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立刻捐款,让全球之声更大声!

我们的报导来自167个国家,并将这些报导翻译为35种语言,我们是全球之声

遍布全球的800位全球之声夥伴一起协力,带给你自己难以发掘的故事,但做这件事,我们不能没有你。即使绝大多数全球之声成员都是志工,我们依然需要你的帮助来支持我们的编辑室、技术、推广跟倡议计划、以及社群活动。

捐款 »

GlobalVoices 的

当网路说起你的语言

作者:Leslie Berlin
译者:郑国威(Portnoy)
原文:A Web That Speaks Your Language

17proto-600
TED(科技、娱乐、设计)会议的网站上,世界银行的Ngozi Okonjo-Iweala发表的谈话影片被翻译成许多不同语言–在这张图片上是日文的字幕以及乌尔都语的全文译稿。

在互联网开展初期,几乎上头所有使用的语言都是英语,但情况马上有了改变。例如,现在维基百科上的条目超过了两百种语言版本,而根据WordPress创办人Matt Mullenweg提供的资料,使用免费平台软体WordPress架设的七百万个部落格中,36%都不是英文

17proto2-190
Leonard 钱佳纬是一位翻译者,他将才能投注在全球之声网站上。(图片来自Elia Verela Serra)

这样的改变形成了挑战,伊森萨客曼,哈佛大学柏克曼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研究学者认为“我们正在体验一个比我们以为的还要来得小的互联网,在使用者创造的互联网上,我们创造了一个奇怪的动态关系– 其中一部份很重要–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因此读得少一点,因为这些内容以多种语言呈现。”

有许多自动与人工的服务,都在协助实现萨客曼所称的“多语言互联网”。曾经昂贵的机器翻译技术现在可以免费取得,例如Google翻译就提供了四十一种语言,在这些网站上,使用者只要输入一段文字,机器翻译的内容就会即时呈现。

Google 翻译也可以将一个搜寻的词语翻译成另一个语言,然后在其他语言的网站中搜寻相关内容。结果会以两种型式呈现:目标语言的结果以及翻译回原语言的结果。

机器翻译能提供可以通的基础文字转换,但是复杂的思想或用语会让最精密的软体也败下阵来,特别是非罗马拼音语言。遇到这些语言的微妙之处时,“机器翻译没办法让满足你”,萨客曼这么说。

全世界的人们因此挺身而出,免费解答这些微妙之处。

Leonard 钱佳纬住在台湾,是名学生也是一名口译者,他担任口译时每小时收费一百美金。但是他每天花上两到三小时自愿贡献他的翻译能力给全球之声,一个由萨客曼跟蕾贝卡麦金侬共同成立的公民记者网站。钱佳纬每天翻译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章为中文。

钱佳纬是全球之声翻译计划Lingua的协同主持人,这个计划利用志工翻译全球之声的文章至其他十五种语言。担任主持人的他每个月会收到一点微薄的津贴,但是他说他很高兴能贡献时间在翻译上。

“只要看见新文章发布我就会很兴奋,”他说“我想要告诉我的读者这些消息,但是用不同的语言。”

钱佳纬是上个月多语言翻译计划104位志工当中的其中一位,世界各地的许多志工也参与了“Google你的语言”计划,协助这家公司翻译该公司的产品为120种语言。上个星期三,采行邀请制,并且拥有高尔比尔盖兹站台的TED会议在其网站上发表了许多演说的翻译字幕跟全文译稿,300篇翻译中有200篇是志愿者翻译。

翻译者志愿加入翻译行列的原因很多,“我喜欢挑战翻译语言跟文化都差异极大的两种语言”,Anas Qtiesh ,住在大马士革,每个礼拜义务贡献15到20小时担任全球之声翻译计划阿拉伯文与英文译者与编辑的他这么说,他认为这份工作也带给他更多曝光机会以及经验。

Alexander Klar住在德国Möhnesee,是一位图像设计师,他自己估计已经花了62小时将TED的演讲译为德文,他受到的是内容本身的激励。“分享这些思想,超越语言隔阂”,他说“给我们机会去忘记阻隔跟分离我们的高墙与障碍”。

TED刚开始影片翻译计划时,期望利用专业译者的能力,即使该网站已经收到许多不请自来的翻译,通通来自于对特定演讲的爱好者。“我们当时认为专业翻译是唯一确保高品质成果的方式”,TED媒体的执行制作人June Cohen这么解释。改为采用志愿翻译者的决定始自去年秋天,当Cohen跟她的工作伙伴–将近二十名,总共能说上十四种语言的全职雇员–看到许多志愿译者的翻译且大为惊讶时。

“志愿者非常认真要做出最棒的翻译,不在乎花上多少时间”,她解释道“在志愿者社群中存在着在聘员之间感受不到的热情”

而且这么一来省下很多钱,Cohen估计目前志愿译者完成的进度如果让专业译者来负责起码要花上美金五十万。

对群包式翻译来说,最明显的潜在问题就是品质控管。“Google你的语言”的翻译“在正式上线前会由公司检视过”,Nate Tyler该公司的发言人表示。多语言翻译计划跟 TED 则要求另一位同样通晓两种语言的译者在发布前进行校对,翻译者也会在作品上署名;署名能避开品质不佳或故意恶搞的翻译。

志愿译者的翻译贡献能否成长乃至于超越专注于特定目的的特定团体还有待观察,一个解决方式或许是结合机器与人力翻译,这就是Meedan.net的作法,它是一个让英语跟阿拉伯语使用者一起讨论中东问题的网站,文章会透过机器翻译自动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然后再由译者修订内容。

Meedan.net的创办人Ed Brice称之为“转换模式”,他说他相信机器翻译将会持续改善,并且在未来十年内进展到与人工翻译同样的品质。

同时,萨客曼强调我们需要其他各种解决办法。“互联网有潜质营造全球对话,但除非我们解决语言问题,否则就没有可能,未来也不能。”

作者Leslie Berlin是史丹佛大学矽谷档案计划的计划史学家,E-mail: prototype@nytimes.com.

世界各地

地区

语言