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泰隆尼亚:为何追求独立?

Pro-independence rally on Via Laietana on September 11, 2012.

2012年9月11日在巴塞隆纳举行的独立游行活动,照片由Lohen11拍摄,来自Wikimedia Commons,依据创用CC BY-SA 3.0授权使用

今年九月间,西班牙巴塞隆纳才出现主张独立的大规模游行活动,时隔两个月,加泰隆尼亚地区于11月25日提前举行区域大选,投票率将近七成,创30年新高,支持公投的四个政党(CiU-ERC-ICV-CUP)席次大增,比坚持维持现况的政党(PSC-PP-C)席次高出一倍以上,且无论是执政的中间偏右政党CiU,或是倾向社会主义的PSC,两大政党得票均大幅下滑。

如此看来,加泰隆尼亚似乎将举办公投,决定是否脱离西班牙独立,且选民显然不信任由主要政党筹备,但西班牙中央政府当然不会轻易放手,独裁者法兰科(Francisco Franco)政权垮台后,西班牙于1978年颁布的宪法明定,任何企图分裂国家的行为皆属违法。

除了文化差异,加泰隆尼亚许多民众支持独立,觉得有机会打造更高效能、更民主、更透明、更创新的国家,摆脱目前身陷经济危机的西班牙,也不必再忍受政治晦涩与权力分赃。

不过西班牙现有建制自七零年代末期延续至今,加泰隆尼亚纵然独立,就能轻易扫除所有积习吗?不少人相当乐观,认为独立后经济活力前景可期,只要排除贸易壁垒便大有可为,可是经济发展不只牵涉资源充沛与否,经济学家Jordi Galí在加泰隆尼亚一份报纸投书,经Wilson Initiative译为英文,其中指出:

包括世界银行营商报告、世界竞争力报告等,这些资料均证实任何企业经理人早已明白的事,产能创造财富,而西班牙制度架构毫不理想,因此若成立新国家,将有机会重新开始,建立远大又广泛参与的流程,既可着眼于未来,又不会受过去拖累。

但社会若以政治分赃为基础,能够创造多少产能?Adrià Alsina向Acemoglu与Robinson的著作“Why Nations Fail”寻找灵感,在e-notícies网站主张改变加泰隆尼亚地区权力结构:

矿业菁英掌握公权力与大型服务公司,形成控制国家财富的阶级,一如寄生虫抓住宿主不放,他们声称是为国家利益、公共服务或保护地方产业,但总是在保护少数人士特权,牺牲多数民众利益。

他亦在后续文章提到:

若加泰隆尼亚独立建国,就有机会抛开枷锁,但也可能用另一群菁英取代矿业菁英。

我们在未来几年有机会改变这套结构,过去因为经济与政治菁英同流合污,令我们卷入风暴,半公营银行为政治人物与营建商效劳,造成房地产泡沫化,且加泰隆尼亚多数企业仍是从法兰科时代遗留至今。

不过有些人质疑,若仍由立场中间偏右的政党CiU推动,结构革新恐怕很难。

例如博客兼Twitter用户@CiUensRoba拥有6810人关注,帐号简介提到:

加泰隆尼亚理应在没有窃贼的条件下独立,CiU过去偷走我们的自由、主权、认同、福利…未来也不会变!

其他人则认为,相较于脱离西班牙独立,肃贪更加迫切:

@Moragasanti:加泰隆尼亚独立并无时间表,我们想要独立,但还得背负这些政治贪污包袱吗?

@afarrasc:行政法官等到大选结束后,才以贪污罪起诉PSC领导人,司法独立比加泰隆尼亚独立更加急迫。

独立建国流程将撼动区域政治与经济秩序,但若要撼动社会与权力结构,一场公投恐怕还不够,能否以公投做为第一步?

译者:Leonard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