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Gambia 冈比亚

依地区 · 4 篇作品


最新報導 關於 Gambia 冈比亚

17 一月 2007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2 七月 2006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14 六月 2006

非洲:西非博客巡礼

原文链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发生什么事?》一文中,简要地回顾了布吉那法索的新闻,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虫、还有饥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据预测,Sahel会有大雨发生。Steve和我说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场雨,尽管对那里而言,这时进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错,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年中最困难的时候。2004–2005年粮食危机的长期效应还在继续,“人们的物资几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债务压力,尤其是国家的北方地区,那里高比率的营养不良消息持续传来。”英国未来三年将捐出£1.5给西非的Sahel区域,试着帮助解决该地区的严重问题。 不过很幸运的,看来今年蝗虫不会是个问题。 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对加纳队是否可能赢得在德国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见:上帝保佑我们的国家 去年十月,当加纳确定进入世界杯时,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头派对。当时我正和JHR的成员一起吃晚饭。我们无意中发现街头的狂欢,也不禁加入欢舞的人群,年轻男孩们立刻蜂拥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我赶紧写了篇报道给《多伦多星报》。一直到天明灯灭,人们的欢舞才结束。所以今天世界杯开打时,我看见这个故事感到非常震惊。尽管加纳队在一月参加非洲杯的时候踢得一团糟(校对者注:当时加纳队在小组赛时就被淘汰),足球还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我听了太多加纳队处在这个强队林立的组别赢不了的说法,但是Black Stars(校对者注:即加纳队)给了我在彼市两段最珍贵的回忆(另一段是:看着他们在库马西合格赛时大胜乌干达),所以我会一直替他们加油,直到他们坐飞机回来。...

7 五月 2006

非洲博客圈:从非洲之角到苏丹 与 法国与比利时:全球种族隔离?

译者:FoolFitz@天生反骨 非洲博客圈:从非洲之角到苏丹 法国与比利时:全球种族隔离?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