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菲律宾:离婚法案论辩

菲律宾民众先前还正在为生殖卫生法论辩不休,如今离婚法一案又引发社会议论。

几天前,欧洲国家马尔他举行公投,决定为离婚立法,消息传至菲国,也带动社会各方讨论,部分立场较进步的团体主张,菲律宾应该效法马尔他,在这个天主教徒占绝大多数的国家里,正式将离婚纳入法律规范。

离婚话题在菲律宾其实并非首见,AttyatWork去年即曾为此整理各项重点。

Filipino Thinkers浓缩相关话题的历史轨迹,也记述马尔他此次公投如何演变,顺带比较菲律宾和马尔他异同之处:

马尔他公投通过之后,菲律宾成为世上唯一未将公投立法的国家,但其实马国公投案与菲国生殖卫生论辩有其相似之处:

两国都是天主教精神最终堡垒,马尔他在欧洲,菲律宾在亚洲;两国天主教众都占绝大多数,马尔他比例为95%,菲律宾为80%;两场论战双方都是进步的天主教徒与保守的主教;主教都藉由恐惧左右人民和舆论。

各位若想迅速瞭解离婚、取消婚约、合法分居的差异,Lyle R. Santos已用白话文说明。

马尔他允许离婚后,菲律宾成为全球唯一禁止离婚的国家,在Blue Dela Kanluran眼中,这不应是相关论辩唯一重点

我先前已表明反对离婚,但我也不会羡慕任何主权国家自行决定未来,马尔他即为一例(这就是政教分离典范)。

我也不禁好奇,菲律宾如今成为世上唯一禁止离婚的国家,会产生什么样的污名?

未来离婚立法应该会更加困难,不只是因为教会干预,还包括上述污名影响(这不该是主张立法者抱持的理由)。

Cocoy觉得,生殖卫生法案之前几乎闯关成功,现在又出现离婚法案,好像是在为菲律宾“重新开机”,从宗教国家迈向世俗国家:

若生殖卫生法案能正式通过,接着离婚法案也过关,那将成为菲律宾真正重新开始的一大机会,代表国家正慢慢走向世俗,不再成为教廷的奴役。

身为天主教徒,我觉得教会应着重于精神层面,透过布道指引方向,让我变得更好,我不需要教会告诉我政府有何问题,菲律宾人人早已知道国家出了什么错,这是 我们拨乱反正的重大时刻。我需要教会协助总受丈夫殴打的可怜女佣,我需要教会带领街童离开街头、接受教育,我需要教会与生活有所关联。

Dreamwalker乐见离婚法案出现,无论引发多少争议,都能刺激社会论辩,也鼓励大众参与国家论述:

对于菲国民众逐渐意识到国家情况,以及人民不断寻求关于现有法律和法案的资讯,令我感到惊喜,我觉得这绝对有利无弊;任何问题总有反对者,至少人民开始愿意参与,一同塑造国家样貌。

缩图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ekert gwapo,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