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德国:柏林反ACTA大会 – 给政治人物的讯息,对公民的提醒

“勿忘反ACTA”- 在这类半幽默式的标语中,反ACTA的抗议者们结束了2012年6月9日在柏林的抗议。在这个欧洲反ACTA行动日中,大约有500人走上柏林街头游行,反对此极具争议性的反仿冒贸易协定。这个协定被认为会新增许多的法律制裁,监视及审查網絡上的言行。

目前已经有30个国家签署了ACTA,但仍要看欧洲议会的最终决定。在7月初的全体会议中将投票表决。

ACTA已死

Some 500 people protested against ACTA in Berlin. Photo by Kasia Odrozek

约有500人在柏林抗议ACTA。Kasia Odrozek摄

乍看之下,和二月时几千人上街抗议比起来,这次人数令人有点失望。难道人们已经忘记ACTA了吗?

找出可能的原因并不难。除了最近的欧洲杯足球赛抢走了不少注意力以外,大多人相信ACTA已经胎死腹中,而最大的危险已然过去。在欧洲数位权利组织的网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篇6月9日的文章写道:

在许多通告都说ACTA已死后,怎么会有人觉得应该去参加今天的反ACTA示威。四月时,一个负责ACTA档案的欧洲议会议员说ACTA已死。在五月,欧洲资讯社群委员会委员Neelie Kroes也说ACTA已死。而现在,在六月,四个不同的欧洲议会委员会都拒绝了ACTA。是不是只有滚草(tumbleweed)会去参加这个抗议啊?

On the European Action Day Against ACTA activists marched through the streets of Berlin. Photo by Kasia Odrozek

在欧洲反ACTA行动日中,行动者走过柏林街头。Kasia Odrozek摄

但更正面的是,事实上全欧洲有数千人,以及德国有数百人走上街头,为的是向政治人物传达另一个讯息,也向社会大众传达另一个提醒。mspr0,一个德国的社会运动人士及博客,6月8日在他的博客写道[德文]:

我知道这一切看起来都已尘埃落定。但其实不是。他们在背后仍想要救回能救的部分,而我们需要传达出一个明确的讯息。

为什么ACTA是个好主意?

除了mspr0,其他社会运动人士也提及了这场抗议。Peter Sundethe Pirate BayFlattr的共同创办人介绍了来自丹麦一个数位权利组织Bitbureauet的Henrik Chulu。

在下面这个由本文作者于6月10日在YouTube上传的影片中,你可以看到Henrik谈到保持警戒有多么重要,因为ACTA不会是我们 最终要面对的法案。但他也指出了这个协定对欧洲也有一些好处,因为它提醒了我们網絡自由有多么脆弱,而且它促成了人们涉入政治,为他们的数位权利站出来。

这里你可以找到由德国非营利组织Digiale Gesellschaft所上传的抗议相片报导。这个组织是这个抗议活动的支持者,也是在德国的反ACTA运动的主要提倡者。

"Let our Internet in peace, or we will take your fax-machines away" - activists at the demonstration on June 6, 2012. Photo by Kasia Odrozek

“还我们的網絡清净,不然我们就拿走你们的传真机”- 在2012年6月6日的行动主义者。Kasia Odrozek摄。

欧洲反ACTA运动日已经结束,但在欧洲议会的议程中仍排有对ACTA的投票。知道还有许多網絡公民在盯着这些议员是件好事,即使他们“只有”几百人。 但我们已看到,在必要时,他们将可以动员几千人!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