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哈萨克斯坦:谴责西方干预审判

在心怀不满的石油工人长达七个月的罢工结束后,2011 年十二月里海畔的城市扎瑙津发生了死亡暴乱,震惊一向平静的哈萨克斯坦。政府对暴动采取的激烈手段和接下来对抗议者及警察的审判引起国际观察者强烈批评,他们认为政府这么做是为了镇压反对势力并推卸自身责任。

现在关于未登记反对党阿尔加领袖 Vladimir Kozlov 的最终审判正在进行,这次开庭将决定对他和另外两名罢工运动领袖煽动暴动的指控是否成立。

(全球之声已报导过一些哈萨克斯坦网友将这场审判称为“我们的暴动小猫事件”。)

Kozlov 和 Mukhtar Ablyazov 的关联是这次起诉的重点。Mukhtar Ablyazov 是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从前的政敌。他目前正遭哈萨克斯坦及英国政府通缉而藏身欧洲。虽然众说纷纭,哈萨克斯坦政府表示 Ablyazov 在担任国家最大银行总裁时拿了五亿五千万美金中饱私囊,使他遭到哈萨克斯坦全国人民唾弃。

 

反对派人士 Vladimir Kozlov 的支持者在哈萨克斯坦西部阿克套的法庭等待判决(图片撷取自 2012 年八月十六日 ladakz 上传至 Youtube 的影片)。

国内外反应

尽管西方非政府组织和记者谴责对反对党领袖 Kozlov 的审判不公,哈萨克斯坦博客作者们对他却少有同情。除了他的政党支持者外其他人多半支持政府这次审判,也预期他受到惩罚。

更重要的是许多网友谴责西方政府和组织,认为他们批评这场审判是在干预哈萨克斯坦内政。

例如广受欢迎的博客作者 Yaroslav Krasiyenko(又名 MontKristov)在一篇题为《自由之家博士,你他X的是谁敢来指导我?》的文章中提到批评这场审判最力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自称接受美国政府资助:

“自由之家是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美国)。百分之六十六至八十八的预算来自美国政府补助。”这段话文艺点来说就是“不可收买的女孩玛蒂达,靠著有钱男人供养”。

列举一串美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之后,他的结论是美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因此美国没有权力对哈萨克斯坦如何处理内部事务发表意见。

出席庭审的博客作者 Anara(Bazanara)撰文批评外国观察者:

我对这些外国人不予置评。如果有人有兴趣,我可以提供外国记者在法庭中打瞌睡还有俄国博客作者 Schelokov 讲手机的照片。你们知道他们来干嘛吗?他们只想要挖个丑闻,什么丑闻都行。

许多哈萨克斯坦人对西方忙着怪罪于这个因石油致富的中亚国家,却对自己国内类似的事情视而不见感到挫折。

推特用户 Kairat 引用圣经经文回应Google Plus 上一篇题为《哈萨克斯坦会是下一个乌兹别克吗?》的文章:

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

哈萨克斯坦人对于他们年岁尚轻的国家成就感到自豪,也认为他们有能力处理国内的问题,不需要外界高姿态的干涉。对政治冷感的人民希望回到扎瑙津暴动之前的和平状态,认为反对党争人权和清廉执政的举动危险又会引起动荡。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