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Croatia 克罗地亚

依地区 · 9 篇作品


最新報導 關於 Croatia 克罗地亚

24 三月 2014

阅读此篇

阿根廷之美食文化大熔炉

阿根廷多样性的美食历史,源自1880年代迄今的多元移民潮,这在遍及全国的文化节 (Ferias de Colectividades) 活动中可详见端倪。节庆上不止可见识到各族裔间的传统文化 、民族舞蹈、选美庆典及各式纪念品,更可享用到阿根廷多元的美食佳肴。

16 七月 2010

阅读此篇

克罗地亚:警方镇压和平抗争

克罗地亚民众昨天在首都萨格里布(Zagreb)举行和平抗争,反对侵占公共空间,

22 七月 2008

波赫:大屠杀纪念日

布拉图纳茨屠杀事件 (Bratunac)至今16年,瑟布雷尼卡(Srebrenica)屠杀事件至今也有13年,在这些屠杀事件中,超过10,000人死亡,主要是普通平民,大部分受害者至今仍无法确认身份,部份直接或间接主导战争罪行的人尚未逮捕归案,部份甚至已经无罪开释。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6 十月 2007

(短讯)巴尔干半岛:语言议题

Balkan Baby 谈起巴尔干半岛上的“语言议题”:“在过去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国里,我们使用什么语言呢?在斯洛文尼亚和马其顿,答案十分简单,因为他们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认证的官方语言;而对于波士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来说,答案可能就没那么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18 三月 2007

巴尔干地区部落客讨论国际法庭裁决

校对:abstract   在历经近十个月的审议后,国际法庭(ICJ)于星期一声明认定尼察屠杀(全称: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文)/(英文)是一种族灭绝行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战争(南斯拉夫内战,发生于1992-1995,估计有超过十万人因而丧生)(中文)/(英文) 却因为”太广泛”而无法被认定种族屠杀。国际法庭亦裁决没有足够的证据可将此归咎于塞尔维亚。 以下则是由巴尔干半岛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国际法庭的裁决所做的回应 在这次裁决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对国际法庭的期待和该次裁决对地方政治所会产生的影响写了详细的分析。 …这样形态的事务时常在不同的政见中遭受牵连,塞尔维亚激进党希望国家能基于对这项违法无理的裁决退出联合国以示抗议。而阿富汗的国会已通过了对那些令人厌恶且憎恨的战犯的特赦条款。维吉尼亚州议会则是通过了一份对奴隶补偿的决议。坚决否认或放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但,时间是不会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应Gordy的文章中写到: 一些我所看过的分析指出这是一个「妥协折衷的裁决」;但我自己是觉得这样妥协折衷的裁决结果最后只会使双方都不满意 。 当这个裁决出炉时,Bg anon 写了以下的评论,以总结在贝尔格勒的心情 好吧! 现在的我们有了这样的裁决,我敢大胆的说,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在贝尔格勒的街上看到开心的感觉,真的! 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我想,现在应是该花些时间来想想在这场无意义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时间花在对这次无罪判决的感觉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来所写的文章中,他回顾了在波斯尼亚及塞尔维亚政治圈中一开始的反应,并且提出他自己的评论。 在这次事件中,你会发觉到一个犯罪发生了,但犯罪的人却因为一些令人无解的理由而没有被定罪。你更会在此事件中看到,塞尔维亚因为一个严格限缩的证据法则无需就此事件负任何责任,如此一来,摧毁或是隐瞒证据就可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间接证据在此也无法被视为具有影响力的证据。这样似乎鼓励、引诱犯人隐藏他们行迹,而这样的判例将会引起许争议。 他也同时提到了其它部落客的观点:...

20 九月 2006

东欧:影片纪录正在上升的恐同

人权录像

原文:Eastern Europe: Video documents homophobia on the rise记者:Sameer Padania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反同志暴力与国家压迫的长远历史中,昨天在莫斯科发生最新发展:上诉庭维持先前法院禁止2006年3月莫斯科同志游行的原判决。提起诉讼的同志平权运动者想在欧洲人权法庭中挑战这个决议,他们预期会胜诉。 当GVO中东欧编辑Veronica Khokhlova在2006年五月报导莫斯科市长Yuri Luzhov禁止举办莫斯科同志游行时,莫斯科的宗教领袖进行会面,在这个他们意见一致的议题上,支持市长的决定,并要求以暴力对付任何尝试游行者,不幸地这个建议被听到了。下面的影片(很明显是由俄罗斯无政府主义网站上载到YouTube中)并未直接呈现当时发生的暴力,但也很直接地传达出莫斯科当天以及参与者的气氛: 像YouTube之类的网站可作为较为引人不快的内容的传播工具,它也可作为团结与支持、以及存证的工具。以反同志暴力为例,网站使用者上载他们自己录下的影片(如同本文中的影片),以及当地电视新闻上的片段–如果没有第一手的录影的话。(这里有一段影片,来自塞尔维亚电视台对2001年贝尔格勒同志游行的报导。) 团结与支持是相当需要的。今年,美国的组织“Human Rights First”发布一篇报导,提及俄罗斯在过去一年中,恐同或法西斯本质的言论与仇恨罪案的增加。但这种趋势并非仅在俄罗斯。自从2004年五月东欧八国加入欧盟开始,焦点已开始逐渐集中在上升的东欧官方或国家恐同。 最备受瞩目的就是政府处理同志游行的方式–目前同志游行是全世界都在举行的–在游行当中,女、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以及跨性者,或者同志(LGBT)组织,会上街游行以庆祝同志权利以及同志的尊严。 你可能还记得有关七月在拉脱维亚Riga举办的同志游行的报导。下面是拉脱维亚部落客记者Juris Kaza的提醒: Veronoca、AllAboutLatvia.com的Aleks、和这些目击者提供了让人信服也让人恐惧的报导,以及摄影证据,但是看到如上以及这段录像,让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同志运动者所面临到的反弹。涉入Riga抗议的反同志压力团体“No Pride”得到了暗中与公开来自政客与宗教领袖的支持。在如此的气氛之下,若这些东欧国家的团体仍然用一惯技俩以及那个logo,对将来进一步的暴力的预期势必很高。 宗教团体在加强不宽容气氛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在Riga主持被“No Pride”所抗议的教会仪式的本堂牧师,被“逐出”拉脱维亚福音教会。最近几周,俄罗斯犹太社群协会甚至跨越俄罗斯国界,谴责耶路撒冷所规划的同志游行–从这个礼拜四的犹太新年再度延期到11月10日–为“丑闻式的亵渎”。 政治民粹主义并不仅仅攻击或禁止同志游行。据报导,拉脱维亚某政党已准备草拟法律修正案,视出版有关男女同志谈论其生活与权利的文章为非法。虽然此议案已遭否决(与拉脱维亚和国际法相违背),但是它被提出,终究显示了是有个可以藉由正式展现恐同的方法来拉拢的民粹基本盘。...

22 五月 2006

蒙特内哥罗:“看样子欧洲要有新国家了”

上周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国之一(人口约六十多万)的蒙特内哥罗,在独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点四的票数比例决定迈向独立–在投票率极高的情况下,双方差距仅百分之零点四。 以下是一些博客写手针对五月21日公投结果的反应。一把欧元的Doug Muir指出这次公投过程算是平和——“以巴尔干的标准来看”——但是双方阵营领导份子的动机与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博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对蒙特内哥罗总理久卡诺维其的看法;我认为他是个没道德的投机份子,鼓吹独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继续掌权。然而,统派的反对党也不是甚么勇敢的民主派;他们被塞尔维亚的国族主义者给支配了,其中许多人都曾经和米洛塞维奇一起出游过。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后的文章这么开头: 看样子欧洲要有个新国家了。 他继续叙述塞尔维亚今年将要面临的重大冲击(不只一个): 这对总理科什图尼察来说是个重大打击。他极力反对公投,连模糊的恶意威胁都使了出来,像是如果公投通过,那他的政府会对蒙特内哥罗怎样怎样之类的。但现在公投已经通过,尽管蒙特内哥罗的分离事实上没有甚么大影响–这两个国家早就分离好一阵子了–但在心理层面上,这是个冲击。 Belgrade 博客的 Viktor不认为短期内会有什么重大改变–不管蒙特内哥罗独立与否: 如果蒙特内哥罗成为独立国家–塞尔维亚也会成为独立国家,而我们都将回家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们维持统一,那情况就和以前一样,我们还是回家去过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这其实是个双赢的情况。我们应该常常办公投才对。总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内哥罗人民好运,要冷静、有智慧、而且别惹上麻烦,不管你选择甚么,我都为你祝贺–因为不管怎样都不会有甚么改变。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结果之一也是塞尔维亚将面临的独立–他对此乐观以待: …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他们独立了。现在起,塞尔维亚终于再次是个独立的国家了,经过那么多年,天知道中间有多少个联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样,我祝福蒙特内哥罗,我更祝福塞尔维亚。这两个国家一直以来都有(某种)联系,我相信未来也将如此。而且,或许在五年之内,我们都会进入欧洲联盟,所以到最后还是老样子。或许我能拿到两本护照(事实上两国可能更快加入欧盟),因为我妈来自蒙特内哥罗! 他唯一关切的是科索沃: 这整件事当中令人烦恼的就是科索沃将自蒙特内哥罗的独立中获得最大好处,因为有关科索沃的独立公投已经讨论许久。很不幸地,这是个坏消息。 跨大西洋议会博客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个面向常常在主流媒体中被混淆——“族群差异的幻象”: …外国记者掉入了陷阱,以为蒙特内哥罗的政治分歧是因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为观察家在蒙特内哥罗待了很长一阵子,她希望分离不会使得赛尔维雅人与蒙特内哥罗人反目成仇。她批评蒙特内哥罗执政党在票数粗略估计都还不清楚时就开始庆祝–并解释为什么她在独立议题上维持中立: 我不愿意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我认识两方阵营的许多人——支持独立的蒙特内哥罗人以及反对者,了解蒙特内哥罗人为什么要独立的塞尔维亚人以及不了解者。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个问题,所以我只能诚实说,我对于那个决定比较好没有意见,因为我能理解大多数人说法中的逻辑。...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