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關於 Montenegro 黑山

16 十一月 2008

马其顿、黑山:承认科索沃独立

10月9日,黑山与马其顿正式承认科索沃独立,A Fistful of Euros博客的Douglas Muir指出,「巧合的是,这恰好使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国家数增至50个」。

30 九月 2008

黑山:.ME网域开放购买

2008年关于网域名称有件大新闻,未来网址将不再需要输入顶级域,例如全球之声英文版目前网址为http://www.globalvoicesonline.org ,未来只需要http://globalvoicesonline 即可,不过这天的到来当然还要很久,也没有任何实施时间表。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18 三月 2007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