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Belarus 白俄罗斯

依地区 · 3 篇作品


最新報導 關於 Belarus 白俄罗斯

6 十一月 2007

(短讯)捷克:“外国人味”

闻起来有“外国人味”--或许这间捷克公司是这么想的。据每日捷克报导,这间位于的帕尔杜比采(Pardubice)的Foxconn科技公司,日前签署了一份抗议旗下来自乌克兰、保加利亚或白俄罗斯等东欧国家员工的请愿书,他们认为这些外国人的生活及卫生习惯非常糟糕。该公司目前有6千500名员工,有超过2千名是外国人。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29 九月 2007

俄罗斯:可再生能源会议

Web2.0终于降临巴尔干地区,入口网站SeminarskiRad.com基于分享原则,并设计免费课程供塞尔维亚学生学习,近来快速窜红,几天前,该网站在Blogger平台上建立部落格副刊(塞尔维亚文,SRP),报导与塞尔维亚年轻人相关的话题。 首篇文章[SRP]由共同创办人Milos Stefanovic(代号Kiskovic)撰写,报导最近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可再生能源会议,这场会议希望教育年轻科学家落实环保,以下是该文的翻译: …可再生能源是地球的未来,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做领头羊,教育年轻的发明家,“欧洲可再生能源教育网 络(EURONETERS)”于9月3日至7日在莫斯科集会,…来自马其顿、立陶宛、希腊、塞尔维亚、白俄罗斯及俄罗斯的教授群集于“全俄农业电气化研究院”开会,太阳能任务小组会议结束后,接着便是教育网络执行委员会的会议,来自欧洲各国立大学的教授自愿热心参与,不仅关注未来发展,也建立共同学习教程,包括印行新手册、成立线上实验室、投资实验室器材等,期望学生在进行创新计划与机会时,整合研究与可再生能源应用。 今日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风力、水力、太阳能、生质燃料与地热能,1990年至2003年间,可再生能源占德国全国供电比 例由不 到3%增至近9%,同期德国电力消耗增加净额为5%,发电过程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则减少约13%。根据英国的“可再生能源责任法”,合格的电力供应商必 须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电比重;“世界永续发展高峰会”亦将推广永续及可再生能源列为优先目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再生能源与农业电气化单位在莫斯科的主席是Dmitry Strebkov教授,他也主持EURONETERS太阳能小组的会议,会议中发表数篇报告及教学法,科学家围坐在圆桌旁交换经验,对话一直持续到学生研究展示间。Igor Tyukhov教授研究太阳移动对太阳能板影响的教学法,他也向与会者讲解教学法内容及参与者;主办单位也让与会人士前往参观制造太阳能板的实验室,这些面板之后组合为太阳能集中器,便可提高电力产量,这个装罝最高可生产100万瓦特的电力。 EURONETERS执行委员会会议则由组织主席Spyros Kyritsis教授主持,科学家们同意经少部分修改后,继续实行原有计划,他们也以掌声恭喜成员达成多项成就,包括新完成的数件教学工具、Kiril Popovski及同僚完成的地热能专书、Strebkov与Tverjanovich完成的太阳能集中器专书、Arbusov与Evdokimov撰写有关太阳能光伏(photovoltaics)的著作、Axaopoulos与同僚对太阳能热转换的著作等,Vytautas Adomavicius强调氢能对未来的汽车产业发展十分重要,Viktor Bashtovoy教授则表示,只要拥有适当科技,生质能便可有效供应暖气及发电使用。 Petros Axaopoulos展示太阳能教育软体,以提升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教学品质。 Milorad Bojic提及让学生进行线上实验的可能性,透过网路让各研究机构分享实验过程与成果,学生便不需长途跋涉至其他地区展示研究结果。 这些教学素材广泛使用在义大利与瑞典多所大学,位于哥斯达黎加圣荷西的联合国和平大学亦采用相同素材,因为学生相当满意这些教学法,故执行委员会鼓励增加更多教学活动。 原文作者:Ljubisa Bojic 校对:Justin

6 六月 2006

白俄罗斯:关于苏联的旧忆

原文地址: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if !vml]–><!–[endif]–> 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贴出了她那带有苏联时期的回忆的装饰照。这是她的原因:    作为一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结果…… 无论在苏联的生活是好是坏…… 我已经决定为我自己记住它。这将包括从那时开始的,关于我自己的记忆以及我的理解和思考方式。 在苏联,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整个青年时期和一部分的成年时光。 而且,我来自一个几乎没从社会主义受到多少益处的家庭——没有免费住房 (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没有一辆摩托车——我说的甚至不是一辆小汽车。我的出生地不是一个省会城市——而是一个距当地中心有20公里远的地方。我的父母出身于农户,他们是教师,不喝酒,不抽烟……” Aneta_spb在前苏联的最西部,即位于白俄罗斯西部的波俄边境度过了她的童年。以下是她对苏联人的信仰的记忆片断——比如小小十月党人和少年先锋队——以及苏联人的日常生活: 复活节总是美好的,它“有助于丰富我的个性”。在这里有两个复活节,而人们两个都庆祝——“俄国的”(东正教的)节日和“波兰的”(天主教的)节日。在“柳树(棕榈)日”人们带着用纸花装饰的柳枝。这些花是用皱纹纸自制的,我真想学会怎么制作它们,但是没有。 面包从商店消失以后,人们开始自己烘焙面包。在复活节,他们邀请你去他们家,以这种面包和夹着罂粟种子的小圆面包招待你。但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妈妈过去常常冲爸爸嚷:“他们都知道怎么去偷,就你不会!” 过去的我也真喜欢波兰女孩。即使是在学校的节假日里(只有小学里才有,之后她们不能再上学),她们也不穿十月党人“白上衣黑下装”的制服——而是穿着她们令人惊艳的彩装,那些衣服上有镶着珠子的闪亮镶边,或只是简单的刺绣……后来我听说,爸爸刚开始在学校教书那阵子,孩子们宣誓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而第二天她们并没戴着红领巾去上学。“但你们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不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是波兰的小孩。”但我不记得这件事。(在我印象里,)当时每个人都戴着红领巾和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十月党人的星星是把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表现成一个小孩。因为弗拉基米尔•列宁是那么地无畏无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就是“列宁”。...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