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GV 中文化小组

电邮 GV 中文化小组

最新文章 GV 中文化小组

26 六月 2015

阿姆斯特丹大学生成立新大学 寻求教改

学生们及抗议群众以De Nieuwe Universiteit(新大学)之名,占据阿姆斯特丹大学文学院大楼Bungehuis,严正抗议该院原定的经费遭到删减。

21 六月 2015

#SaveShafqat行动 救救14岁就被判死刑的巴基斯坦男孩

还记得你14岁时的模样吗?一部震憾人心的请愿短片提出这个问题,并要求巴基斯坦政府停止于周四对Shafqat Hussain执行死刑。Shafqat于14岁时,被控绑架及杀死一名7岁儿童,判处死刑。

19 六月 2015

中国总理习近平和他的黄伞成为香港民主支持者的讽刺图

最近在社群媒体上,疯传中国主席习近平撑伞现身于各种香港佔中抗议现场的PS政治讽刺照片。

11 六月 2015

俄国将运用「数位指纹」,网路盗版无所遁形

GV AdvocacyRuNet Echo

俄国发佈一项运用「数位指纹」的新政策,这项技术能追踪与保护放置在网路上的内容的着作权。

5 六月 2015

Antipas ‘Biboy’ Delotavo 画中的菲律宾工人生活

Antipas “Biboy” Delotavo 为菲律宾着名视觉艺术家,其作品致力于反映市井小民面临的困境。

4 六月 2015

对于在卡达的尼泊尔移工,2022世足赛是一场迎接死亡的比赛

自从卡达争议地拿到2022世足主办权后,已有上千名印度及尼泊尔移工死于工安意外,去年每两天就有一位尼泊尔劳工丧命。劳工安全的争议已经受到国际足球协会的注意,逐渐形成2022年世界盃贪腐的暴风,协会可能会撤销卡达主办的资格,选择其他适合的国家。

伊斯坦堡能否在过度开发之下被拯救呢?

建设、建设、建设,土耳其最大的都市正面临过度开发的问题。

1 六月 2015

日本一星期黄金週,发生了什麽事?

日本的「黄金週」长假结束时,当地人总会有各种不同情绪。有些人不甘愿地回去工作,有些人则庆幸返乡的家人终于离开家,让生活可以回归正常了。

3 五月 2015

我们将看着「呃」从眼前消失吗?

李伯曼研究所谓的「填补停顿」词将近十年,而且有了挺有趣的发现,美国人年纪越大越常讲「呃」,而且不管几岁,男人都比女人更常讲「呃」。如果反过来看「嗯」这一边,也会有相同的发现,年轻人比老人家更常讲「嗯」,不论年纪,女人都比男人更常讲「嗯」。

和政治变革无关 – 与伊朗的「沟通」对话

GV Advocacy

谈及伊朗,西方媒体大多着墨于政治变革,就算提及伊朗信息的取得,议题也不离政治。然而此处谈的并非是网络自由运动人士或研究人员在意的国家元首云云,而是伊朗人应用信息科技来与当地人民、甚至是全世界沟通的可行性。

2 五月 2015

一字一字慢慢来 穆伊斯卡语的重生之路

Rising Voices

穆斯卡语(Muisca language)在官方纪录上是一已灭绝的语言。穆伊斯卡语属奇布查(Chibcha)方言之一,在未灭绝之前是由穆伊卡人所使用。

「日日去鸠鸣」─嘲讽香港的社评影片

日日去鸠呜(天天去购物)是一首歌,也是部音乐影片,改编自1990年代刘德华的流行歌曲,网友将其当成鸠鸣革命的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