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台湾:媒体集团围剿学者 激起反垄断游行

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动员旗下报纸、杂志、电视、网站来围剿一位学者,激起社会公愤;学生、记者接连走上街头抗议,形成台湾近年来规模最大的媒体改革运动。

9千人走上街头反对媒体垄断。(摄影/游凯翔)

9千人走上街头反对媒体垄断。(摄影/游凯翔)

旺中集团老板蔡衍明在两岸经营旺旺食品公司,成为台湾首富中国外来首富。2008年入主中时集团,拥有中国时报、工商时报、中国电视公司、中天电视台、时报周刊、中时电子报等媒体;2011年向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申请并购有线电视系统中嘉网,若获准,有线电视市占率高达27.59%,学者担心垄断,署反对并购;此外,蔡衍明宣称六四事件“大屠杀的报导是不正确的”、撤换得罪中共官员的总编辑、又出卖新闻版面给中国政府做置入性行销,更让学者质疑他经营媒体的适格性

2012年7月25日,NCC排定当天下午审查旺中并购案。上午九点半,黄国昌等十多位学者前往NCC,要求否决并购,十点半离去。下午三点,一群带着面具、自称是学生的群众来到NCC,呼喊反对媒体垄断口号,旺中集团时报周刊摄影记者拍到有白衣女子发钱给到场“学生”,也就是台湾俗称的发走路工。

7月26日时报周刊用封面故事质疑“黄国昌带头反旺中,抗议群众收走路工,谁出钱?”,同集团的中时、工商、中视、中天、中时电子报也火力全开,要求“钱哪里来?黄教授给个交代吧”。黄国昌开记者会澄清,强调他25日上午就离开NCC,与下午的抗议活动无关,对于谁发走路工也毫无所悉;发钱女子也透露,幕后出资者不是黄国昌。但旺中6媒体死咬不放,连续数日以新闻、社论、谈话性节目围剿黄国昌;并且不断重播“学生”领走路工画面,要黄国昌负责。

眼尖的网民在电视画面中发现,时报周刊副总编辑林朝鑫出现在抗议“学生”群中,网民撷取画面,放上网路。清华大学学生陈为廷转贴这个画面,质疑林朝鑫在场意味着旺中可能自导自演走路工事件;旺中强力回击,旗下电视台公布陈为廷个人资料,指控他栽赃林朝鑫;林朝鑫并扬言控告陈为廷

旺中媒体抹黑学者、炮打学生,让作家张娟芬看不下去,她发表五千字长文《骂干的方式》,批评:

旺中集团追杀黄国昌的做法,大有杀鸡儆猴之意。他就是故意做得过火,以传递‘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讯息给所有反对者,不是吗?报纸、电视加狗仔,抹黑、围剿加骚扰,这就是媒体黑道在展示火力,不是吗?

旺中的火力展示,激起更多反对。

导演王小棣发起“你好大、我好怕”行动,呼吁拒看旺中媒体;作家张大春痛心疾首”,与学者柯裕棻、乐评人马世芳、导演鸿鸿先后关闭在中时电子报的部落格;学者陈芳明、作家米果、乐评人焦元溥也拒绝再为旺中媒体写稿。陈芳明说

中时集团背后的老板,无论他是倾中或亲中,无论他是赚名或赚利,并不是关键问题。当报纸连续两天以社论针对学者与学生进行围剿时,就已经违背言论自由的立场。

歌手林宥嘉也请歌迷“搜寻思考‘你好大,我好怕’和相关议题”,歌手张悬更在演唱会上公开呼吁:“请大家阻止蔡衍明收购更多的媒体集团”,因为:

新闻自由跟资讯文化的这东西就是不能用钱被买的

台湾大学、成功大学、清华大学、辅仁大学等28校学生更组成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发起“我是学生、我反旺中”游行;7月31日,尽管台风逼近,仍有700位学生冒雨包围旺中媒体集团总部,高喊“媒体不专业,回去做仙贝”、“拒绝媒体巨兽,捍卫新闻自由”、“拒绝寒蝉效应,捍卫言论自由”。这项行动创下学生包围单一媒体的最多人纪录,但台湾7大有线电视新闻台中,有4台不报导这则新闻,传播学者管中祥质疑“寒蝉效应已然发生”,促请媒体“勇敢一点,好吗?”

旺中集团内部,也出现改革声浪。中国时报副总编辑何荣幸透露

为了争取专业自主,我和部分中时同事(包括部分中时高层)乃至几位关心中时发展人士都做了很多努力⋯⋯由于上述体制内改革行动已产生后座力,为了避免波及同事,我立即送出书面辞呈。

何荣幸是台湾新闻记者协会创会会长,他的辞职代表旺中体制内改革的失败,中时国际新闻中心主任阎纪宇、记者高有智、黄奕潆、游婉琪先后请,副总主笔庄佩璋也申请退休;蔡衍明声称“拚死挽留”,但仍留不住这群优秀记者。游婉琪公布日记说:

今天我选择离开,主因除了黄国昌走路工狠狠踩到我红线外,我进中时才一年多,当我对这份报社的失望大过于期待、情感大过于伤害,即使薪水可以就此多十倍,说真的,我依然找不到半点理由,足以说服自己留下来。

反旺中怒火燎原。一群家长发起“亲子家庭拒绝旺中媒体霸权连署,传播科系学生联名拒绝进入旺中媒体工作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也在游行之后继续推动“鬼月反旺中”,吁请消费者中元普渡不买旺旺产品。台湾新闻记者协会更发起“你好大、我不怕!反媒体垄断大游行”,要在9月1日记者节当天上街抗议。

游行前三天,旺中集团突然发表声明,承认走路工事件确实与黄国昌无关,愿意向黄国昌及相关人士道歉,但坚称从未制造假新闻。黄国昌批评旺中没有道歉诚意,只想用道歉声明消解901大游行动能。

9月1日游行照计划举行,多达9千人走上街头,分成新闻工作者、学生、公民团体三大队,先到中国时报门口集结抗议,然后步行两个半小时到NCC陈情,要求蔡衍明辞去所有媒体职务、要求媒体维护记者专业自主、要求NCC立即制定反媒体垄断法;这是台湾历来最大规模的媒体改革游行。

参与游行的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说

我们要大声要求NCC要维护民主多元,要保障专业自主权,要悍卫新闻自由,你们不是财团的工具,不是党政高层的白手套。有线电视集中度愈来愈高,损伤新闻自由、记者工作权,NCC未提出有效对策,纵容业者坐大,NCC应尽快制定反媒体垄断法。

抗议声中,NCC在7月25日决议有条件通过旺中并购案在旺中放弃旗下新闻台后,准许它并购中嘉;但旺中隔天就公开声明拒绝出售新闻台,学者和记协因此要求NCC驳回并购案;但NCC新任主委石世豪坚决维持原决议,“不会有任何改变”;9月1日NCC回应游行群众诉求,仍然强调没有重审驳回的空间。

媒体垄断疑虑、加上旺中争议作风,让反旺中垄断的怒火继续延烧。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