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圣多美普林西比:森林砍伐威胁生物多样性

圣多美普林西比(Sao Tome and Principe),如同Bioko、Pagalu等岛屿,位处几内亚湾,是非洲西岸的一个国家,当前面临最紧要的就是生物多样性问题。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自19 世纪末以来,这“赤道上的美丽岛屿”吸引了国际研究人员的强烈兴趣。

国际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将圣国的森林列为世界上最重要的200个生物多样性地区之一,约有25种特有鸟种,数量非常可观,与较圣国面积大8倍的加拉巴哥群岛(Galapagos Islands)的数量相当(22 种),较面积略小于圣国的塞席尔(Seychelles)多出2倍(11种)。

Beija-flor-oliváceo - Cyanomitra olivacea

绿花蜜鸟(Cyanomitra olivacea)。图片取自Apenas a Minha Historia博客,经准许后使用。

在20世纪90年代,国际鸟盟将圣多美普林西比的森林列为非洲的重要野鸟栖地(IBAs),是世界上排名前25%的218处特有种野鸟栖地(EBAs)之一。

作为世界级的鸟类参考指标,圣国生物资源丰富,此点无庸置疑,历来受到世人的欣赏及赞美,Martim Pinheiro de Melo 在Quercus(葡萄牙全国自然保护协会)环境报的一篇文章里断定:

如果达尔文到过位于几内亚湾的圣多美普林西比,他一定会深深着迷。

正是因为追寻“赤道上的美丽岛屿”张开双臂提供给游客的魅力、神奇与辉煌,葡萄牙生物学家Joao Pedro Pio于2012年7月前往圣国西南部的Ribeira Peixe,他的目的是要观察鸟类(圣多美铜颈鸽、圣多美绿鸠、圣多美绿鸽)及其他濒临绝种的稀有品种如侏橄榄绿翾(Ibis)– 一种绝种风险列为“极危”等级的特有鸟种。

Joao Pedro在他的博客Apenas a Minha História里记录一年来,身为外国人及研究人员在圣多美生活的经验,他描述森林砍伐的景象,那些地区原是可以观察到鸟类的:

那么,当砍伐在一个地区开始,以前是密闭森林,现在成为一片泥泞空地。一棵树都不剩!不分青红皂白全部砍掉(…),除了一或两棵Viru-vermelho树滑稽地兀立在砍伐现场,再也没有其他树木还站立着。

"Ao longe uma escavadora fazia o seu trabalho implacavelmente enquanto toda a paisagem parecia chorar a destruição causada."

“在远处,一台挖土机无情地工作,整个景观似乎在为造成的破坏而掉泪。”(图片经许可后使用)

Ribeira Peixe,也称为Emolve(习用当地的棕榈油公司名称),是一个面积广大但半荒废的油棕榈种植园。单一作物总是威胁岛上的生物多样性,这情况因为油棕园的复耕及扩大种植面积而更加恶劣,2009年,圣国政府与比利时公司SOCFINCO签署生产棕榈油协议,栽种面积自目前的610公顷扩增至5,000公顷。

Joao Pedro 制作了以下的地图:

"A linha verde assinala o limite com o Parque Natural Obô. Toda a área vermelha é antiga plantação de palmeira ou floresta que eu já vi que foi cortada. Como podem ver, há muita floresta que dantes estava de pé juntamente com as palmeiras da Emolve e agora perdeu-se..."

“绿色线标示Obo国家公园的边界。所有红色地区是以前的油棕园或我见过已遭伐林的地区。正如你们看到的,有许多森林曾经与Emolve的油棕园并存,但现在都消失了……”

这名年轻的研究员写道:“政府决策认为,以整个国家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生物多样性,换取多几公顿的油,对国家比较有利。”

圣多美普林西比政府与Agripalma公司签署一项合约,提供5,000公顷的土地,面积大到足以使销售棕榈油的生意变得有利 可图。(…)当侏橄榄绿翾和其他特有鸟种在这里栖息仍不足以阻止伐林时,也应考量正是在这里,可以远眺美丽的大狗山(Pico do Cao Grande),这是可以也应被开发成为圣国最重要的观光景点!但是,实际情况并不如此(…)

世界雨林运动前任国际协调员Ricardo Carerre在一篇题为“非洲的棕榈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报告里,解释以无价的财富换取这宗5,0007,500万美元产业的过程。

圣多美普林西比是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签署国之一,承诺致力保存生物多样性。然而,公民和网民都在问,是否曾经有具公信力的机构,就种植单一作物对环境的长期或短期影响,作过研究或评估。

棕榈油作为商业用途可制造“生质燃料”,但油棕榈破坏环境甚剧,从土壤中吸收养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使土壤变得非常贫瘠完全无法耕种,仅能让灌木生长, 成为最好的生火材料。此外,处理棕榈油的过程中,通常会产生大量的污染物质如外壳、废水及残余脂肪,并且可想而知,单一作物需要大量的除草剂、肥料及农 药。

古人言“前车之鉴”,历史的好处是让我们学习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例如在印尼马来西亚,为了炼制棕榈油而使整个森林消失,彷佛从来没有存在过。每年摧毁近200万公顷的森林,而这项开发似乎只有大地主及贪污的官员受益,最弱的只能寻求其他方式,而这种情况已经在世界其他开发中的地区发生。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