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世界厕所日:揭露海地的厕所卫生

今天是世界厕所日(World Toilet Day)。全球70亿人口中, 高达25亿人没有干净的厕所设备可使用,也就是说,大概三人就有一人状况如此。这25亿人口中,有些人住在加勒比地区,很多人则住在海地;基本人权中,居 住在良好公共卫生环境的条件欠缺,持续助长了不必要的疾病与死亡。世界厕所日旨在破除厕所和卫生保健的相关禁忌,并且唤起大众的注意,意识到世界公共卫生 的艰难现况。为了支持这份努力(类似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以及集结活动主题 ——“我在乎厕所卫生,你呢?”,这篇文章要重新审视我们常视为理所当然,而在海地却是缺乏的(有个隐密之处可以让你清理肠道),且这项欠缺已经对当地生活造成冲击。

毫无疑问地,这个岛国早就承受过多的挑战:各种天灾,其中发生在近年且最具摧毁性的是2010年的大地震及其所引起的水患;还有,在慈善援助组织中,出现的财务不当行为的报告;另外,令人质疑的“抗震救灾”捐赠物,预示要消灭海地岌岌可危的农业部门;再加上飓风肆虐,以及地震后随即爆发的大规模霍乱,都让过高的死亡人数再次攀升。就在一年多前,“死于海地”记录了霍乱爆发一周年:

2010年10月开始霍乱感染并且有多名海地人死亡。

已经一年了,保守估计来说,有500,000名海地人感染霍乱,其中死亡人数为6,500人。这数字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多,包括印度、非洲,任何一个地方…….

肮脏水源为其祸源。2010年地震发生前,海地水资源早已污秽不洁。2002年,海地水源被认定是世界最肮脏……

这是六年前我把此博客命名为“死于海地”其中一个原因。肮脏的水……

上述的一周年记录引述了一则主流媒体文章

霍乱由污染的水或食物中的细菌所引起。它在不卫生的环境下传播快速,而患者在短期内会因为完全脱水而死亡,不过如果及时发现,是容易治疗的。

长久以来,海地就因为贫穷而处于不当的公共卫生环境中,而去年的地震让首都及其他都市区域的卫生状况变得更糟,且迫使数以千计的人民在市民广场、足球场及其他开放区域设立临时庇护所。

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表示,公共厕所需要的数量超过12,000座,8月份举报建造的却只有大约其数量的三分之一,比前一个月的5,800座以上还要少。同时,尚未能使用的公厕数量超越2倍,7月份大概1,300座,而8月份大概2,600座。

此外,已废弃公厕超过1,000座,因此可见野外露天的排便,这让住在临时庇护所的居民增强受污染的风险。

海地的霍乱疫情不仅仅是个健康问题。它影响了海地的选举,并且对国际关系造成冲击,因为国际间出现反对联合国组织在海地的趋势。(此次霍乱的爆发溯源于在海地的联合国部队。)2010年11月份的全球之声在此篇文章中检视了这个情况:

随着死亡人数每天上升,霍乱转为流行疫情。海地先天设备简陋,原本就难以对抗这种公共健康威胁,在1月12日地震过后,需花费比平时更多的努力来遏止霍乱的传播。人民在地震后的近一年,依然住在帐篷里。

更雪上加霜的是,(以这个案例来说,又或许可说是转愤怒为悲痛)有报导指出,霍乱疫情大为流行起因于尼泊尔籍维和部队的排泄物。在海地的联合国部队,也被称之为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MINUSTAH)引发出的诸多问题众所皆知。博客相当直接地对此表达质疑:稳定是否实际上是屈服的婉转说词

令人无法忽略的是,光是霍乱疫情可能来自维和部队的说法(联合国对此表达否认),便足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霍乱疫情散播至首都太子港,反联合国抗争也随之而起

海地草根观察(Haiti Grassroots Watch)解释:

霍乱是穷人的疾病,他们的基本人权被剥夺。贫穷国家的可怜人。没有洁净的水源、没有完善的卫生设备、没有良好的健康体系,霍乱因此而猖獗勃发。

很清楚地,虽然可能是联合国部队将霍乱弧菌带到海地,而且能够阻止它的方法是良好的健康照顾、获得洁净水源、良好卫生设备和卫生习惯以及疫苗预防,但是无法确定的是,在成千上万人死亡之前要如何做到这一切。

即使战胜霍乱,许多水媒病依然威胁着海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字统计,每年有140万人死于水媒病(大概每分钟4人死亡),大多数是因为不干净的水源及恶劣的公共卫生。

海地草根观察决定深入探就海地遭受蹂躏的原因及成因,并提出以下问题:

• 为什么霍乱可以如此轻易肆虐海地?
• 为什么海地人无法获得干净水源及良好公共卫生?
• 如果联合国集结的$164万已到位且霍乱已根除,什么能够阻止其他水媒病肆虐海地?

这篇发稿文无法回答上述问题,但的确让救命资讯得以广为传播,文章内的教学影片由Jan Gurley医师/博客所分析,介绍“口服补液治疗”(ORT),她曾在2010年1 月12日强震之后二次拜访海地,自愿提供服务,而这支影片可以留给她在海地的工作夥伴和病人:

 

那么,世界厕所日与此有何关连呢?世界厕所日希望能够激起人们的意识、鼓舞大家的行动,并且期待二十一世纪人人皆能拥有良好环境卫生及个人卫生。藉由以下行为,你也能够参与其中:分享有关厕所卫生的关键讯息、透过举办活动,或登记参与互动式世界厕所日行程来支持响应更优良的卫生环境,或是在脸书及推特上向世界宣传“为何你在乎厕所卫生”。别以为他人的厕所卫生问题与你无关,请记得不良的卫生环境所引起的疾病是会蔓延扩张的,甚至祸及无厕所卫生问题的区域。请在这里连署请愿书。

校对者: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