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22 六月 2014

卢旺达:有好有坏,也有希望

卢旺达 1994 年发生种族屠杀,造成80至100万人死亡,全国约1/6人口在短短数周中遭到杀害,事件带来的深深伤痕至今犹在。20年过去了,卢旺达的发展有了新的样貌。

12 六月 2014

俄罗斯网民注意 普丁正紧盯你的电子货币包

RuNet Echo

俄罗斯当局现在打算对在线付款方式施以严格的控管,这条新法令将于今年夏天生效,限制以匿名在线交易的方式捐款给组织团体,以及完全禁止个人对个人的匿名在线交易。

2 六月 2014

抨击政府救援洪灾不利 塞尔维亚部落客遭审查

塞国的部落客、新闻记者和重视自身权利的网民集体在网络上掀起一场数字洪水,分别在自己的网志贴上同一篇内容抨击塞国审查制和对媒体之迫害的文章(塞尔维亚语),短短不到一天,这篇文章就被转贴了上百次(塞尔维亚语)。

脸书上批评俄国占领克里米亚 新闻记者遭解雇

RuNet Echo

人们总是谈到俄罗斯对于媒体和网络的管理审查制度,但事实上更常见的是新闻机构的自我审查,而且是在企业较低层级里进行。以下正是一个例证 —— 近期在彼尔姆(Perm),一位新闻记者遭到解雇,因为转贴了一篇虽然有些尖刻但相对无害的部落格文章到自己的脸书页面。

31 五月 2014

东欧新闻工作者的炼狱

The Bridge

都说在极权政府结束之后会迎来新闻自由,然而中欧和东欧的媒体却正值二十年来最不自由之秋。

6 五月 2014

描绘香港毁灭的科幻短片 遭中国官方封锁

一部名为〈香港将于33年后毁灭〉的科幻短片在网络上疯传,引起中国审查单位的注意。

克里姆林宫并吞网络

RuNet Echo

俄罗斯政府在过去两年中彻底武装自己,利用管理权力许可了几乎所有你想的到的网络审查形式。

6 四月 2014

俄罗斯新闻媒体未来何去何从?

RuNet Echo

目前莫斯科已经正式地将克里米亚并入俄国版图,紧接着还有倍受争议但受到支持的公投,很有可能俄罗斯的新闻工作者将会面临更大的难题。

俄罗斯反对派电视台靠捐款维持运作

RuNet Echo

俄罗斯唯一完全独立的电视台《雨频道》继续在观众的帮助下挣扎求生。三月底开始长达一星期的电视马拉松,募集到的资金只足够支撑五十三天的营运。

5 四月 2014

中国加强对外来在线视频审查

中国广电总局发布了「先审后播」的新政,对网络视频加强把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