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奥地利:社会媒体如何让「大学着火」

各位是否知道,此刻欧洲许多大学都遭到学生占领?无数学生在校园礼堂里埋锅造饭、长期住宿于此,也不时论辩或举办派对,只为抗议教育系统经费不足,也抗议名为「波隆纳进程」(Bologna Process)的欧盟教育政策。

这场抗争特殊之处,在于并非由学生组织主办,而是完全由基层而起,也运用了网络社会媒体。

一切始于10月22日的奥地利维也纳,一小群学生在市中心举行快闪行动抗议,随后前往维也纳大学占领大礼堂,待警方抵达时,占领消息早已在Twitter网站上传开,动员更多支持者前去,故警方根本无法清空礼堂。

Unsereuni website

unsereuni网站截图

几天之内,组织架构迅速形成,连占领者自己都很意外,人们以#unibrennt#unsereuni(「大学着火」或「我们的大学」)等Twitter标签,快速动员与联系。

维也纳大学大礼堂也架设24小时网络直播,包括煮食、打扫等组织工作也透过维基页面安排,也建立网站与外界沟通,也使用Twitter、博客及Facebook(目前有32400名支持者)传递讯息。

这起事件造成两个效应:

-这么大规模的抗争首次未藉由大众媒体动员,活动开始后不到一个星期,便有超过两万名抗议群众走上维也纳街头,超过大众媒体报导范围,媒体只进行最低限度的报导(造成许多人感到困惑),学生根本不需要媒体,因抗争行动缺乏阶层架构,而没有足够的发言人。

-第二,因为所有人都能追踪大礼堂内的情况(网络直播在一个月内累积50万观赏人次),故让小报无法将抗争群众定位为暴民或极端份子,许多人都知道这种指控并非事实,移转形塑舆论的力量。

抗争很快传染至奥地利及国外其他大学城,目前距活动起始不过一个半月,奥地利、德国、瑞士、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法国、义大利、克罗埃西亚、荷兰近百所大学都遭到占领,或是出现其他形式的大规模抗争。

奥地利博客兼媒体观察家Max Kossatz在Wissen belastet博客分析Twitter流量:过去一个月共有6780个不同的帐户张贴66379则相关讯息,Twitpic上共累积1043张相关照片,浏览人次达125612次,Twitpic照片串连起来的YouTube片段请见此。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下这张Twitter地图,呈现出抗争活动如何逐渐蔓延(请以高画质及全萤幕功能感受):

任职媒体观察业的Gerald Bäck在Bäck Blog发现这些Twitter讯息传播力广大,例如收到这些讯息的不重覆帐户数达386860个,他的分析找到其中最具影响力者、连结数最高的网址、最常使用的标签。

语义分析专家Michael Schuster在smime博客中,综览「旧媒体」报导此事的内容,他统计2700篇报导内,找到四项各延续一星期左右的趋势:「抗争发生」、「抗争持续」、「抗争扩大」,最近则是「好了,这样够了」。

主导维也纳抗争网络活动的学生Luca Hammer在2-Blog张贴一份田野报告,说明如何使用维基页面、Twitter及网络转播运作。

#unibrennt这场事件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里程碑,记录奥地利政坛使用网络社会媒体的变化,此事在传统媒体及政坛引起广泛注意与困惑,也让学生及数位领袖之间产生掌权的成就感。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