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捷克:奧斯特拉瓦的羅姆人(吉普賽人)驅逐抗爭事件

今年夏天以来,奥斯特拉瓦(或名俄斯特拉发)的罗姆人聚集小区“车站前(Přednádraží (意译))”,一直处于对抗不正当驱逐的激烈状态。为捷克史上罕有的重要事件。

罗姆族群迄今是社会排除与驱逐的对象,位于“车站前”的驱逐事件,悲哀地成为这样趋势当中特别引起注目的例子。罗姆人全体遭到关于其游牧式、无根生活与对主流文化背离的抨击。“车站前”的居民决定出面对抗不正当的驱逐与上述之刻板印象。

Přednádraží children holding posters that read: "The media are censoring our reality! Tell the truth!"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车站前”孩童拿的海报上写着:“媒体检视着我们的现实生活!请讲出真相!”

虽然抗争在夏季期间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却未引起政治波动。尽管随着抗争而掀开过往压迫的历史,也未使抗争活动受重视。然而,一家专门报导罗姆族群生活与其为公民权抗争的独立新闻入口Romea.cz,以较具社会正义的角度报导,持续地详细追踪此事件(捷文)。

历史

“车站前”位于过去是犹太小区的11栋砖造公寓群,建于1902年。未经证实的传言,公寓往昔的居民,是在1939年转送到波兰尼斯科集中营的第一批人。

捷克媒体指“车站前”为贫民窟,却不反思“车站前”的字义与历史相关性。Přednádraží照原意翻即为“火车站前”,事实上地点也正位于奥斯特拉瓦 火车站后方。而面对同个火车站,亦耸立一座为奥斯特拉瓦的犹太人于大屠杀中牺牲的纪念碑。上千位捷克籍罗姆人也死于大屠杀,但纪念对象并不包括他们。

“车站前”被迫处于三角的孤立地带,一边为公路,另一边为火车站,第三边则为护栏围绕的工业用地,呈现隔离的状态。“车站前”非常难进入,只有一条班次稀少的公车路线,计程车司机也不情愿绕远路驶进那里唯一铺平的街道。

此区域缺乏社会基础建设。6个月前,市内新开张一家占地14英亩的商场,也只不过4哩之远。“车站前”邻近区域却只有两家小型街角商店,仅提供未必新鲜的 基本食品,以及一家酒吧。根据酒吧经理,他们必须扩张两倍以提供无处可去的居民作为社区会堂。虽然这个社区居住许多孩童,但没有游乐场或任何设施供给使用。

Residents of Přednádraží and activists get ready for an anticipated raid.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车站前”的居民与行动者为预期的突击做准备。

还有多久能回家?

即便区域的状态孤立,居民依然认为这里是他们的家,但再不久可能有失去家的危险。

八月上旬,奥斯特拉瓦市政府的建物工程单位声明“车站前”的住宅不适人居住,理由为污水管线损坏,并要求建物所有人-欧吉赫.罗斯多奇(Oldřich Roztočil)须于24小时内驱逐所有房客。远近皆知奥斯特拉瓦缺乏廉价的住房供给,市政府除了建议居民迁入定价过高或拥挤的旅社,并未提供其他解决 办法。

罗斯多奇拒绝市政府的驱逐指令,并拥护他的房客。许多房客已居住了30到40年,共约有140位不愿离开他们的住家。另外,也有非罗姆人的抗议者加入,此为罗姆人人权抗争历史上的一大步进展,毕竟大部分的捷克人无意跟罗姆人扯上关系。

政府当局从八月初至今不断地施压,讽刺地,驱逐的理由却是1997年洪水造成损坏的污水管线,且直到最近两年,管线状况才明显地逐渐衰坏。

主流言论的特色倾向怪罪罗姆人,但问题本质是冷漠政府的歧视作为造成的,“车站前”的居民却须承担污水管线损坏的责任。同时期,至少有三件诉讼案要求市政府不同单位必须负责管线维修并厘清责任归属。

需要提出的疑点是-为何突然要驱逐这些居民,而非将管线修好?一所邻近街道的私立学校即将于九月份开始营运,此区域成为建商目标的前景,是个合理解释。何 况这也非罗姆人第一次因为空间绅士化(gentrification),而迫于离开家园。过去十年间,罗姆人被强迫搬离市中心,后来这些街区发展成狂欢派 对的景点,以上百间酒吧、夜店作为卖点。

捷克公民通常提出“逐出罗姆人”的点子,作为迫切解决“罗姆人问题”的办法。捷克加入欧盟两年后,也就是2006年,加拿大取消捷克公民签证的要求,奥斯 特拉瓦的Marianské Hory区代表竟提出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计划:他们将资助机票费用,鼓励区内的罗姆人移居加拿大。

无论如何,在“车站前”的案例,政府并未提供任何协助。第一步动作中,奥斯特拉瓦水公司(Ostrava Water Company (OVAK))停止对所有住户供水,声称是因为水费未缴。有三周的时间,必须接受断水的水公司运送高价的储水槽供水。共花了三周协商的时间,才让所有住户 能共同使用唯一一个回复供水的水龙头。

接着,家庭开始在领取社会津贴上遇到困难。社工人员向他们解释,因为没有供水,他们不能煮饭、洗衣,加上没有永久的居住地点,也不能领取住屋补助。在停水事件后几周,市政府下令停止供电。

The children of Přednádraží. Photo by Daniela Kantorova.

“车站前”的孩子

自八月底,社工人员视察“车站前”且威胁住户若不立即搬迁去旅社,将带离他们的孩子。从未考量这些家庭的福祉,只徒增巨大的精神压力。没有住屋供给的机会,只能住进超出负担又不合适的旅社,住户必然会惧怕无家可住,还有孩子被带离收容的情形。

成立联盟

在面对所有的压力之下,联盟已开始形成。

捷克罗姆人人权运动家Kumar Vishwanathan持续地关注支持这场抗争,他的组织“一同生活 (Vzájemné soužití; ”Living Together” @vzajemnesouziti [捷文, 英文] on Twitter) ”为罗姆人社群发声且运作社会福利计划。

一家为游民诉求的非营利刊物Nový prostor,访问Kumar Vishwanathan[cs]关于此抗争的情形于最近刊登了。

另外,也有一小群行动者来自新成立的公民自由团体ProAlt (Facebook – 连结)的奥斯特拉瓦分会,与布拉格的一些反种族歧视行动者团结一致,提供帮助。ProAlt的发言人Martin Škabraha广泛地写下关于抗争的情形,他近来的分析[捷文]认为这是个人为加工的灾难,并指称造成危机的因素是由于政府的轻忽怠慢,同样地,主流人口的漠不关心也是原因之一。

政府的社会包容机构主席Milan Šimáček发布支持声明,另外,欧盟执委会也函文奥斯特拉瓦市长Petr Kajnar,要求事件能平息调解。

国际特赦组织捷克分会也对此抗争发表声明(捷文)。

尽管有许多支持“车站前”的声音,却不足以驱使奥斯特拉瓦地区及市议会采取确实行动来帮助这些居民。此刻,情况越发紧迫,奥斯特拉瓦社会安全官员对所有家庭发下最后通牒:若不搬离至旅社,则孩童将会被带离收容。

我们必须与“车站前”居民一同努力展现团结力量。若努力没有白费,这将会成为先例,证明确实有机会可拥有家的根基,也有可能和平地对抗政府的压迫,虽然政府服务人民且必须执行服务人民工作的机构已彻底失职了。

校对者: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