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關於 Bermuda 百慕大

6 五月 2009

加勒比海:面对猪流感

「连猪都会飞」这句俗语最近在加勒比海地区不太热门,因为当地博客与全球民众一样,都密切留意各地猪流感(或称新型流感)疫情。 在加勒比海诸国中,古巴在地理位置上与这波疫情发源地墨西哥最靠近,博客自然也很关心最新动态,Havana Times博客的Circles Robinson似乎对国家对抗病毒信心满满

13 六月 2008

百慕大:如何提升国家形象

百慕大博客圈近来时常讨论,该国总理布朗(Ewart Brown)打算聘请公关公司,希望扭转百慕大的国际形象,因为不论是执政党攻击媒体自由,或是在选制改革与信息自由方面不够透明,都损及该国形象,再加上最近总理终止国会质询时间,更强调未来只要在野党「每次批评或影射政府贪污或不实」,政府都会采取相同作法。

5 六月 2008

牙买加:政府不允许同性恋任职

牙买加总理高汀(Bruce Golding)五月下旬访问英国,并且与英国首相会晤,不过他在5月20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HardTalk节目访问,内容传回加勒比海地区引发争议。

25 一月 2008

回顾2007:加勒比海选举年

2007年关于加勒比海地区的文章中,哪一篇最具影响力?GVO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为读者整理去年一整年区域内的重大事件。

27 十二月 2007

加勒比海:暴力加剧?

我们是否身处在一个比过往更暴力的世界?有些人认为如此,有些人觉得只是暴力事件广受报导,今年稍早,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加勒比海地区可能是全球谋杀率最高的区域,也严重影响经济成长,许多加勒比海博客作者都在讨论此事,这个话题也跨越了疆界、经济与区域政治… Living in Barbados谈及区域整体犯罪情况: 多数加勒比海国家与他国关系长久和平,只有少数国家曾真正与他国交战,然而,我们如今也发现我们自己渐渐陷入了战争状态。 对于出生地牙买加犯罪率日增,他也感到忧心忡忡: 若各位不清楚暴力犯罪对社会有何影响,来牙买加看看吧,高居全球之冠的谋杀率,以及各种暴行,不仅让国家伤痕累累,也冲击了人们生活的方式。 巴哈马发生两起的重大谋杀案之际,Bahama Pundit的Craig Butler认为,我们正处于“痛苦时刻”: 我国必须先找出问题的本质,才能有效处理,我认为教育与身处边缘的年轻人受教育不足才是关键,我认为人们若未接受训练,便无法思考与做出理智决定,变得容易受骗受诱惑,就我国而言,要靠犯罪夺得金钱太轻松惬意了。 同样出身巴哈马的博客作者Nicolette Bethel写道: 人们对社会有着各种恐惧,我的电子邮件信箱里,每天都会传来最新社会新闻的邮件,每一封的焦点都是暴力犯罪,有一封还不时更新我国犯罪率数字,还有的邮件头条标题会出现火炎动画符号让你不得不注意,无论是谈话节目或报章杂志,都不断提醒我们犯罪率有多高。 在分析巴哈马治安情况时,她也提到多项研究指出:“当一个社会的信仰愈虔诚,也愈暴力。” 跟其他的博客作者一样,巴哈马大学新闻系教授Daniel Henrich准备要以实际行动来做出改变。他架构出“打击巴哈马社会犯罪事件在危险青少年族群中激增”的策略。 就连国家元首也无法免于暴力威胁,A Limey In Bermuda“对总理收到装有子弹的恐吓信感到害怕”,也对于政治人物随后的反应感觉不快。 我怀疑警方怎能那么快公开宣称寄件者身份。计件者可能是不满政府的疯狂在野党支持者,也可能是执政联盟内不同党派的支持者,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应停止向下沉沦,停止对彼此的不信任。 对于国际人权日游行人士遭暴力对待,古巴博客作者也有很多话想说,牙买加的Francis Wade则试图找出暴力犯罪与国内生产总值之间的关系,家暴现象在加勒比海诸国十分普遍,Stella Ramsaroop则从圭亚那观点看待此事。...

12 八月 2007

加勒比海:解放日

八月一日是加勒比海地区的解放日(Emancipation Day),173年前的这一天,加勒比海地区终于脱离了奴隶制度,当地部落客对此发表了许多意见。 牙买加部落客Geoffrey Philp引述知名雷鬼乐手Bob Marley最知名的歌词: “让我们摆脱奴隶的心理桎梏,唯有我们能解放自我心灵。”~以上歌词来自Bob Marley的救赎曲,灵感则取自于Marcus Mosiah Garvey的演说。 圣文森特的Abeni表示,“至少我们不再为了避免麻烦,不再为了怕中断周间工作,而把这个纪念日移至八月第一个星期一,我们已回归纪念原有的日期”,但她仍忧虑: 有时我觉得,其实我们可以直接取消这个节日,因为大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天有多么重要,在多数人眼中,这只是一个假日,不会个会特别认真反思或感恩的日子,但当人们距离可怕的奴隶制如此遥远,也不再回顾历史,如此反应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巴巴多斯的部落客Cheese on Bread也同意: 我们该在此时鉴往知来,反省国家的过去,展望国家的未来,我觉得未来还有许多待解放之处。 来自特立尼达和托巴哥的部落客Thebookmann鼓励人们前往国家博物馆,参观废除奴隶制特展,Elspeth Duncan则在部落格Now is Wow表示: 我以前不知道,原来特立尼达和托巴哥是全球第一个设立奴隶制废止纪念日的国家,不过奴隶制今日依然存在,在解放日这天,我会想想,在个人生命中,该放手让什么自由远走。 Antilles则关注文学,指出8月1日恰好也是“西印度群岛大学发行《加勒比海书评》16周年”,TriniGourmet.com则拿出解放日纪念餐菜单,让人看了垂涎三尺。 Abeni的结论或许说得最好: 我想重点在于,我们在这天能做什么有意义的事,集会或展览当然都好,但不应仅止于此,我们得要让孩童明瞭8月1日为何纪念,伯利兹的Garifuna民众会至圣文森特朝圣,或许也能以同样方式与西非国家有所联结,许多人不愿提起奴隶制,但奴隶制确实曾经存在,而我们幸存,正因如此, 让我们有欢庆的理由。 原文作者:Jan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