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菲律宾:与爱滋共存的生活

hiv-aids-300x224.jpg

菲律宾有愈来愈多年轻人,都使用博客记录自己感染爱滋病后的个人挣扎与经历,促进更多年轻人相互对话,也帮助国民更加瞭解爱滋病的现实状况。

若人们还没准备好向他人坦白,建立匿名博客或许是个办法,例如Positibo007便这么做:

亲爱的朋友,我为各位建立这个博客,当时机来临时,各位就会读到博客内容,但目前,我还没准备好告诉各位我已有「它」。

要诉说我的这段故事很痛苦…我在得到「它」后第二天,便设立这个帐号。

我不希望各位担心,我没事,我很健康,也仍过着正常生活。

Life after PUSIT很痛苦,因为亲人无法接受这件事实:

承认自己是爱滋病患很简单,这是事实,但看见我很重视的人无法接受,则令我相当难过。

我需要他的答案,需要他的声音,我想知道他是否要与我同行,或是决定各自生活。

Back in the Closet如此介绍自己:

没错,我是同性恋,大概打从出生就开始,21岁那天我初次承认,向父母坦白一切,母亲反应有些夸张,父亲显得冷漠,但场面得分高于平均值,近乎完美。

如今九年后,30岁生日前两周,我发现…罹患爱滋病。

我的故事如此开始…我又回到衣柜

他最近CD4受体检验提高9分:

罹患爱滋病后,固定每六个月要检测CD4受体数。

我的检测值为493分,成长了9分,感觉很复杂,9分?区区9分?相较于12个月之前检验值为156分,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

但想到过去六个月之中求爱不成、与朋友磨擦、离开习惯的旧工作范围、投入新的领域、通勤时间拉长、ARV服药过量的差错,还有其他无数可能令人沮丧的情况,…突然间,增加9分似乎没那么糟,至少没有下滑对吧,我因此很开心。

Charlie在Manila Gay Guy博客记录自己的爱滋奋斗过程:

我从得知罹患爱滋至今已超过一年,我还在努力过着正常生活,我对生命的看法大幅改变,原本生性乐观,如今偏执又时时悲观;我曾经常和朋友见面,也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如今已放弃这些生活,觉得自己像个「活死人」,我也不再发展任何关系,深怕会因我的情况遭到拒绝与批评。

他的文章引起许多回响,James的建议是:

Charlie,我也是爱滋病带原者,我刚得知染病时和你感受相同,以为我的世界就此停止,生活只是为了等待死亡到来,但我后来意识到生命不只是这项疾病而已,所以请按时服药,并继续追踪CD4受体值,健康生活是第一要务,Charlie保重。

Art的留言是:

罹患爱滋已不再等于死刑,我知道这种情况对你而言很困难,请寻求谘询、参与爱滋支持团体、让自己更忙碌!我知道很难,但生活可以不必自怨自艾,你只需要服药和正确的生活模式,让生命过得更圆满。

得知自己感染爱滋病后,El Roi决定鼓励基督教式生活,认为可有效避免爱滋病,并提升世界各地的相关意识:

得知检验结果后两个月,我觉得自己是个活死人,因为我继续工作、正常生活,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经过这段时间,我接受自己已生病,将在12年至18年内死亡,我觉得必须为自己行为后果负责。

如今我有许多时间思考世事,最后决定为生命带来重大改变…开始追随耶稣基督。

Pinoy HIV Plus分享自己向姐妹坦白的经验

我当时觉得,这或许是个征兆,要我向家人坦承自己的情况,于是我告诉她一切,起初她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我说这是实话,再叙 述自己 如何得知染病,她非常支持我,我请她打电话给其他姐妹,让我一一坦白病情,她们都很支持,她们当然担心我过得好不好、我感觉如何等,我回答除了生活状态, 自己没有任何改变,她们也说一切不变,我仍然是她们所认识的姐妹,也依然很爱我,无论我何时将离开,她们都会我在身边…接下来就夸张了!

I Have HIV困在政府医学中心两星期,与其他爱滋病患接受治疗:

我告诉双亲情况后,决定告诉我的五弟,他一开始大哭,后来才接受,我告诉同事将休假两星期,他们才不会询问我的去处。

我抵达后,医师为我办理入院,并告诉我准备好,她向我介绍将一同接受ARV治疗的夥伴,我第一天相当自负,只和我弟弟讲话,总请弟弟帮忙到餐厅买食物。

但毕竟两星期很长,我逐渐与其他病患熟识,且其中多数病患都是同性恋,我和其他患者一同接受ARV治疗,也逐渐变得熟识。

他的新人生目标是:

帮助其他爱滋病患,并教育其他人这种名叫爱滋的新定时炸弹为何物,因为国内有许多问题,政府没有时间关心,但我认为爱滋病疫情每分每秒都在恶化。

The Chronicles of E强调让更多人认识爱滋病的重要性:

我检验为阳性后,我觉得一切完了,我害怕自己很快将死去,还有那么多治疗!我知道治疗爱滋所费不赀…我可没这么多钱!我也没办法向其他人坦白!还没准备好!几天后我才发现,原来有非政府组织与医院在帮助爱滋病患。

我自问,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学着理解?为何染病前不瞭解爱滋?我一定得感染爱滋后,才能知道这些资讯吗?现在让我开始思考社会意识。

Kablog!证实菲律宾社会对爱滋仍存在种种污名

我已说过够多次,我已感受够多次,我已担心够多次,我想各位应该都同意,菲律宾对于爱滋病仍有污名存在。

纵然是接受检测,或是考虑接受检测,各位其实就已感受到污名而不自觉,别人会怎么想?他们会评断我吗?他们会觉得我是同性恋吗?他们会觉得我滥交吗?很遗憾各位必须担心这种事,而不只是学习爱滋病检测的重要性。

但我后来瞭解,爱滋病患所遭受的污名并非人人相同,有些很糟,有些更糟,有时污名源自于最微小的事情,其中一项包括认为爱滋病是同性恋疾病。

据卫生单位指出,菲律宾过去几年HIV阳性病例不断增加:

从1984年元月至1999年七月,共通报4021件HIB检验阳性案例,其中3204件(80%)并无症状,另外817 件 (20%)为爱滋病,年龄介于1岁至72岁(年龄中间值为32岁),案例数最多的年龄层为25至29岁(22%)、30至34岁(20%)、35至39岁 (16%),案例中72%(2873件)为男性。

图说:「灯光会带领你前进」,照片来自Youth AIDS Filipinas Alliance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