打到惨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们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则坐视我们的伤口血流干。那么,咱们谢谢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读者 这周,法国-义大利探险家与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还有他的家人的遗物在阿尔及利亚被挖掘出来,并且重新安置在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萨一座花费数百万打造的壮丽陵墓中,就连首都的名称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国际主流媒体鲜少提及重新安灵这件事,他们的报导大多强调De Brazza的人道事迹与反奴隶伟业。然而许多刚果人,包括其他法语系非洲国家的公民,都将De Brazza视为一个殖民者,并且对于布拉萨将他当成国父的决定非常震惊。对很多人来说,这起事件引发了复杂的历史记忆、国家认同与主体建构等问题,尤其是在某些国家的根本存在还被同一批试图主宰跟摧毁他们原本文化的外国势力所掌握时。 法国刚果民主党员组织发行的杂志Mwinda...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7 五月 2006

非洲博客圈:从非洲之角到苏丹 与 法国与比利时:全球种族隔离?

译者:FoolFitz@天生反骨 非洲博客圈:从非洲之角到苏丹 法国与比利时:全球种族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