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 孤独的反核人士

台湾的第四座核电厂正在距离台北市四十公里的贡寮兴建

1998年,也就是台湾电力公司决定要兴建第四座核电厂的八年后,贡寮人举行第一次关于核电厂的集会,之后便成立了盐寮反核自救会。贡寮在1994年自己举办公投,96%的贡寮人反对核四厂的兴建。

然而,台湾政府非但不理会贡寮人的意见,还压迫这样的声音。

A protest against Taiwan's fourth nuclear power plant in 2010. Image by Alvin Chua (CC BY 2.0).

2010年在核四厂外的抗议. Alvin Chua的照片 (CC BY 2.0)

1991年,自救会在核四厂的预定地搭起棚架,警方前去拆除。

10月3日,因警方违反协议拆除棚架并殴打自救会会长引爆激烈冲突,冲进围篱的箱型车因撞到柱子翻倒而意外压死一名保警,史称1003事件。郝柏村内阁趁势联合媒体抹黑自救会和支持反核者,开车的反核义工林顺源被判无期徒刑、自救会执行长高清南被判十年徒刑。

1999年在原能会通过了核四厂的兴建执照后,台湾政府随即取消贡寮人的渔业权。贡寮人拒绝政府发给的补助金,并前往行政院抗议。

愤怒的渔民把经济部径自拨给渔会的两亿多元补偿金支票立刻退回,集结到立法院门前高喊:「还我渔业权!」、「我们要给子孙代代吃,不是要给我们吃而已!」。

台湾的反核人士在2000年民进党执政后坐了一趟云霄飞车。民进党执政后决定停止核四的工程,但是因为执政党跟在野党无法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停止核四的决定在2001年也被「停止」了。

亚洲金融风暴的后座力到2001年在台爆发,占立法院多数席次的国民党把经济衰退的帐「理所当然」地推给核四停建,民进党则反手把黑锅推给贡寮乡民。

贡寮人反核四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而核四还是继续盖,贡寮人只能自己想办法不要害怕

「看核电厂距离我家那么近,当然马ㄟ惊啊!」坐在澳底仁和宫前看年轻人表演的贡寮老人叹气说,但都快要盖好了,你能拿政府怎么办?

日本也有许多孤独的反核人士。祝岛的人口少于五百人,而他们已经反核长达28年。

尽管平均年龄已65岁,这群阿伯阿母、阿公阿嬷仍不放弃对抗蛮横的国家机器,「我们不想千年流传下来的海被污染」。

Protest against the fourth nuclear power plant in 2010. Image by Alvin Chua (CC BY 2.0).

2010年在核四厂外的抗议. Alvin Chua的照片 (CC BY 2.0)

日本史上最大的地震之后,福岛一号核电厂第三反应炉所使用的核反应燃料引起不少忧虑

大部分的主流媒体都忽略了福岛第一号核电厂事故中第三号反应炉使用的是高危险性的MOX,占核反应燃料的6%。

少有人知道事故发生的半年前,福岛老朽核电厂研究会(福岛老朽原発を考える会)曾经就东京电力公司在福岛第一核电厂使用MOX燃料千里迢迢到东京进行抗议 [jp] 。

(东京电力公司)把这种十年前用的核反应燃料放进这座已经运转34年的反应炉,而且完全没有对县民做任何说明,这是什么道理?

东京电力在使用这种钸热反应炉之前还有堆积如山的事情该处理:找出核反应燃料泄漏的处理方法,找出电力丧失事故的原因,解决容器抗震强度的问题等等。东京电力公司现在在反应炉使用钸的燃料,这是非常可耻的。

Summerlake在看到这些到东京抗议的老人的照片之后说:

孤单的几个人站在热闹的街头上,显得突兀,没有媒体愿意倾听,没有社会大众愿意相信,他们微弱而真实的声音。贡寮乡亲在台北城街头的身影,突然那么令人难过。大家在哪里?

感谢Hanako Tokita的日英翻译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