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Serbia & Montenegro 塞尔维亚和黑山

依地区 · 5 篇作品


最新報導 關於 Serbia & Montenegro 塞尔维亚和黑山

29 九月 2007

俄罗斯:可再生能源会议

Web2.0终于降临巴尔干地区,入口网站SeminarskiRad.com基于分享原则,并设计免费课程供塞尔维亚学生学习,近来快速窜红,几天前,该网站在Blogger平台上建立部落格副刊(塞尔维亚文,SRP),报导与塞尔维亚年轻人相关的话题。 首篇文章[SRP]由共同创办人Milos Stefanovic(代号Kiskovic)撰写,报导最近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可再生能源会议,这场会议希望教育年轻科学家落实环保,以下是该文的翻译: …可再生能源是地球的未来,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做领头羊,教育年轻的发明家,“欧洲可再生能源教育网 络(EURONETERS)”于9月3日至7日在莫斯科集会,…来自马其顿、立陶宛、希腊、塞尔维亚、白俄罗斯及俄罗斯的教授群集于“全俄农业电气化研究院”开会,太阳能任务小组会议结束后,接着便是教育网络执行委员会的会议,来自欧洲各国立大学的教授自愿热心参与,不仅关注未来发展,也建立共同学习教程,包括印行新手册、成立线上实验室、投资实验室器材等,期望学生在进行创新计划与机会时,整合研究与可再生能源应用。 今日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风力、水力、太阳能、生质燃料与地热能,1990年至2003年间,可再生能源占德国全国供电比 例由不 到3%增至近9%,同期德国电力消耗增加净额为5%,发电过程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则减少约13%。根据英国的“可再生能源责任法”,合格的电力供应商必 须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电比重;“世界永续发展高峰会”亦将推广永续及可再生能源列为优先目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再生能源与农业电气化单位在莫斯科的主席是Dmitry Strebkov教授,他也主持EURONETERS太阳能小组的会议,会议中发表数篇报告及教学法,科学家围坐在圆桌旁交换经验,对话一直持续到学生研究展示间。Igor Tyukhov教授研究太阳移动对太阳能板影响的教学法,他也向与会者讲解教学法内容及参与者;主办单位也让与会人士前往参观制造太阳能板的实验室,这些面板之后组合为太阳能集中器,便可提高电力产量,这个装罝最高可生产100万瓦特的电力。 EURONETERS执行委员会会议则由组织主席Spyros Kyritsis教授主持,科学家们同意经少部分修改后,继续实行原有计划,他们也以掌声恭喜成员达成多项成就,包括新完成的数件教学工具、Kiril Popovski及同僚完成的地热能专书、Strebkov与Tverjanovich完成的太阳能集中器专书、Arbusov与Evdokimov撰写有关太阳能光伏(photovoltaics)的著作、Axaopoulos与同僚对太阳能热转换的著作等,Vytautas Adomavicius强调氢能对未来的汽车产业发展十分重要,Viktor Bashtovoy教授则表示,只要拥有适当科技,生质能便可有效供应暖气及发电使用。 Petros Axaopoulos展示太阳能教育软体,以提升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教学品质。 Milorad Bojic提及让学生进行线上实验的可能性,透过网路让各研究机构分享实验过程与成果,学生便不需长途跋涉至其他地区展示研究结果。 这些教学素材广泛使用在义大利与瑞典多所大学,位于哥斯达黎加圣荷西的联合国和平大学亦采用相同素材,因为学生相当满意这些教学法,故执行委员会鼓励增加更多教学活动。 原文作者:Ljubisa Bojic 校对:Justin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18 三月 2007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

4 九月 2006

塞尔维亚:联合国代表 Ahtisaari,与 Kosovo、Metohia 的未来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译者:Ilya 校对: 塞尔维亚论坛的网友在联合国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声明之后,感到困惑与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权来处理与决定 Kosovo 与 Metohia(科索伏与美托希雅,接下来都将以 K&M 代表)最后状态的国际谈判。八月八日在维也纳举行的这一回合谈判中,Ahtisaari 宣布塞尔维亚人应该要为米洛塞维奇统治期间在...

22 五月 2006

蒙特内哥罗:“看样子欧洲要有新国家了”

上周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国之一(人口约六十多万)的蒙特内哥罗,在独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点四的票数比例决定迈向独立–在投票率极高的情况下,双方差距仅百分之零点四。 以下是一些博客写手针对五月21日公投结果的反应。一把欧元的Doug Muir指出这次公投过程算是平和——“以巴尔干的标准来看”——但是双方阵营领导份子的动机与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博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对蒙特内哥罗总理久卡诺维其的看法;我认为他是个没道德的投机份子,鼓吹独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继续掌权。然而,统派的反对党也不是甚么勇敢的民主派;他们被塞尔维亚的国族主义者给支配了,其中许多人都曾经和米洛塞维奇一起出游过。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后的文章这么开头: 看样子欧洲要有个新国家了。 他继续叙述塞尔维亚今年将要面临的重大冲击(不只一个): 这对总理科什图尼察来说是个重大打击。他极力反对公投,连模糊的恶意威胁都使了出来,像是如果公投通过,那他的政府会对蒙特内哥罗怎样怎样之类的。但现在公投已经通过,尽管蒙特内哥罗的分离事实上没有甚么大影响–这两个国家早就分离好一阵子了–但在心理层面上,这是个冲击。 Belgrade 博客的 Viktor不认为短期内会有什么重大改变–不管蒙特内哥罗独立与否: 如果蒙特内哥罗成为独立国家–塞尔维亚也会成为独立国家,而我们都将回家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们维持统一,那情况就和以前一样,我们还是回家去过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这其实是个双赢的情况。我们应该常常办公投才对。总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内哥罗人民好运,要冷静、有智慧、而且别惹上麻烦,不管你选择甚么,我都为你祝贺–因为不管怎样都不会有甚么改变。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结果之一也是塞尔维亚将面临的独立–他对此乐观以待: …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他们独立了。现在起,塞尔维亚终于再次是个独立的国家了,经过那么多年,天知道中间有多少个联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样,我祝福蒙特内哥罗,我更祝福塞尔维亚。这两个国家一直以来都有(某种)联系,我相信未来也将如此。而且,或许在五年之内,我们都会进入欧洲联盟,所以到最后还是老样子。或许我能拿到两本护照(事实上两国可能更快加入欧盟),因为我妈来自蒙特内哥罗! 他唯一关切的是科索沃: 这整件事当中令人烦恼的就是科索沃将自蒙特内哥罗的独立中获得最大好处,因为有关科索沃的独立公投已经讨论许久。很不幸地,这是个坏消息。 跨大西洋议会博客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个面向常常在主流媒体中被混淆——“族群差异的幻象”: …外国记者掉入了陷阱,以为蒙特内哥罗的政治分歧是因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为观察家在蒙特内哥罗待了很长一阵子,她希望分离不会使得赛尔维雅人与蒙特内哥罗人反目成仇。她批评蒙特内哥罗执政党在票数粗略估计都还不清楚时就开始庆祝–并解释为什么她在独立议题上维持中立: 我不愿意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我认识两方阵营的许多人——支持独立的蒙特内哥罗人以及反对者,了解蒙特内哥罗人为什么要独立的塞尔维亚人以及不了解者。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个问题,所以我只能诚实说,我对于那个决定比较好没有意见,因为我能理解大多数人说法中的逻辑。...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