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台湾:兰屿岛上的核废料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3月31日]

核废料是核子反应炉中的燃料使用完后残留下来的物质。这种物质在往后的几千年内都有高辐射性以及危险性。

自台湾于1970年设置第一做核能发电厂算起四年后,台湾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决定将核废料储存在兰屿,这个达悟族(旧称雅美族)世代居住的岛屿。经过20多年,这些高度辐射性的核废料桶早已腐蚀生锈,但显然没有人要来解决这个问题。

Birds eye view of Orchid Island, Taiwan. Photo taken by Flickr user bambicrow (CC BY-NC 2.0)

台湾,兰屿的空照图。图片来自Flickr使用者bambicrow (CC BY-NC 2.0)

在兰屿岛上有两座核废料储存场。每周都会有船从台湾本岛运来核废料,每年共储存45000桶的废料在这座美丽的岛上。

这些核废料储存场永远的改变了这些达悟族人的命运。在公视网站上的一个抗争运动网页上,达悟族人发出声明要政府将和平快乐的童年还给他们的孩子们:

民国六十九年核废料从台湾漂洋过海到兰屿,从此以后,伴随着兰屿小朋友长大的,除了飞鱼、迷你猪,还有核废料桶。

根据一个深度报导,达悟族人对于核废料储存场的兴建根本一无所知:

当初兴建时[1979年]我们完全不知道是核废料储存场。当时我们的村长甚至听不懂中文。建筑工人告诉一些村民他们建造的是“罐头食物工厂”,而他们所建造的码头是为了军事用途…

当达悟族人在1987年终于了解到核废料的危险之后,他们便开始发起抗争并且持续了超过20年。1995年,他们宣布了“反核废 驱逐恶灵宣言”

雅美族,全球只有三千人,一个吟诗的民族,一个和平的民族,我们不愿意再以我们族人的血肉之躯去作为台电核能人体实验的对象。

底下是记录片“国境边陲”的片段。里面显示出达悟族在兰屿岛上的生活以及文化。影片中的1:20到2:58更纪录了达悟族人在1987年抗议核废料的珍贵照片:

2002年12月31日,达悟族人终于设法中止了与台湾电力公司的合约。但是台湾政府根本没有计划要搬运兰屿岛上的核废料。达悟族人接下来的战斗则是要迫使政府正视并且解决废料问题。

底下是另一段对于兰屿核废料问题的特别报导。影片中记者访问了环境学家、政府官员以及抗争者但没有任何人能够提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2008年,在兰屿储存第一桶核废料的26年后,台湾政府终于对这些核废料桶做了安全检查。根据一篇刊载在当地兰屿电子报的一篇新闻,检查结果时分令人忧心。台湾原子能委员会的调查员发现:

首座开盖检整的壕沟贮放的四千多桶核废料全部锈蚀,部分废料桶甚至已开膛剖肚。

核废料桶禁不起兰屿高温潮湿和高盐分的恶劣环境,1992年起即陆续出现锈蚀。

谁应该要负责处理这些核能废料?谁应该对这些核废料负责?我们还能将这些废料运往何处呢?博客Annpo指出核废料的问题不应该在台湾审查能源政策时被忽略,更应该审慎考量核能发电厂的安全性:

当年,国家发展重工业,需要大量电力,今日国家依然要大力发展,生产更多需要被消化被解决的问题,发展之后留下的都是“债”。债,谁要还?谁来还?要不,根据用电统计,用电量最多的地区,作为核废料掩埋场,好不?支持兴建核电的,一人抱一桶回家,好不?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